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2月18日-2月24日)

编者:因维权公民权利、因言获罪的河南人权捍卫者李玉凤、湖南人权捍卫者释大成(张文武)相继刑满获释,囚禁的生活没能撼动他们的理想和信念,走出高墙后的他们,仍不忘初衷;李和平的儿子因受父亲株连3次申办护照被拒,中共将政治株连作为迫害异见人士的一种手段,严重剥夺公民的出入境自由权利;律师被禁见当事人、强迫解聘律师再次成为本周关注重点。

中共近几年来全方位打压民间,迫害人权捍卫者。公安部有关“重点人口管理规定”于近日曝光后,引发外界普遍质疑。其实,中共有关“重点人口管理”自建政之刻起即已有之,只不过并没有堂而皇之地示众。而所谓的“重点人口”无非就是那些坚持自由意志、有独立思想和人格、追求自由的人,这样的人都被中共打入另册,并由此株连至亲属。正是要彻底改变这样的局面,自由战士们前仆后继,为着建设一个美好中国而默默耕耘。中国的宪政民主不需要空话和大话,公民社会的构建更不需要夸夸其谈,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脚踏实地做出切实的努力,中国的宪政民主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近。

一、河南人权捍卫者李玉凤刑满出狱。2019年2月21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的河南人权捍卫者李玉凤平结束了长达4年的监禁生活,李玉凤表示维权的决心不会改变。李玉凤20余年来参与公民抗争运动,关注狱中的良心犯,热心公益,关注人权因此遭到数次拘留,三次被构陷入狱。在4年的牢狱之灾中,李玉凤遭到过暴力等不人道对待,她曾多次绝食抗争。

曾有人说过,中共的监狱是一所大学,也是追求宪政民主人士们的必修课。在监狱里,中共对良心犯的迫害手段多种多样,然而也正是经过这样的炼狱之苦,方磨炼出民主战士们不屈不挠的品性。

二、六四酒案第三次延审期满 律师被告知解除辩护。成都六四酒案被羁押者陈兵、符海陆、张隽勇、罗富誉等4人于六四27周年前夕被抓捕至今,案件经过三次延长审理,2019年2月18日由最高院批准的第三次延期审理期满。2月19日张隽勇的辩护律师卢思位在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时,被告知“辩护关系已经解除”,对于官方单方面称解除辩护关系的说法律师表示怀疑,却遭到警方的恐吓。

六四酒案被羁押人士曾遭受到当局逼迫认罪、逼迫辞退辩护律师、长时间审讯等不人道对待。在代理人权案件时,律师常常被剥夺了会见权、阅卷权,当局的此种做法,是对被羁押人士和律师的双重侵害。在坚决抵制司法独立只有党说了算的中国,公检法只不过是为一党服务的私器。

三、湖北作家周远志案开庭后家人才接通知。2月21日,湖北独立作家周远志在被羁押一年零3个月后,法院突然开庭,致周远志的家人及律师无法及时到达庭审现场。周远志对检方的指控进行了自我辩护,认为自己被构陷遭到当局打压,为弱势群体维权呼吁是基于爱、良善和正义。

公民因信仰、良心、捍卫人权被控入罪后,律师的会见权及辩护权被当局违法剥夺已经成为一种打压常态。当局的违法行径,不仅剥夺了当事人的司法救济权,律师的执业权同时也遭到野蛮剥夺。

四、卢廷阁律师办案被殴打 维权控告无门再寄达控告书。河北律师卢廷阁就在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法院办案过程中被无理扣押电脑等相关物品及遭法警殴打一事,多次要求公安部门及向相关职能部门控告,但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卢廷阁律师多方维权控告无果后,向凉山州检察院寄达《刑事控告书》,控告会理县邱云、杨继兰两位法官涉嫌滥用职权、非法搜查刑事犯罪,并请求凉山检察院立即调离其审判岗位,并立案追究其刑事责任。

律师在代理信仰案件、良心犯案件及上访维权案件时,遭到当局阻挠、威胁甚至殴打、关押的案例并非少数。影响最大的包括2014年的建三江事件,人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等在前往黑龙江青龙山农场“法制教育基地”办理法轮功学员受害案件、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公民时遭到殴打,11名人权律师及维权人士因此被拘留,此事件过去几年后,建三江事件仍成为几名人权捍卫者的罪证之一。

五、受政治株连 李和平律师之子被禁办护照。709大抓捕涉嫌律师李和平的儿子李泽远,在前往户籍地河南省郑州市出入境管理局申办护照时,却被告知:北京市公安局因李和平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儿子李泽远属于内控人员,不予办理护照。这已经是李泽远第三次申办护照被拒绝。

在中国,受到政治牵连的亲属不在少数,尤其是近几年更甚。 “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这是联合国人权宣言中载明的人权条款。然而,中共却将公民的出入境权利作为一种政治迫害手段,不仅控制本人,还泱及他们的亲属。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