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健刚教授在中大逸夫楼公民课上的讲话(节选)

我曾经跟保松老师提议,比如说能不能不在学校里到外面去,但这样不够光明。他说那我们能不能在这里静坐,他也跟大家坐在一起,他(周保松)说担心对我影响,我说不用担心对我有影响,我担心对你有影响,因为我希望他能自由地来往大陆与香港之间。

他(保松)与大家就在微博上开始对话,但我没想到有那么多人在我们停课以后还来到这里,这是非常重要的课程,不需要别人教你什么,自由就是这样,非常简单。非常艰难,但你在关键时刻又非常容易做一个选择。

我想说几句,第一:保松老师是一定会来的,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一定会有个时间过来的,大家要信任我。第二我要帮学校说几句,中山大学是我认为中国最自由的大学,他如果出现一个停课的决定,绝对不是中山大学的决定。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复杂的环境里,我们是有策略的生活的,你面对的对手非常强大,他甚至可能就坐在你们中间,但是你不用怕他,跟他和平相处,什么时候该表达,什么时候该回避,我可以继续坚定地往前走,哪怕今天只能朗诵几首诗歌,也许就够了,你生活的道路非常长,在中国要进行这样的改变非常艰难。我们需要继续前进,不是靠一个晚上能完成,也许我们今天在这个时刻,我们可以结束,然后在另一个时刻,我们又重新开始。

下个星期,我特别希望大家过来,这是公民社会课这十年来从来没有遇到的情况,我为你们骄傲,向你们鞠躬。今天就到这里,谢谢中山大学,谢谢你们。

(NGOCN整理)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