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海燕:我为什么支持贾灵敏

一看到贾老师被拘的消息,我就想去郑州。在微博中我也说过,她是我近两年来,最敬佩最喜欢的女性之一。可因为是周六,孩子在家。我只有等孩子上学了,周一再处理了。

我到了看守所,给贾老师存了一点生活费,目的也是想让她知道,有人在关心着她,支持着她。但在声援她的行动中能起多大的作用,我完全没有自信。目前国家的政治环境,就是给人一种越来越紧的风向,我这种小平民,没有资格去预见或评论国家的未来。我只想诚实地,对公众,对一些体制内的人说说我支持贾灵敏的原因。虽然我并不认为,这种对话,或者自说自话有用。但我认为,能静下心来把自已的想法告诉所有人,比默默坚决地抵抗与仇恨,更负责任。也就是说,即使沟通没有作用,也要沟通。

1、 贾灵敏是较少的女性社会活动家之一。这是我一直很珍视她的原因之一。 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我非常重视女性的发展与社会价值。我更期望看到女性的发展权与社会价值得到尊重与认可。贾老师的行动更表现着,女性从事社会活动的优势。女性更为温和,理性,更为勤劳,坚韧。更富有正义感与亲和力,能更平等随和地与草根相处。这与民间常见的靠“大佬”、“领袖”形象来聚合影响力的方式是不一样的。贾老师的贡献,源于一点一滴,坚实地付出与积累。她将所学的法律知识,传播给没有机会接受法律信息、学习法律知识的拆迁户。丝毫没有“利用政治反对”来成就自己。而且,她常常提到,她爱这个国家,对受毛泽东思想影响的人,也有浓厚的同胞之情。她既有左派的朋友,也有右派的朋友。她是完全凭着个人能力,在拆迁维权中的付出,获得相当的支持与影响力。

2、 贾灵敏一直没有放弃法律维权的路径。这也是我支持她的原因。一个人如果在遇到这么大的挫折与打击之后,没有被仇恨左右,仍然还能理性信奉着法律,仍然坚持相信国家力量与法治环境。你都不忍心去打碎她的“中国梦”。许多人之所以进到监狱,就是因为像她一样,相信自己无罪,相信在这个国家,无罪的人不会被入罪。但是,你怎么能把这么灰色的现实灌输给她。你只能去告诉她,“你做的是对的”。相信这个世界总能迎来黑白分明,是非清明的一天。如果所有的人都不相信法律的力量,那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不就乱成一片了吗?那样,我们所有的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因此,鼓励一部分人去相信法律,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大好事。当局却认为这是破坏治安,我实在理解不了他们的神逻辑。

为了尽量公正,在贾灵敏事件中,我也想做一些换位思考。 试着去理解当局,并相信,他们是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与社会的稳定,才拘留了贾灵敏。

从郑州走到临颖,我确实发现,经济发展的进度直接影响着当地人民的生活质量。但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发展经济确实很重要,谁是最终的受益者呢?如果疯狂的经济发展建立在剥削人民的基础上,这种发展不是人民的灾难吗?发展的要求越高,人民的牺牲就越大。我如何站在公正的立场去理解,强迁老百姓,非法占有土地,是为了使老百姓生活得更富有,更幸福?!我想,即使我吃三片药,也得不出这结论。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强迁的问题上,某某某就表现得这么理直气壮。我相信,再过十几年,很多城市就会变成空城、鬼城了。一家一户,一对夫妻,四个老人。很快老人死了,每家会有四套房子,一套做饭,一套上厕所,一套打麻将,一套睡觉。这疯狂的房地产业,真有那么美好的前景吗?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不能向百姓普法?普法应该是政府的职责。你是希望一直这样愚弄百姓吗?不要脸总得有个限度吧?当你们的大BOSS提到法治建设,提到依法治国,而你们却害怕百姓掌握了真正的法律知识,还想利用百姓的无知,来霸占百姓财产时,在你们的无耻、下流面前,比那些侵略中国的殖民者,有逊色么?

第三个问题,将群众的正常交流活动,都定性为非法,已经让人感受到一个可怕的时代的到来。更有艺术性的话,我说不出口。我只知道,自我出生以来,我一直坚信这样的时代不会再来了,没想到,还是来了!所以,对中华民族的美好未来,不敢抱什么希望。更不敢谈什么中国梦!但我确实曾经有过这种梦。

综合以上种种想法,我想,在这样的时代,女性的发展空间,仍然是窄小的,窄小到仅限于家庭。比如,从小三,变成正室,从正室变成婆婆。这个社会,没有女性社会活动家的空间。她的价值,不被看到,不被尊重与认可。上层建筑,也不需要几个女性社会活动家的“花瓶”来点缀半边灰色的天空。所以,当我看到稀少的几个女性,在人群中展现了亮丽的风采,成为社会进步中的中坚力量时,我满心欢喜。我期待,她们的声音,她们的行动成为一道持久的风景,可是过不了多久,这些力量都会被黑手用各种方式铲除。女性在这个大社会,大制度面前,永远都摆脱不了:听从、依附、被控的命运。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