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念群: “二会”会有人“造反”吗?

今年的“二会”,是修宪之后的第一次,又赶上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六四镇压学生运动三十周年、中共建政七十年等所谓“逢九必乱”的敏感年,维稳之严必然甚于过去的六年,无论是对体制内反对者的管控,还是对体制外异议人士的打压。

“二会”之前,中共连发文件《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中国共产党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这是习近平在强调他的政治纪律,要维护自身“习核心”的权威,不允许对他本人或者所谓党中央阳奉阴违,防止有人在“两会”上批评或挑战习近平。这是对“二会”代表发出的明确警告,不要提出违背习近平意图的建议或提案,不能表露反对习近平的态度或发言。

即使是橡皮图章,习近平也绝不会允许“二会”出现“跑调”的声音,预计话题会严格限制在经济、民生领域,但也不会涉及中美贸易战,因为贸易战成了习近平的“禁脔”,无论习近平是强硬到底还是完全投降,这就是习近平的一个“死穴”,要绝对的“严防死守”。

有人期望“二会”代表本着良知和历史责任感,将今年两会开成“国是会议”,从经济、外交、政治和意识形态等方面探讨国家的走势。但是形势恶化如此明显,还期待“二会”代表中有一些“勇者”站出来,行使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大声对习近平说“不”,那就只能说是一厢情愿的幻想了。

十年前,2009年3月的全国政协第二次全体会议应出席委员2235人,缺席252人,其中84人没有请假;第三次全体会议缺席委员增加到301名,其中103人未请假。那时还有一部分政协委员用这种方式表示不满或轻慢。现在还有人敢于用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吗?

不过人大代表还是有一个机会,用“打狗看主人”的方式借机发泄一下不满,那就是审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周强作为首席大法官居然否定司法独立,这种献媚的姿态无疑被习近平认可了,在最近发生的卷宗失窃案中,周强“漂亮”脱身算是一个印证。如果能有超过一成的代表对最高法院工作报告投反对票,也算是间接的“反习”吧。

对普通民众的打压,从荧阳市政法委宣布启动“战时机制”可窥一斑。这绝非一个地方政府的特例,而是所有地方的常态,北京更是如临大敌,北京及周边设置多个“环京护城河”检查站,逢车必检、逢人必检。公安部长赵克志表示,“坚决打赢全国两会维稳这场硬仗”。

毫无疑问,他们把普通民众当作了敌人,当成了最大的安全威胁,“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维稳措施在不断升级,整个社会开始进入难以承受的阶段。作家陆天明发出照片,一座住着“二会”人员的宾馆被铁丝网围起来,充分说明目前愈加明显的对立态势。

尽管看不到体制内公开反对的声音,从志得意满到强调“六稳”、“七大风险”,习近平一年来肯定遇到了很多质疑或反对。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迟迟未能召开也反映了这种分裂的存在,将来能不能召开,何时能召开,就是“反习”状况的指示灯。如果今年一直不能召开四中全会,就意味着习近平成了“孤家寡人”和“全民公敌”,其覆亡就指日可待。

公民:李念群
2019年3月5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