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飞翥:谁的子弹在飞——评两则警察射杀公民的新闻

X

今天看到两则警察射杀公民的新闻,一发生在广西凭祥,一发生在云南镇雄,云南镇雄警察连开一十二枪。两枪案皆是被害人在驾驶室里被警察用枪打死。广西政法界大佬向开枪民警献花,称其“是全区政法干警学习的榜样。”据说云南也要开表彰会。

我有话说。

失控枪支很危险
2012年7月1日,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龙新派出所民警李才坤,“策划”劫案将于自己有过节的“劫匪”一枪爆头,惊爆全国。
2013年10月28日22时许,广西平南县大鹏镇民警胡平酒后在该镇某米粉店强行购买奶茶,开枪将女店主吴某及其丈夫打伤,吴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当时与胡某一起喝酒的还有湖南娄底警察刘华。在我参与辩护的“刘义柏涉黑案”中,所有被告人皆在法庭上当庭陈述刘华对其实施了残酷的刑讯逼供。

……
今年昆明火车站发生暴力事件时,互粉网友@黎津平 发微博:“昆明事件暴露出一个严重问题,民警配枪严重不足。建议以后在公共场所执勤的民警一律配枪,以保卫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严厉打击涉枪涉黑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我当即转发评论:“这是昆明事件中最危险的建议!因为几十年才来了十位卖糕的,然而,米粉店每天都不卖奶茶。”随后,黎津平转发评论说,该微提出来供大家讨论关于枪支的管理与使用。跟帖转发评论者众。

广西射杀偷油贼

先看看广西凭祥的这起“盗油团伙暴力袭警,民警察果断击毙”,材料来源全部为CCTV13台 |《新闻直播间》 盗油团伙暴力袭警 民警果断击毙 http://video.sina.com.cn/p/news/v/2014-03-19/174563637587.html 
开枪警察唐蔚宣说:“他开车朝我撞过来,当时我在侧面”,什么车可以侧面撞人?“他朝我开枪,没打响。”“坏人”的枪是什么鸟枪?看神勇警察的好枪“我朝他手臂一枪,他死了。”唐蔚宣警察“被自中(音)颅脑,送往医院抢救。”看视频,唐蔚宣警察伤势不轻,肉眼观察脸上有胡豆大小的擦伤。然后,广西自治区政法大佬温卡华到医院上鲜花,并说:“你不仅是我们边防武警学习的榜样,也为全区政治干警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通过央视视频,故事也可以这么讲,有四个人开车偷柴油275公斤,遇检查,三人下车,驾驶员开车欲逃跑,被警察开枪射杀。开车撞警察,开枪打警察的故事,要么警察一派胡言,要么无证据证明。

十二枪杀方九书

再看看云南镇雄,警察12枪射杀上访人。近百村民目击者盖手印证明警察开枪不当。

材料来源于新京报报道。新浪@头条新闻 于今晨发布。中午,其链接被删除。但该文稿我有保存。

警方开庆功会表彰会前,有木有人,听死去的方九书讲两句话?

事件起因为房屋土地补偿,方九书曾被镇政府以寻衅滋事行拘30天。如果属实,确实是黑监狱。镇政府岂有执法权?行拘最长15天,哪能拘30天?无论虚实,方九书认为自己有冤。 方九书车载花圈,车身贴条是维权行为的一种,没有违法,开车堵政府部分铁门实属不当。

十余名特警抓铐了其兄方九成,方九书见势不妙,上车想开离此地,“两名特警上前拉扯,他拿出马刀向空中扬了一下”,特警退下,他关车门启动车,车缓慢滑行,“比步行还慢”,要离开(其实是看实力过于悬殊,想三十六计,走为上),警察开枪射击打坏三只轮胎,“3名警察在短时间内分别从前方、左侧、右侧鸣枪,前方子弹打在左前轮胎,右侧子弹打在右侧前后轮胎,最后左侧的子弹直接射向驾驶室内的方九书。”“一个特警拿起摆摊用的小板凳,把车窗玻璃敲碎,双手持枪,把枪伸进车窗内,直接朝里面开了三枪。小板凳还挂在车窗上。”

一个特警用板凳把三只轮胎已被打坏“比步行还慢”滑行着的车车窗玻璃敲碎,直接朝方九书连开三枪,枪杀了方九书!

一位有冤访民,仅仅是采取了不当上访行为,在没有采取过激行为,没有对他人形成现实威胁的情况下,其车其人被全副武装的特警连击一十二枪死亡。

这哪里是执法制暴,这是故意杀人!

在此,警察合法的枪杀方的唯一合法前提:方九书正在实施对他人伤害的暴力犯罪,且用其他方法不足以阻止这种犯罪?方九书正在实施对他人伤害的暴力犯罪吗?没有。方不想被警察抓走,开车想离开,并未对任何人实施伤害。

警察假想了方可能对他人有威胁,就算假想成立,方所驾车三只轮胎已破,十名特警,用其他方法已足以阻止这种威胁。非得要将人打死吗?

