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监禁的中国维权者的母亲们抨击司法不公

近几个星期来,两位被监禁的中国维权者的母亲没能在农历新年到来之际跟她们的儿子团聚。她们是刘飞跃和黄琦的母亲。

上个星期二,湖北随州法院判处刘飞跃五年徒刑,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民生观察网的创始人刘飞跃的母亲丁启华打破沉默,对外谴责中国司法不公。

中国当局在判处48岁的刘飞跃5年监禁的同时,还对他课以罚款101万元。中国人权捍卫者组织称,这是中国政府在打压提倡人权、法治和民主的公民社会组织的过程中所实行的最严厉的惩罚。

与魔鬼做交易 ?

先前丁启华跟中国当局合作,试图说服儿子认罪。丁说,她现在后悔跟当地法院官员和警方做交易,以她家人保持沉默、努力说服她曾经担任学校教师的人权活动人士认罪为代价争取他获得自由。

上个星期,丁启华通过网络发表公开信,公开了有关的详细情况。

丁启华告诉美国之音说,“他(们)欺骗我们说,要我们协助他们工作,就给我孩子判缓刑。可是呢,我们协助了他(们),结果他不认那么回事,判了五年,判的是最重的。所以我们非常气愤,我们准备上诉。”

丁启华告诉美国之音说: “他(们)欺骗我们...”

她接着说,在刘飞跃去年8月被审判前,她家人还天真地准备刘飞跃获得释放,相信了有关官员做出的宽大处理的空洞承诺。

丁启华现在表示为儿子挺身而出、表里如一谴责不公而骄傲。

她说,她的儿子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只是发布了中国的践踏人权的报告。

大胆直言的勇气

她说,在听到法院的判决之后, “他非常激动。他在庭上,他喊:‘暴政、专政、政治迫害。他坚持认为他是无罪的。所以,叫他认罪,就是我们劝他认罪。他心里也是认为他没有罪。”

美国之音打电话给湖北随州中级人民法院发言人程相林要求发表评论。但电话没有人接听。

一个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律师告诉美国之音说,刘的上诉只能是一种象征性的行动,表示不同意法院的判决;法院是中国共产党控制的,不会修改对那些批评一党制的人的判决。

刘飞跃在2016年11月被捕,要到2021年才会获释。

跟丁启华不同,网络人权活动认识黄琦的母亲蒲文清一直坚定地伸张他的儿子无罪,谴责她所说的当局对儿子有政治动机的审判。她反复努力确保让世人听到她对儿子在监狱中健康恶化感到严重担忧。

她经常接受媒体采访,通过书面或网上视频的方式透露儿子的案情详情以及审判的进展情况。

她还发出请愿,要求法院和中共进行全面调查。

她说,她有一次坐火车10个小时从四川到北京去,在火车上受到询问,并在北京火车站被截访人员推倒在地,因为他们发现她要向中国领导人呼吁释放她儿子。

资料照片:维权人士黄琦在四川成都的家中。(2012年9月18日)
资料照片:维权人士黄琦在四川成都的家中。(2012年9月18日)

创办64天网的黄琦已经被拘留两年多,据报道上个星期被秘密审判。

黄琦和陈天茂、杨秀琼被控向外国实体泄露国家机密。这种模糊的罪名经常被中国当局用来打压异议。

在审判前夕,蒲文清突然失踪。目前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黄琦还没有得到宣判。人权组织国际特赦驻香港的中国问题研究员潘嘉伟说,他的母亲只能大声宣扬儿子的案件,这种做法不仅可以让真相在政治恐吓之际大白于天下,而且也能让人们注意到中国当局的权力滥用情况。

他说,“中国当局就是要让中国人知道,假如你大声抗议,就会面临更严重的后果。但实际上我们看到,来自公众的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会有助于受迫害的人,而不会带来负面影响。”

记录监督权力滥用

潘嘉伟说,被监禁的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是另一个大声抗议给当局造成压力的榜样。

他说,李文足长期以来一心一意暴露国家安全机构为了限制她的表达自由而对她进行骚扰和施压,以阻止公开她的丈夫被不公平审判以及受到虐待的情况。

因为她这么做了,人们认为先前为政治异议人士辩护律师的王全璋在上个星期一得到了比较宽大的判决。当时,天津的一家法院判处他四年半监禁,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

中国当局在2015年7月对人权律师进行大搜捕。王全璋是最后一个被审判的人。他可能在2021年获释。

很多国际人权团体跟美国政府一道谴责中国对人多人权捍卫者实行任意判决,呼吁立即释放王全璋、黄琦和刘飞跃。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帕拉迪诺发表声明说,“我们仍然对中国法治、人权和基本自由恶化的情况感到担心,并将继续敦促中国旅行国际人权承诺,尊重法治。”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