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监控领先世界,一人两个摄像头?

市场研究机构IDC最近发布报告预测,2022年中国安装的视频监视摄像头将高达27.6亿部,平均每个中国人被两个镜头监控。另一家研究公司表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监控技术市场,全球用于视频搜索面孔的服务器四分之三被中国购买。与此同时,国际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年度报告,再次将中国列为全球最不自由的国家之一,自由度评分比去年更为下降。中国成为领先世界的监控大国,给自己的人民和世界带来什么?华为等中国高科技公司在国际社会面临质疑,和中国建立滴水不漏的高度威权社会有何关系?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政论作家陈破空;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

焦点对话:中国监控领先世界,一人两个摄像头?

夏明表示,习近平今年春节外访的第一站就是北京市公安局,参观了那里的监控中心,这可看出监控在习近平整个控制体系中处于重中之重的地位。另外,中国还利用大数据控制身份证信息和监控网络,所以摄像头监控只是冰山一角,中国成了一个全天候的监狱国家,用英国哲学家边沁提出的“全景监狱”(Panopticon)来形容毫不过分。

夏明也指出,中共监控工程除了危害民众和社会,也会危及自身。第一,资源都有限,中共把宝贵资源都用到无效益的、不带来社会福利的事情上,这是事倍功半,对社会是一种伤害;第二,中国很多无良高官可以利用无所不在的监控把他们上级和老领导声色犬马的生活全部录下来,所谓玩火者必自焚。所以,中共的监控体系不仅会伤害国民经济从而危及其政权,也为曝光中共官员的可耻行径提供机会。

魏碧洲表示,西方主要担心的点在于中国监控系统的“不透明”。或许收集数据可能于法有据,但使用数据可能于法无据。使用方式谁来批准,具体如何使用,这才是大家担心的事。西方国家法制比较健全,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基本都有相应法律规范。对于公共安全与个人隐私这个话题,西方国家有广泛和深入的讨论,很重视保护个人隐私,尽量是把对个人的尊重放在第一位。

魏碧洲认为,真正的法治才能保证高科技的东西不被滥用。在法治国家,民间有制衡,国家机构互相间也有制衡。但在中国,一切只听一个人、一个党,资料的收集或销毁完全是一个党说了算。一个极权政府可以运用高科技迅速找到对自己不利的人,这是很危险的事,这让人民生活在恐惧感里面。

陈破空表示,美国现在追求的是中美贸易领域的平等、互惠、公开。但在技术领域也该如此。阿里巴巴的云端服务可以在美国畅行无阻,在美国设立服务器收集美国消费者的大数据。但在中国,所有美国和其他各国的云端服务公司都被禁止。中国的百度在别国照样能使用,但谷歌就被中国政府禁止。所以,现在是结束两国技术上“不平等条约”的时候了。不能让中共的科技公司可以横行天下,美国和其他各国的科技公司却受各种限制。

对于美国棱镜计划与中共监控工程的对比,陈破空表示,棱镜计划起于反恐,用于反恐。但中共的监控工程起于一党专政,用于一党专政,两者目的不同。另外,棱镜计划虽也收集大数据,但主要为分析和研讨当中有无恐怖活动的蛛丝马迹。就连斯诺登也并没否认棱镜计划是用于反恐目的,他只是出于自由派对公民隐私权的重视而揭露。但中共从人民身上收集大数据是为了锁定政治异见人士和群体。再者,棱镜计划在斯诺登揭露后,奥巴马政府在批评声中基本搁置了该计划。但无论多少人出来批评中共的监控工程,它反而变本加厉地发展,甚至要向世界范围延伸触角。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