刑法正当防卫是针对正在实施的现实的犯罪,而不是可能的威胁。

如果是因为受到现实的威胁而开枪,那么警察们会不会向着威胁全民健康的污染空气和糟糕水源开枪呢?

如果云南警方认为新京报的报道不实或有其他解释,真相很简单,“据镇雄县公安局政工科王英国科长透露,事发现场有全程录像监控,”只要不对录像作假,听赵本山的:“有病无病走两步”,让录像出来走两步。要真相放录像。

枪支规定为谁设

中国枪支的管理可能是全世界最严格的。

1996年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通过,自1996年10月1日起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以法律的形式对枪支装配制售管理运输等作出规定,严管枪支。丢失一把枪,当局的恐慌比流失相同数量的毒品要紧张得多。

枪支的使用,则主要依据1999年公安部制定的《公安机关公务用枪管理使用规定》。

《公安机关公务用枪管理使用规定》第二十二条规定: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应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的规定使用公务用枪,有下列情形的不得使用枪支:

处理一般治安案件、群众上访事件和调解民事纠纷;

在人群聚集的繁华地段、集贸市场、公共娱乐及易燃易爆场所;
在巡逻、盘查可疑人员未遇暴力抗拒和暴力袭击时;
……

使用枪支可能引起严重后果时。

显然,车上射杀偷油贼,以及十二枪射杀方九书,违反了《公安机关公务用枪管理使用规定》第二十二条,应当根据该规定第四十二条:“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追究直接责任人员的法律责任,并按照《公安机关追究领导责任暂行规定》追究其所属公安机关直接领导者、分管领导者和主要领导者的责任:(一)违法使用枪支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构成犯罪的;”

在当局高调表彰嘉奖开枪人的情况下,依法追究开枪人的责任俨然一场游戏一场中国梦。

谁的子弹在乱飞

2014年5月1日,新疆“430”暴恐事件次日,元首称“对恐怖活动要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先发制敌。”严打高压的前提是“恐怖活动与敌人”。下面的执行者很不愿正确理解适用元首指示,本就错误的严打更滥施于冲动市民,上访群众,维权律师,快速出击、果断开枪、立功受奖、踊跃毙人。

失控枪支很危险,即使警察枪支的单方失控。子弹乱飞后,所有的所有,监督的鉴定的录像的发布消息的……,多半跟警察是一伙,直接把死者往“暴徒”“歹徒”堆里一扔,把“射杀”甚至“枪杀”装修成“击毙”,喉舌管理者宣宣把令旗一举,媒体匍匐过来黄鹂鸟般歌唱,在歌声中庆功会表彰会隆重召开。留给受害人家属无尽的悲痛。

最危险的是,开枪立功受奖,加官进爵表彰会后,子弹更加失控。

下一位难保不是你,我,甚至开枪者自己。

于是我思考,是否可以解除枪禁,让健康心智无犯罪记录的老百姓持有枪支?百姓手中有枪,警察就不敢胡作非为,乱开枪。暴力强拆血拆,还会那么肆无忌惮吗?

还有,希特勒时期都制造出了麻醉枪、催泪弹,足以使人丧失攻击性,却不致人死亡或严重伤害。今天,我们就不可以使用不具有永久伤害的武器,让“坏人”丧失攻击性吗?非得把人打死打残,才能体现光荣正确吗?

枪,究竟该谁来管?

