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4月8日-4月14日)

编者:本周秦来宾及龙刻海疑涉转发时政评论及发表批评当局言论遭到刑事拘留,律师及中共官员因注册、浏览推特内容受到通报及撤职,以上个案透露出中共在强化意识形态的同时,言论自由的空间再次被收窄;本周去年被抓捕的占友超和林生亮出庭受审,但有关庭审的细节却并未被外界所详知,由此说明中共利用强迫当事人解聘自主聘请的律师、威逼当事人的亲属、超期羁押、酷刑折磨等手段,以达到控制舆论、减低外界关注、令良心犯在狱中孤立无援的目的已经部分达到,而这一切再次证明关注狱中良心犯境况的重要性。

本周张扣扣二审仍维持死刑判决,民谣歌手李志被禁演、作品被音乐平台下架,成为民众关注和质疑的热点。从张扣扣少年时亲历母亲被残害随后遭遇的司法不公导致其立志“为母报仇”,可以看到底层民众若想求得公平正义是何其艰难和遥不可及。而李志被封杀,据称是因为创作了《广场》、《1990年的春天》及《人民不需要自由》等涉及社会话题的歌曲,歌词的内容疑影射六四,而今年恰六四30周年。当局禁止李志演出及封杀其作品,暴露出党国不自信之下的恐惧,惧怕民众拾起三十年前的记忆。

一、国内发起“假装自由行动”,声援《新生代》被羁押的三名编辑。关注劳工维权的独立媒体《新生代》编辑杨郑君于今年1月被抓捕,危志立、柯成兵相继被抓捕已逾20天,危志立的妻子、女性活动人士郑楚然与网友一起戴有危志立、柯成兵和杨郑君的面具在广州的街头拍照,意寓假装他们像自由人一样。

《新生代》三名编辑先后因言论及公民维权入狱,而今年1月份遭到抓捕的杨郑君直到目前仍未获律师会见。还记否河南一名长期从事接触粉尘类工作的尘肺病患者张海超,由于无法拿到法定诊断机构的诊断结果,以“开胸验肺”的悲壮抉择自证尘肺病而引起媒体关注,最终张海超获得应有的赔偿。当局为了所谓的维稳,从对个体维权到独立媒体的打压,中国百姓的生存权何从保障?

二、戈觉平案久拖未审,妻子陆国英频遭传唤。在苏州大抓捕中失去自由29个月的戈觉平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至今仍未有明确的开庭日期。而戈觉平的妻子陆国英,却连续5天都遭到警方的传唤。戈觉平是癌症患者,律师在近期会见时,发现戈觉平脸色苍白,血压居高不下,而陆国英的一 篇《709系列苏州908大抓捕纪实》,详细讲述了苏州大抓捕及她自己被抓捕及遭受69次刑讯,被逼供、强迫认罪的经历。

超期羁押、患病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是良心犯们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长时间的关押、日渐糟糕的身体状况令外界极为担忧身处监狱里的良心犯们的健康乃至生命权。

三、占友超、林生亮相继出庭受审。因2018年六四期间在私家车上贴“纪念死难的六四先烈,中共血债血还”标语,湖南省常宁公民占友超(又名王占武)被广东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关押在惠东县看守所。在被羁押10个月后,占友超一案于4月11日在惠东县法院开庭。另一名良心犯林生亮,在2018年8月24日遭到深圳警方抓捕后,也传出于4月12日开庭的消息。占友超被抓捕4个月后直到案件到了审查起诉阶段才得到会见律师,而林生亮被羁押在看守所期间,曾几度设法发出求救信,叙述遭到的酷刑,包括24小时被带手铐,不准看书写信,禁止他人与之交谈,等等。

两名良心犯的庭审结束,但有关庭审的详情及两人的身体健康状况外界却无法获知。中共迫害良心犯的手段较几年前手段更多样化,不仅庭审成为禁区,有关狱中良心犯的境况越来越难传达至外界,这给关注、声援良心犯的工作造成了一定的难度,这也更因此说明,加大关注狱中良心犯的紧迫性和重要性。

四、疑涉推特言论,河南网友秦来宾被刑事拘留。3月29日下午被河南商丘警方带走的秦来宾(推特网名秦先森),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关押在商丘市看守所。其家人于4月1日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但家属目前尚未采纳秦来宾朋友们的建议聘请律师介入。秦来宾被抓捕的原因可能是由于他浏览境外网站及上推特发表言论有关。

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表示,在2018年12月以来的“净网行动”中,已有超过33000个非法APP和超过2400万条被视为有害信息被删除。而官方所谓的“有害信息”,无非就是传播宪政民主理念、批评掌权者、公民维权等公民言论。公民有权通过各种途径及形式,针对政治和社会中的问题表达、传播自己的思想和见解,言论自由是公民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任何政府无权审查、限制甚至剥夺公民的这项权利。

五、失踪月余的甘肃异见人士龙刻海被刑事拘留。3月4日在陕西省宝鸡市与外界失联的甘肃异见人士龙刻海已经确认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龙刻海遭到抓捕的直接原因目前尚不清楚,但外界分析可能与他持续在网络上发表批评政府的言论有关。目前龙刻海的微号帐号已被封锁,而他的儿子龙少腾亦因为父亲的缘故受到警方警告“工作和生活可能会受到影响。”

自2011年网传茉莉花以来,中共绑架和强迫失踪已成为针对异见人士的常态做法,当局采取的抓捕不通知家属,不允许请律师,不批准律师会见,威逼利诱家属等违法行为,不能不引起抗争者们足够的重视。如何做好预案,在被抓捕之初将消息传递出去,令外界快速形成救援和声援之势,是每一个人权捍卫者必须要做的功课。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