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洗脑重来 “大喇叭工程”逾200县市

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高音喇叭被视为重要宣传工具,成为不少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时隔数十年,同类广播模式再度出现,并且在短时间内,遍及全国十多个省市的农村。在通信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高音喇叭为何再度在中国社会受到重视呢。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高音喇叭在中国随处可见。红色歌曲以至歌颂领导人的口号透过这些喇叭,传遍大街小巷,老一辈的人对这些情景记忆犹新。 时隔数十年,同类广播系统正卷土重来。

名为“新农村大喇叭工程”的项目近期正式展开,以河北石家庄为试点,在短时间内,迅速推广至全国10多个省超过200个县市。

“工程”以“党管、民用”为宗旨,以“政府引导、专家指导、市场运作、农民受益”为运行机制,每天早、午、晚三次广播。官方形容,有关节目对于传播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以及传播不同领域的知识,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

辽宁维权人士祝先生所在的农村近日也安装了大喇叭。

祝先生:“遇到敏感时间大喇叭响个不停。总之是在宣传政策。每个角落都听得到。”

河北保定市约有2千名居民的蔡桥村,村内安装了6个高音喇叭。姓黄村民的寓所离开这些喇叭约有数百米。他承认,日以继夜的广播对他的日常生活造成困扰。

黄先生:“有事就经常广播,比如通知村民办什么证件等等。按道理说,没有喇叭还是比较安静,大喇叭确实有扰民的嫌疑。我们家离大喇叭大约有300米左右,(声浪)也有好几十分贝吧。声音很大的。”

高音喇叭对村民造成严重滋扰

文革时期,高音喇叭被视为“洗脑工具”。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说,虽然时代不同了,但他相信,当局安装大喇叭还是出于同一目的。

章立凡:“强化洗脑,强化政权对基层的控制。从基层抓起,加强执政党对底层的控制。也没有什么新意。反正喇叭一喊全村都知道。不管你想不想听,可是都得听。”

但他说,通信技术日新月异,大喇叭使用不当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章立凡:“大家已经不习惯这种很原始的宣传方式。农村的通讯工具也比较发达。所以我觉得它更多的是噪音,会打扰大家的日常生活。”

当局正争取在明年底之前,把大喇叭推广至全国30万个地方,却没有提到会否在城市装设。

章立凡:“因为现在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连汽车喇叭都不能随便鸣笛了。那在居民社区搞这种东西肯定会受到抵制。现在社区一般是透过微信群来发通知。”

章立凡说,除了微信群,当局还强行推广名为“学习强国”的APP,宣扬最高领导人指示等重要信息,并透过积分制等赏罚手段变相强迫手机用户收取信息。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