  游飞翥
  2014年5月20日


附新京报文章:
云南上访男子遭特警12枪击毙 百人联名喊冤5月15日,云南镇雄警方称当街开枪击伤一名“驾车冲撞赶集群众”的男子,该男子经抢救无效死亡。当地警方通令表彰了“果断依法开枪击毙犯罪嫌疑人的民警”。但警方的出警处置在目击群众中引发了争议。新京报记者在镇雄采访了解到,上百目击群众写联名信称,该男子“没有危害群众安全”、“警方公布的情况不属实”、“警方不应该在此情况下开枪打人”。目击者们称,该男子系上访时用货车堵了镇政府的门,并在与特警对峙中挥舞了马刀,随后被开枪击毙。昨日,镇雄官方表示已了解到部分群众反映当时情况并不危险、没必要打死该男子的意见,但警方当时开枪是否合适,具体结论要以当地检察院的调查报告为准。据镇雄县公安局政工科王英国科长透露,警察使用武器是否合法由检察院监督,检察院的报告结论初步形成:被毙男子涉嫌用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警察为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依法开枪。他称,事发现场有全程录像监控,有关部门会给出公正结论。5月15日,镇雄县公安局发消息称,当天14时15分,罗坎派出所接群众报警称:有一名男子驾驶一辆货车在罗坎街上冲撞赶集群众,已造成3名群众受伤。派出所民警接警后立即出警处置,经对该名男子警告无效后,民警依法果断开枪将其击伤,有效制止了犯罪行为,避免了更多无辜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侵害。昭通市公安局对有效保护人民群众,果断依法开枪击毙犯罪嫌疑人的民警予以通令表彰。嫌疑人方九书经抢救无效死亡。近日,上百名罗坎镇的现场目击群众联名对在当地采访的新京报记者表示,方九书被击毙前并未“蓄意伤害赶集群众”,他向试图控制其行为的特警挥舞了一下马刀后即放下,没有用刀攻击任何人,然后发动货车试图慢速离开,而且他被枪击前并没有开车撞人。在此情况下,警察仍开枪把他击毙。案发当晚,昭通市公安局政治处副主任赵女士对新京报记者称,经调查,出警民警先是鸣枪警告,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才开枪击毙疑犯,民警的行为符合我国警察使用武器的有关规定。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了解疑犯情况和击毙过程。昨日,镇雄县外宣办副主任熊涛对新京报记者称,当时“特警劝他下车,他不下车,并拿出一把长刀砍向特警,对特警构成威胁”。“方九书有开车冲撞群众的行为,不管是否伤到人,但他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开车冲向群众,存在撞伤人的可能性,如果警察不及时制止他,有可能造成更多群众受伤,警察在这种危急情况下开枪,是综合形势做出的判断。”熊涛说。
【缘起】驾车送花圈堵镇政府方九书是镇雄县罗坎镇茶蔚村村民。5月18日,其妻周训娥介绍,2012年当地火电公司修建输电线路经过他家房屋和承包土地,方九书要求火电公司按照市场价格赔偿损失,但双方一直没谈妥赔偿方案。昨日,镇雄县外宣办副主任熊涛确认了上述说法。熊涛称,方九书兄弟多次到镇里、县里反映情况。2013年4月1日,方九书用货车堵住交通,阻拦电网施工,罗坎镇政府以涉嫌寻衅滋事行拘方九书30天,其兄方九成被关了15天。这是行政拘留决定,不存在“关黑监狱”一说。周训娥证实了相关说法,并指当时“抓人”的是由罗坎镇安镇长带队。随后,方九书兄弟再度多次向县、市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今年5月14日下午,方九书电话方九成,约次日趁赶集日人多到镇政府反映情况。当晚,方九书回家时带了个花圈,还请人写了字条:“方九成被关黑监狱”、“方九书被关黑监狱”、“见安镇长”等。兄弟俩把字条贴在货车四周,把花圈放在车内。5月15日8时许,方九书用这辆“120农用货车”载着方九成、周训娥开往镇政府。9时许,多名街坊看到货车停在离镇政府铁门1米远处,堵住了部分铁门。方九成说,镇人大主席王世朝见了他们,双方谈了半个多小时,没有发生冲突。11点多,工作人员还陪方家兄弟在办公楼附近吃饭,“方九书吃了一整碗米线。”据方九成介绍,饭后他俩返回镇政府继续等安镇长。大约1个多小时后,接近14时,一名工作人员说:“你们在镇政府门口堵车、摆花圈,这样做不对,快把花圈搬走,字条撕掉,你们的问题会帮你们解决的。”
