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念群:川普第二次国情咨文中的中国问题

川普在2月6日10点(北京时间)发表了他上任以来的第二次国情咨文。在国情咨文中他两次直接提到中国。

川普说,我们现在正致力于与中国达成一项新的贸易协议,但它必须包括真正的、结构性的改变,以结束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减少我们长期的贸易逆差,并保护美国的就业。

美国对两千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的最后期限(3月2日)正在逼近,下周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将到北京进行第六轮的会谈,但莱特希泽极其强调协议的履行(Enforcement)问题。能在这方面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吗?在142个谈判事项中,那些“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的问题,正是关键的“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事关中共的“核心利益”——即中共政治和经济体制,是刘鹤所不敢拍板决定的。刘鹤在上一轮谈判时把球踢给了习近平,请川普和习近平直接谈。在这次发表国情咨文时,川普宣布和金正恩会面,但没有提到和习近平会面的安排。由此可以判断,在最后期限之前川习会的可能性较小,加征25%的关税的概率较大。

川普在解释了美国正式退出与俄罗斯的《中程导弹条约》的原因后说,也许我们可以谈判达成一项不同的协议,把中国和其他国家也加入进来,也许我们无法达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投入和创新将会远远超出所有其他国家。

美国退出该条约,主要原因就是中国在这一领域的快速发展。美国国防部在2018年中国军备报告中提及,中国在陆地上部署了大约三百枚可携带核弹头的中程导弹,这些导弹可威胁到美国在日本的军事基地以及关岛等地。美国把中国确定为头号战略对手之后,废除美俄之间的中程导弹条约,等于启动了新的军备竞赛。当年美国和苏联的军备竞赛,是拖垮苏联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国现在这么做,是针对中国故技重演吗?很可能是。

川普国情咨文没有直接提及但与中国有关的事项有四个。

第一个事项,川普宣布27日和28日在越南再次会晤金正恩。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金正恩四次到中国见习近平,这说明朝核问题就是中国问题。过去朝核会谈的六方,都心知肚明但都没有说破,川普捅破了这层窗户纸。美国和朝鲜直接谈判,如果解决了朝鲜永久去核问题,中国就成了朝核问题的局外人,对东亚的地缘政治格局将产生重大影响。

第二个事项是委内瑞拉的政策。近四十个国家已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中共极为困窘,明知马杜罗大势已去,但每一个专制政权的崩溃、每一个独裁者的覆灭,都会让他们产生兔死狐悲之感,在瓜伊多频频对中国示好的情况下,北京当局仍然拒绝承认瓜伊多。但委内瑞拉的形势表明,留给中共政权犹豫的时间不多了,恐怕用不了多久,外交部发言人就不得不说,尊重委内瑞拉人民的选择。

第三个事项是和塔利班的谈判。中共当局一直想影响阿富汗局势,也曾和塔利班谈判但没有什么成效,而阿富汗在一带一路计划中具有极高的战略价值。如果美国和塔利班谈判顺利,成功退出阿富汗,这无疑是给了中共当局一个重新介入阿富汗的机会。

第四个是美国的国家安全。特朗普上台之后需要作出判断:谁是美国的战略对手,穆斯林恐怖主义、俄国、中国、伊朗、叙利亚、朝鲜?2017年12月18日,川普政府发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正式把中国定为美国的头号对手。2019年1月29日,美国发表年度《世界威胁评估报告》(Worldwide Threat Assessment),明确警告中国(中共政权)正试图以宣扬“威权资本主义”来对抗西方的自由民主,俨然是冷战的“翻版”,中美关系已经从过去的“两个大国的超强竞争”转变为“全球性意识形态对决”,而这种对决将比贸易、科技和地缘政治的较量更为激烈。

川普在国情咨文中有三处提到了意识形态。第一处,把委内瑞拉的失败归因于实行社会主义;第二处,宣布美国永远不会推行社会主义;第三处,二战以后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战胜共产主义。川普的这一宣示,与他上台以来的意识形态立场完全一致,他曾两次在联大演讲,呼吁世界各国共同对抗社会主义。

在中美贸易战爆发的初期美国的战略意图不容易判断,到现在中美关系的格局已经很清晰了。贸易战就是中美意识形态对决的“前哨战”,即使中美达成贸易协议,也无法终止这种意识形态对决的升级,对决的结局将是类似冷战导致苏联解体那样的结果。

川普在国情咨文中表示,很尊敬习近平。但川普是不是真把习近平当回事,看他是否在3月1日之前会见习近平就知道了。如果没有这一安排,川普就是习近平最痛恨的“两面人”,川普国情咨文中的“甜言蜜语”无非就是忽悠习近平的“迷魂汤”而已。

公民:李念群

2019年2月6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