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结草:广州医院罢工工人出狱!维权在继续!

2014518日早上,孟晗、钟儒蛟、郑剑锋三位工人迎着热烈掌声走出白云区看守所的铁门。至此,因罢工而被逮捕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工人终于全部重获自由。

从2013年5月20日医院工人罢工静坐开始,医院的护工和担架工为购买社保以及保安争取购买社保和同工同酬所触发的集体维权事件已经历时一年了。在此期间,虽然十二位工人入狱八到九个月,但他们的行动为医院的护工、担架工以及保安争取到了应有的权益,更争取到了工人的尊严!

回顾整个事件,罢工工人的被捕曾经一度让大家担忧,工人行动是“合法”还是“犯罪”这个问题摆在大家面前。但如今看来,十二位保安与深圳吴贵军的被捕并没有打击工人行动的决心,各地的工人行动依然此起彼伏。真正能够平息工人行动的唯一方法是让工人享有应有的劳动成果以及社会地位。

当然狭义地来看,罢工工人被逮捕的确是惨烈的,但如果将这个事件放到工人运动中来看的话,这次医院工人的行动有不少地方突破了以往中国工人“野猫式”式罢工的模式,其中有许多经验是值得学习的。

其中一点是工人代表的制度。在以往中国工人的罢工中,代表更多的是临时选出的,在罢工工人中的合法性并没有得到充分的肯定,这使得罢工工人对工人代表缺乏信任,难以认同最后的斗争结果。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工人内部也容易产生分化,致使最后的斗争结果只能顾及到一部分罢工工人的利益。这些情况在由管理者发起的罢工中屡见不鲜——管理们运用他们的权威动员工人,作为他们与老板谈判的筹码,但谈判结果往往更多能满足管理者的诉求,普通工人的利益诉求则遭到忽视。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管理者在罢工行动中都会出卖普通工人,而是以此为例子,说明在一场罢工中,如果担任决策与组织的工人在工人中的合法性不足以及与其他工人缺乏足够沟通的话,这场斗争的结果极为容易造成工人分化,最后导致斗争成果只能满足一部分人诉求的结果。

而在医院工人的案例中,工人早在行动之前就选出了工人代表以及首席代表。更为重要的是,代表们在需要做决定的时候,都会先开工人代表大会讨论,再在全体工人大会上汇报。这样的大会制度,能使全体罢工工人及时了解行动的进展、策略方向,以及表达对行动的疑惑与不安(如何处理部分工人对行动的疑惑与不安,是避免工人分化的关键要素)。可以说,如果罢工的发生更多的是源于工人对现存状况的不满以及少部分工人的情绪感染,那这次医院工人的罢工行动则展现了一种维持工人团结、民主决策以考虑到全体工人利益的制度实践。

在长达92天的行动中,医院工人有遇到来自院方的分化,有遇到来自相关部门的数次关押,但工人们之间的信任关系与团结争取之心依然没有被磨灭,即使在2013年8月9日,护工阿姨们迫于压力接受医院方提供的补偿方案,一直团结抗争的工人通过半会议的聚餐形式来通告,决定护工阿姨们的退出,并把此定义为“工人的阶段性胜利”,剩下的保安工人继续抗争。护工阿姨们的退出,固然是院方的分化策略奏效了,但这更多的是医院工人们出于道德考虑,没有把行动扩大到影响医院工作(从而影响病人的健康与生命),而导致的力量不足,但他们行动过程中的大会制度的确很好地建立了工人之间的紧密信任关系,保持了工人的团结。

除此之外,医院工人的罢工行动还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例如对媒体的应用,在事件过程中及时地整理事件经历,还有积极发挥律师的作用以及对集体谈判的坚持等等。总之,现在工人们终于出狱了,但他们的抗争,工人的运动还未结束。医院工人们展示的宝贵经验终会成为工人抗争中的有力武器!

