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峭岭 刘二敏:最后一次探监江天勇

今天的河南新乡还是遍地积雪,阴冷湿滑。我和刘二敏相互搀扶着走路,防止滑倒。       

上午9:20分,我跟二敏姐还有江妹妹、江妹夫,一起走到河南第二监狱会见服务中心门口。江妹妹、江妹夫进去排队了。       

我突然想起还有一句话忘了告诉江妹妹,就打开会见中心大门,把江妹妹叫了出来说话。       

我的这个动作,让本来就目不转睛地监视我们的狱警明显紧张起来,他们几个嘀嘀咕咕。       

很快,大约十个人的制服警察,整齐地列队走过来。我第一感觉是:可别滑倒了啊!      他们走进会见服务中心,还是列队站在里面。     

二敏姐笑得很灿烂,她说:这是吓唬咱们呢……       

我俩站在路边上,一会儿脚就冻麻了,可是这里实在是没有一间屋子可以进去。这时,又过来一队穿着迷彩服的武警,约十个人,每个人手中的长棍子有2米,也列队走进服务中心。       

我已经拍了好几张照片了,正低头准备发给朋友。突然,一个狱警从我身后伸手就想夺我手机。嘴里嚷着:“不准拍!”二敏姐看见迅速伸手一挡,这个狱警没抢走。       

听江妹妹说,江律师前几天刚称了体重,84公斤,比进监狱时瘦了10斤。       江妹妹告诉哥哥:“峭岭姐和二敏姐这次又陪我来了。”江律笑了:“帮我谢谢她们!”       

江妹妹还告诉哥哥,王全璋被判4年半,还说我们年三十去陪全璋过年。       

当妹妹强调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出狱回北京。 没想到,江律师的态度和上次会见不一样了,他竟然叹了口气说:“前两天专门谈话了。先回信阳。”       

江妹妹急了,问为什么不让去北京?      

 江律师张了一下嘴,没有说话。江妹妹看了看哥哥身边的几个狱警,也不再追问了。       

江妹妹最后说:“27号我就来住下,28号来接你。接不到你,我不走!”      

 2月28日,我们会早早地守候在河南第二监狱的门口,隆重迎接江天勇律师出狱。那一天,不知道要有多少警察和武警的队列要在我们面前操练?


王峭岭 刘二敏 

2019年2月15日

本文发布在 江天勇.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