【对峙】“方九书行为过激,当天又是赶集日,有上千群众,怕其做出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工作人员在12点多报案,县公安局决定派特警维持秩序”距离镇政府50米远的一家鞋店员工王欣悦(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约14时,一批穿特警制服的警察开着两辆黑色警车赶到。“他们是镇雄来的,一共十个人,排成一排向办公楼大厅走过去。”王欣悦告诉记者,“不到两分钟后,镇政府一个女同志、一个男同志陪着方九书、方九成一块走了出来。特警走在后面。”镇雄县外宣办副主任熊涛说,此前方九书确实多次到镇政府反映情况,但这次有点特殊,他驾车给政府送花圈,还在镇政府呆了两个多小时,其间有推开窗户准备跳楼的过激行为,被工作人员劝阻了。“考虑到方九书行为过激,当天又是赶集日,有上千群众,怕方九书做出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罗坎镇政府工作人员在12点多向县公安局报案,县公安局决定派特警出动维持秩序。”站在镇政府门口的陈守奎看到方九书和方九成慢慢走向车子,警察把他们包围。“方九成站在车右侧撕花圈上的字条‘见安镇长’,刚撕了一张,两名警察就用手铐铐住他,把他带到警车上。站在车前的方九书见状马上跳到车驾驶座上”,陈守奎说。站在车左侧后方4米远的管玉春向记者讲述了警察与方九书对峙的全程。方九书爬上车后,两名特警上前拉扯他,他从驾驶座旁边拿出一把约50厘米的马刀向空中扬了一下,又立即放在座位旁边。王欣悦称,“他把刀挥向警察,但并没有砍到。他谁都没砍到。”周训娥告诉记者,马刀一直放在驾驶座旁,是方九书平时开车防身用的。管玉春说,方九书挥刀,特警退下,然后方九书迅速把车门关上并启动车,车缓慢向前滑行。
【开枪】特警鸣枪、打破轮胎、射击驾驶室内的方九书,发射了12发子弹“车速很慢,比人步行还慢。”但就在车启动几秒后,在现场的赶集者管玉春听到“啪啪”两声,“听到车前面的人喊‘警察开枪了’。我看到车前方有一名便衣男子持枪,枪口冲着天。”管玉春说,对天鸣枪后几秒,她看到3名警察在短时间内分别从前方、左侧、右侧鸣枪,前方子弹打在左前轮胎,右侧子弹打在右侧前后轮胎,最后左侧的子弹直接射向驾驶室内的方九书。“一个特警拿起摆摊用的小板凳,把车窗玻璃敲碎,双手持枪,把枪伸进车窗内,直接朝里面开了三枪。小板凳还挂在车窗上。”管玉春说。昨日,外宣办副主任熊涛就当时特警在怎样的情况下做出开枪决定,是否接到开枪指令做出回应。他称,特警总共开了4次枪,发射了12发子弹。第一次鸣枪警告:方九书在撕字条时突然跑到车上,特警劝他下车,他不下车,并拿出一把长刀砍向特警,对其构成威胁。在这个危险情况下,特警朝天开枪警告;第二次打破轮胎:方九成关闭车门,发动车子,特警开枪打破轮胎;第三次鸣枪再警告:特警开枪打破车轮胎后,方九书并没有停车,车辆继续向前行驶,撞到特警的车,特警再次鸣枪警告;第四次开枪:方九书仍没停车,并继续向前行驶,为有效制止方九书,特警朝驾驶室内的方九书开枪。熊涛表示,特警主观上肯定没有要将方九书击毙的想法,但特警没有其他办法制止其开车,为避免撞到人做出了开枪决定。“有部分群众认为当时情况不危险,这不一定客观,受过专业训练的警察对形势有更全面的评估。警察开枪的行为是否合法,会由检察院调查得出结论,最后以检察院的结论为准,不能群众说了算,也不会由警方说了算。”熊涛还认为,民警在警示无效的情况下朝驾驶室内的方九书开枪,也是为了制止方九书,并不是为将他击毙。驾驶室位置比较高,警察看不清楚方九书的具体位置,不存在故意将他击毙的说法。
【伤者】警方称接警时方九书冲撞赶集群众,伤者称枪击发生后才受了轻伤管玉春介绍,方九书中枪后,车子失去控制,又缓慢向前滑行了10来米停住。一名警察把车门打开,方九书从驾驶座位上滚出来,倒在一个卖干货的摊子上,“缩在一起,腹部有血迹。”据站在车前方不远的陈大奎介绍,方九书倒地后,两个警察隔着摊子把他拖起来,用手铐反铐押进了警车。新京报记者视频采访的十名目击者称,方九书的车开得很慢,不超过步行的速度,没有撞到人,肯定不是“故意冲撞群众”。罗坎镇上百名群众自发联名,认为方九书没有危害群众生命安全,有错误但不至于被击毙。据警方通报,接警时,方九书开车冲撞群众已致三名群众受伤。多名目击者向记者称,三人是在方九书中弹后车子失去控制,撞到摩托车而受的轻伤。据王欣悦介绍,方九书中弹后,车子失去控制,向左拐,轻轻蹭了下左侧的摩托车,摩托车上的男子倒地,右腿被摩托车压住受了轻伤。记者调查发现,该名骑摩托男子名叫王安才,是盐源乡人,目前在镇雄县人民医院住院。他19日在电话中表示,“没有啥大伤,目前身体已经无碍。”另一名受伤女子叫胡庆芝,在集市上摆摊卖菜。据她说,方九书的车子失控后蹭倒了一辆摩托车,摩托车撞翻了一块摆摊用的小木板,木板打在她脚上。她去医院做了体检,没查出问题,随后就回家了。第三名伤者叫刘忠飞,身体也无大碍。就出警前后案情表述上的各执一词,镇雄县外宣办副主任熊涛表示,“方九书有开车冲撞群众的行为,不管是否伤到人,但他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开车冲向群众,存在撞伤人的可能性,如果警察不及时制止他,有可能造成更多群众受伤,警察在这种危急情况下开枪,是综合形势做出的判断。”“调查组也走访了100多名现场群众,但是最终结果将以检察院的专业报告为准。”熊涛说。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萧辉 曾庆雪责任编辑:NN102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