 

附:广州市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人集体维权简要经过转载自新浪微博账号“机场路16号在行动”):

2012年4月24日,医院护工梁华芬等人向院方提出申请购买社会保险遭到拒绝。随后他们在5月份向白云区劳动部门投诉,但劳动部门则告知他们购买社保需要劳动合同。这是他们所没有的。在这之后,同样是在5月份,申请购买社保的员工被调离岗位,梁华芬和付金兰更被告知可回家“休长假”。随后他们进行法律诉讼,至今未有结果。

到了2013年4月16日,梁华芬、付金兰参与番禺打工族的活动,确定4月21日上午召开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护理工人维权策略讨论会,并打算邀请其他工人参与。21日上午,座谈会如期举行,有10名护理工人参与。座谈会产生了几个有组织能力的工人骨干,她们负责回去动员其他工人加入。工友预计下周举办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第一次工人大会,具体商议工人的利益诉求和行动计划。

4月27日晚上,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护理工人集体维权座谈会召开。50多名工人出席。会议还邀请了唐律师、南方工报记者出席。会议由工人代表召集,工友每人筹集50元。本次会议有一支人数为73人的保安工人队伍加入。会议决定了集体行动和集体谈判结合的维权路径。争取5月份召开工人大会。

5月10号机场路16号发出第一条微博。

5月11日,微博发布《致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公开信》

5月12日,医院120多名工人参加第一次工人大会,选举出11名工人代表。微博发出给工会的“请求信”,后转交给广东省工会。

5月13日,微博发布《致广州市总工会请求信》

5月16日,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召开,实际到会11人。会议后工人代表再次要求医院院长和工人代表平等对话,集体协商解决劳资纠纷问题。全体代表去到广东省总工会寻求帮助。

5月19日,工人仍未得到医院管理层任何答复。工人在此日召开了第二次全体工人大会。全体工人决定5月20日罢工静坐以表达利益受损工人的心声。会议由第一次全体工人大会中选举出的首席代表孟晗主持。

5月20日,一百多名工人开始罢工静坐。当天行动惊动了三元里派出所、白云区政府、维稳中心、劳动保障中心和医院大小中层领导。其中,这些政府部门希望以第三方的身份介入其中,利益受损工人与医院方面的劳资纠纷进行调节。对此工人代表则明确要求希望与医院管理层进行平等对话,用集体协商的方式对此问题进行解决。最后,医院还是未能按公开信内容,对罢工工人给予回复。

5月23日,一百多名工人和记者在医院办公室等院长要求对话,没有收到院方回复。下午,工人再次举行第三次全体工人大会,经过与会工人一致表决同意,决定与5月24日前往广东省政府递交公开信。同时工人再次恳请省工会介入此次医院工人集体劳资纠纷。

5月24日,80余名工人到省政府递交《致广东省人民政府的公开信》,警察架起警戒铁马将工人围住。下午5点四辆旅游巴士并由特警押送,将这些工人分送四个派出所进行拘留和口供,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来定性此次工人行动。将这80余名工人关押至凌晨零点,才陆续释放。

5月27日,医院承诺给每位保安5600元补偿,意图分化工人。

5月28日,识破医院分化瓦解手段后,工人召开第四次工人全体大会,以及先后召开第二、第三次工人代表大会,借以强化工人维权决心,重申理性维权,避免工人集体行动中过激行为的出现。同事对工人行动的最新进展不间断对外公布,实践中行动方向和策略的改变也会通过工人大会及时向工人们说明并征求工人意见。

5月30日,有保安再次接到签协议书的通知,保安说说实话那不是通知,是强制命令。

6月1日,护工阿姨堵住严书记办公室,下半时一个阿姨抱着书记大腿,当时来了警察和救护车,最后这位阿姨差点跳楼。

6月7日,警察把静坐工人的横幅收走。中午传出消息说医院愿意跟阿姨们谈判。

6月8日,第五次工人大会召开。

6月28日,医院领导同意和工人代表中的一人协商谈判,工人代表前去。当天上午10点39分,“第六次全体工人大会”在地下停车场会议室召开。会议中,孟晗告知全部工人暂时不要上行政楼机会,除此可自由活动,但不要离开医院,需要保持彼此间的联系。同时他主张下午谈判中要求先处理护工的权益,保安问题则不能分内外,需要注意内部团结和纪律。必要时可做退让,工人之间需要加强团结,特别是护工的内部团结。

