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妇女节 那些被侵害的中国女性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3月8日是国际妇女节,这个节日的起源旨在纪念妇女权利的运动,从1857年3月8日美国的制衣及纺织女工走上街头抗议恶劣的工作条件及低薪,到1960年代世界女权运动的兴起,女性在争取权利的运动中赢得了尊严和尊重。然而,在中国却有无数的女性依然没有做人的基本权利,她们仅仅因为维护自己和他人的权益、仅仅因为想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仅仅因为想让社会变得公正,就被关进监狱、被强迫失踪、被施以各种不人道的对待。

何方美: 2018年3月,何方美的女儿在连续接种三针问题疫苗(甲肝,麻腮风,百白破)之后瘫痪在床,为了能够尽快解决赔偿及医疗困难,何方美与疫苗受害的部分家长们组建了“疫苗宝宝之家”,随后全家都被监控打压,在北京还曾遭遇被逼迫搬家。

何方美看到很多家庭因孩子打了问题疫苗导致致残致死,一些疫苗受害者的家长们因长期带着孩子在北京治病,无任何收入来源,于是在3月4日给疫苗致残孩子募捐时被北京王府井派出所的警察带走,随后被送进马家楼黑监狱,3月5日下午河南辉县市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将何芳美从北京押回辉县市公安局后被行政拘留15天。

李玉凤:出生于1968年3月10日。1990年代末因家中遭遇两次拆迁而提起诉讼,虽打赢了官司,但因被告是当地政府,法院却不予执行,于是被迫访维权。饱尝上访之艰难及政府的打击报复,二十多年的上访维权,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只想解决自己诉求的无助者,而成为一名坚定的人权捍卫者。因为参与公民维权,她曾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刑2年;劳动教养1年6个月;两次入狱都受到酷刑折磨。2015年10月26日,因在北京南站与维权人士们一起照相,被北京市丰台区公安局刑拘一个月后被焦作市警方带回原籍再次刑拘。直到2017年1月16日,李玉凤被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李玉凤于2019年2月21日刑满出狱,仍初心不改。

刚刚出狱十余天的李玉凤,于3月4日晚突然被焦作当局数人在郑州江山路绑架后失踪,至今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王和英:江苏昆山市周市镇中乐村人,2001年其家中十几亩土地被政府无任何手续及补偿强行征占;2002年又遭遇拆迁,当地政府因王和英与丈夫离婚而不划分其应得的宅基地;2005年7月楼房被偷拆导致其无房居住)。于是王和英走上上访之路,遭受多次非法拘禁及秘密关押,最长时间达60余天。2008年被劳教一年。王和英曾就毒疫苗事件及泼墨女孩董瑶琼被非法关进精神病院事件向有关部门提起政府信息公开,因此数次受到警察威胁: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后果很严重。

2019年2月24日上午,王和英在北京大兴区青云店镇公交站被十多名维稳人员绑架、殴打,强行架到路边的无牌车里控制,25日凌晨三点左右王和英给亲友打电话告知自己被绑架回昆山市,多次遭到殴打,身份证等物品被抢走。随后王和英与外界失去联系。

葛志慧:因房屋遭到强拆,葛志慧被强拆人员打伤致残,平时走路都需要靠双拐支撑,于是上访维权讨说法,诉求得不到解决,反而多次被关押,甚至未成年的儿子也受到牵连。

3月4日,葛志慧在河北高碑店838路公交车站被北京岳各庄派出所多名警察抓捕。在派出所验尿时,行动不便的葛志慧在厕所湿地上摔倒,次日仍被警察送到丰台区看守所关押。

除了被关押、强迫失踪,还有一大批优秀的女性,在中共所谓的任何一个敏感日里,都会被无端地限制人身自由。

以上案例仅仅是近几天来女性人权捍卫者的遭遇,在中国,还有一大批被囚禁在监狱里的女性人权捍卫者,因积极参与基层选举及公民维权活动的刘萍、因捍卫言论自由的刘艳丽、因致力于环境保护而获罪的嵇书龙、因记录报道侵权个案的公民记者丁灵杰、人权律师李昱函、泼墨女孩董瑶琼……等等,不知道还有多少优秀的女性,她们因为不愿意苟且地活着—-而失去了自由!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