何俊仁:香港持续30年悼念六四对政权表达不满世界罕见

从1990年每年都会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办六四烛光悼念晚会的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日前在一个题为《八九民运与香港角色》的座谈会上说,一个地区的人会因为对于政权的不满,而持续悼念和抗议30年,在世界范围都是罕见的。

每年六四香港都举行烛光悼念晚会,烛光已成为纪念六四的象征。

网媒端传媒引述何俊仁在座谈会上说:“六四是很多香港人一生都不会忘记的记忆,而一个地区的人会因为对于政权的不满,而持续悼念、抗议30年,在世界范围都是罕见的。”何说,近年伴随本土思潮和政治空间收缩,香港涌现质疑悼念六四意义的声音,以及呼吁香港不再关注六四事件,何俊仁回应指出,悼念六四不是行礼如仪,而是持续表示真诚、诚意。

1989年6月4日从凌晨开始,中共当局派出解放军和坦克血腥镇压在天安门广场争取民主的学生和群众,全球华人社区均表愤慨并举行游行抗议,香港更有100万人上街。之后每年六四当晚,港人都会在维园举行烛光追到晚会,维基百科更形容该晚会“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六四事件悼念活动,每年参加人数为数万至十数万人不等”。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亦从北京致信座谈会,表示无法同意中共至今将六四事件定为禁区。鲍彤在信中说:“六四不是过去的噩梦,六四是一系列现实的存在:一个大天安门事件和其后千千万万个小天安门事件的总和。实际上,六四在中国已经成为一种制度。那就是领导一切的中国有权动用军警,对公民实施国家暴力镇压。在这个制度下,为维护合法权益而进行和平请愿的公民,必须是国家暴力镇压的对象。”

现年86岁、1989年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的政治秘书、政治改革研究室主任及中共中央委员的鲍彤在信中说:“我们正生活在六四制度之中,研讨六四,就是观察我们自己的今天,思考我们孩子的明天,用不着求诸身外。”

六四事件发生时任星岛晚报记者的梁慧珉在座谈会上说,她当时仅入行两年,与摄影记者一同被派往北京报导八九民运,直击学生绝食、官方开枪的过程。目前是香港珠海学院新闻及传播学系高级讲师的梁慧珉表示,6月3号夜晚到6月4号凌晨,她和摄影师一同留守复兴门、木樨地,坦克在距离她前方数米外经过,子弹往她方向射去。她于座谈会上播放一段约一分钟的录音声带,声带中充斥轰隆隆的车声、枪声,而梁慧珉则在其中播报“市民手持木棍”等。

端传媒的报道指出,近年较少就六四公开发言的天主教研究中心主任、神父夏其龙亦出席座谈会。曾任支联会常委的夏神父说,六四后参与了许多八九民运资料的整理、搜集和编撰的工作,出版四本分别以报章头版、广告、镇压迫害及见证为主题的《八九中国民运专辑》。他感慨表示,香港人当年积极投入的气氛,令他印象深刻。

诚如何俊仁所说,在2014年雨伞运动之后,不少香港年轻人对中共的彻底失望导致早已潜伏一段时间的本土意识抬头,他们都视六四是中国内部的事情,平反与否是大陆人的问题,他们更以“左胶”这个负面的称号来形容仍然心怀中国大陆的人。

座谈会由香港支联会组织,而支联会与华人民主书院将于5月18至20日在台北举办《六四事件30周年  “中国民主运动的价值更新与路径探索”国际学术研讨会》。支联会秘书长蔡耀昌表示,台北是这次六四研讨会的主场,与会者众多,包括六四历史文献研究者、亦是民运与者吴仁华、时任戒严部队军官李晓明,这个安排是考虑到众多六四见证者、研究者一直被拒入境香港。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