7月1日,医院还没给出此前协商的答复。下午14点18,工人在医院地下停车场召开“第七次全体工人大会”,交代交涉结果。会议中护工几乎全部到齐。工人代表认为,对于护理工而言,在不在医院工作与集体维权没有太大直接关系,所以罢工工人最后认为工人们是可以继续工作的,但前提是必须保持集体行动纪律,个人需要服从集体安排,按照集体决议行动。护理工在晚上没有活动的时候,为了生存可以干私活,大家必须理解和宽容。部分参与罢工的内外保安们领到了自己的“工资”,对于外保安来说,这只是5月份罢工前的加班费而非工资,大概在200~300元,被扣留100多元。

7月2日,中午12点左右,“工人集体行动与应对策略工作坊”在医院对面深巷中一家酒楼举行,会议主题是关于此次集体维权行动面临的困难与应对策略。首先是孟晗向与会者(相关社会组织、律师与高校学者)简单的介绍了上与与医院第一次谈判的内容。几位律师已经同意介入此次工人集体行动。下午工人在地下停车场召开“第八次全体工人大会”。孟晗将谈判内容与进展告知大家。也将其后与援助的段毅律师一起开展的工人集体行动与应对策略测工作坊的讨论结果与工人们分享,并与工人们一起商讨下一步行动。

7月7日,第九次全体工人大会在医院地下停车场会议室召开“第九次全体工人大会”,会议就昨天五位代表在代表大会中讨论出的有关集体谈判前的准备工作,如何发动更多工人参与到集体行动中来进行讨论。会议结束后,5名工人与段毅见面并对其授权。最终决定罢工工人回去后在周一与医院方确定具体谈判时间和地点,段毅则针对性的尽快向医院方面发出律师函。

7月8日,继续占领办公室,直到8点多院长和书记还没有答应集体协商时间,最后在将近40名警察的保护下离开医院。

7月10日,上午8点半,两位工人代表见到樊院长。后罢工工人在门诊南楼6楼静坐,希望与院长和书记进行对话。樊院长与两位代表协商后,未能接受工人提出的谈判协议书,而是另外亲自起草了一份协议书。拟定7月16日双方律师协商相关事宜。工人代表内部长时间商议后认为应改为“有工人代表参加,以集体谈判的形式解决劳资纠纷”。一直到12:30樊院长未予答复。此后,三元里派出所出动警力80余人,由所长亲自带队,强行介入,并抓走负责现场拍照取证的8名保安和护工。无视患病护工阿姨的身体状况,粗暴对待。省总工会派法制办公室领导到医院会见医院领导。厚道三元里派出所(不知道工会如何与派出所交涉)。被抓工人直到第二天下午4点多才放出来。当时一名护工工人身体极度虚弱,当时就送去急诊。

7月19日,医院命令参与行动的护工限期两天内把东西从宿舍清理出去。

8月6日,30多名工人到省总寻求帮助,法制办公室主任接待。

8月9日,护工得到赔偿。

8月14日,部分保安收到派遣公司回复,强硬否定工人诉求。

8月19,12名保安跳楼,全部被抓。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为由刑事拘留。

9月25日,保安被批准逮捕。

1月20,保安案开庭。

2月10日,一位工友母亲去世,其他工人家属联合捐款。

4月15日,白云法院宣判判案结果,认定工人罪名成立,数名工人当场表示不服,要求上诉。其中,孟晗、钟儒蛟、郑剑锋三位工人被判处九个月有期徒刑,其余六人被判8个月有期徒刑。还有三位工友被免于刑事处罚。

5月18日,孟晗、钟儒蛟、郑剑锋三位工人出狱。
(据微信公号新生代。“新生代”是“关注新生代农民工计划”的一部分,秉承“推动经济民主,维护劳动价值,建设公义社会”的核心价值理念,倡导反思与批判,注重行动参与,力求在信息化、网络化的时代,倾听底层,传播劳工声音。)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