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3月18日-3月24日)

编者:3月21日发生在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天嘉宜化工厂爆炸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然而地方政府采取“武力威胁、软禁记者、禁止拍摄、阻挠采访”等违法做法,以达到掩盖真相的意图。据媒体报道盐城市化工厂爆炸前存在诸多安全隐患,但一直没有得到重视和解决。

本周的人权侵害个案包括疫苗受害者何方美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人权活动人士丁家喜被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出境,河北公民孙愿平因推特言论被行政拘留,北京守望教会被取缔,等等。

从钳制言论自由、打压公民维权活动、压制公民监督政府的声音,到发生化工厂爆炸、药品食品安全等牵动全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公共事件,看似没有关联的事件,却说明没有独立的媒体监督、没有民间质疑、反对的声音,没有成熟的公民社会,任由独裁体制各级掌权者相互欺瞒,私利至上,剥夺民众的知情权。中共要的“国家安全”实质上是一党一人之安全,为了确保他们的安全,可以置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不惜花费巨额的维稳费,消灭一切“不”的言行,对公民的一切权利侵害都堂而皇之地假以“国家安全”之名,如此下去,怎么可能杜绝化工厂爆炸等类似严重危害公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事件再发生?

一、疫苗受害家长何方美行政拘留期满转为刑拘。疫苗受害儿童家长何方美(网名十三妹)于3月4日在北京给疫苗致残的孩子募捐时,被王府井派出所警察带走后送往马家楼关押,5日下午何方美被河南省辉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警察带回当地后行政拘留15天。盼望关押期满后回家的何方美的家人却等来了刑事拘留通知书。通知书上显示:何方美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罪”。

一针毒疫苗有可能毁掉一个人或者是一个家庭一生的幸福,掌权权不是为受害者提供医疗、康复、赔偿等各种救济,不是公开真相加强民间监管,反而将维权者关进监狱。因为不是民选的政府,所以它们不必为民众负责和服务,它们的目的只是保住权力和地位而已。

二、黄琦母亲蒲文清遭软禁数天。中共两会期间遭软禁的黄琦86岁的老母亲蒲文清女士,至今仍被当局软禁控制没有自由,老人家甚至担忧身在狱中的儿子黄琦是否已遭不测,老人被3人轮流看守。当局规定的三不准:不准出小区门口,不准请律师,不准接受外媒采访。黄琦于2016年12月16日被抓捕,遭羁押期间被强迫认罪、长时间审讯、殴打、患多种重病无法获得有效的救治,母亲蒲文清为其四处奔走呼吁,多次遭到绑架、软禁及强迫失踪。

将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构陷关进监狱,不准家人为其呼吁,不准律师为其辩护,一党独裁之下,法院为它们所设,法庭为它们所开,这样一个没有司法公正的社会,必然是一个人人自危的社会。

三、丁家喜再被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3月21日上午,被吊销律师执业证的丁家喜准备前往香港时再次被以“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这是丁家喜距去年5月以来第二次以相同的理由被禁止出境。2018年5月3日,丁家喜准备前往美国探望妻女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被禁止出境,理由是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丁家喜为了依法捍卫公民的出入境权利,随后向公安部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限制他出境的理由和法律依据。然而得到的答复却是:丁家喜申请的政府信息公开属于“国家秘密”, “不予公开”。

出入境权利不仅明文写在《世界人权宣言》中,也是中国宪法赋予每一位公民最基本的人权。然而,中共为了实现打压、迫害抗争者的目的,以所谓的“国家安全”为由肆意剥夺公民出入境自由的权利,更有甚者,还会株连其亲属也一同被剥夺出入境的权利。

四、河北公民孙愿平因推特言论被行政拘留。3月22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被传唤的河北公民孙愿平,被指“在推特社交软件中无故多次转发涉政不当言论”已于23日被行政拘留7日。“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指,孙愿平使用“@sun_yan_ping”的推特社交软件帐号,无故多次转发涉政不当言论,目前孙愿平的推特帐号已经不存在,估计被强制注销。

自2018年10月开始,中共不仅严控国内舆论,还针对推特等社交软件实施清剿,警方强制当事人删除推文、注销帐号,并传唤、拘押一些发表言论的网友。中共一次又一次实施“净网”、“清网”行动,欲将所有舆论掌控在手中,中国之大,不能有一点点质疑、批判、反对的声音,难道如此下去就可以“长治久安”了吗?

五、中共两会后,各地人权活动人士频遭抓捕、约谈。中共两会后,中共对异见人士的严控丝毫没有放松,在各地频繁传唤人权捍卫者和社会活动人士,更有人因此被羁押和抄家。3月20日《新生代》编辑危志立被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带走,另一位编辑柯成冰与外界失联疑同样遭到抓捕。两人都是自媒体 《新生代》 的编辑,一直关注湖南尘肺病农民工的维权活动。此外,湖南袁小华、欧彪峰、尹周全、陈小平、何家维、陈思明等多人相继遭到警方约谈。因倡导公民运动获刑4年的许志永3月21日亦受到北京警方约谈。

多地活动人士遭受抓捕、约谈的内容,大多围绕着网上、线下的公民活动。种种迹象表明,当局正试图对社会进行广义的控制,即对一切的公民言行进行全方位控制,正如分析人士所言,2019年是中国的政治敏感年,社会控制愈发会严于往年。

六、北京守望教会遭取缔。1993年由清华大学本科毕业生金天明在北京创建的“北京守望教会”于3月23日遭到取缔,这是继成都“秋雨圣约教会”被打压后,又一家具有广泛社会影响的家庭教会被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北京守望教会从最初的10人发展成今天千余人,二十多年来屡遭打压,大多数信徒都曾经历过被传唤、关押,坚守信仰的基督徒们,因教会购置的房产被非法查扣,已经坚持了8年的户外主日敬拜。近日继续有弟兄姊妹被约谈、被警告、被登记等。

中共宣扬“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岂料,中共宣传的“信仰”却是必须信仰中国共产党,哪怕是中共默许的“三自”及佛、道教,也必须要挂起五星旗,否则就是违法,就是“邪教”。可见,公民的信仰自由之路还很漫长,而我们要争取的,哪里只是信仰的自由?我们何曾享有过真正的言论、选举、结社等基本人权的自由?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