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1月21日-1月27日)

编者:本周重点关注因言获罪的良心人士。中国人在中共建政后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言论自由,而管控互联网、打压自由的声音在近几年尤甚。殊不知,在互联网时代,想完全统治人们的思想和言论是不可能的,而强行向全民灌输掌权者的意识形态更会是徒劳一场。

丘吉尔尝言:“人们在漫长黑夜中被迷惑、甚至被冻结的灵魂,会由于不知来自何处的火花,而忽然觉醒。”在这至暗的时刻,敢言的自由作家、网络活跃人士、人权捍卫者们,他们就是这黑夜里的一束束火花,正是他们用自己的言行呼唤着每一个被压迫的灵魂,告诉人们:一个人只有能够自由地言说、独立地思考,才可以称得上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一、湖北网络活跃人士刘艳丽因微信言论被控罪,将于本月31日开庭。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网络活跃人士刘艳丽的起诉书日前曝光,荆门市东宝区检察院下达的起诉书指控刘艳丽:2009年以来长期在QQ空间、微信朋友圈中发布信息,其中有“无数血的教训告诉我们,只要共产党还在执政,中国人就永无出头之日,共产党是中国一切问题的制造者。反共,是中国人惟一的活路。”检察院的起诉书指控刘艳丽在“辱骂、攻击中国共产党。”当局搜集的“证据”涉及2009年9月以来刘艳丽发自QQ空间及微信的言论。

近两年来中共钳制舆论,以各种手段打压公民的网络言论自由。刘艳丽案件一方面说明当局剥夺了公民监督、批评政府的权利,另一方面说明当局在秋后算帐,2009年的言论时过近10年都可以给公民定罪,可见中共从未放松过对每一位敢于反抗的公民的监控和迫害。

二、公民吉林广被控寻衅滋事刑事拘留1月19日下午,张吉林(网名“岳家枪”)在观音桥广场向公众演讲,网络上流传的视频中,张吉林的演讲内容涉嫌“罢免习近平、追求民主宪政”言论,张吉林在现场被警察戴上手铐押走,警方指控张吉林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其刑事拘留,羁押在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家属已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

张吉林是微信群“川渝一家”成员,常在群里发表批评政府、追求宪政民主的言论,并声言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任何人无权干涉。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法定权利,也是最基本的人权。公民因发表自己的主张及言论而被构陷为“寻衅滋事”,可见权力的任性和执法者的任意妄为。

三、北京人刘本因5年前推特言传唤。居住在北京的诗人刘强本因为5年前的推特言论被警方带走传唤,经过数小时的调查后,刘强本获得自由。刘强本在被传唤数小时后在推特上向大家报平安。警方传唤他的原因是因为5年前在推特上发文有关某人的名讳故所致。

中共自去年底开始大规模地清剿推特,异见人士、人权捍卫者、网络大V等多人的推特遭到劫持、推文被清除。在中共的高压之下,多人被迫自行删除推文或者告别推特。刘强本因5年前的推特言论被传唤,表明中共大规模清剿推特言论的违法行为并没有停止,可见肆意剥夺公民的言论自由,继续收窄舆论空间,秋后算帐,是中共当局打压异见群体的一项长期的维稳手段。

四、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将于下周二宣判。刘飞跃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在去年8月7日开庭审理过去近6个月后,将于1月29日宣判。当局控罪的内容包括刘飞跃大量的言论,检方的起诉书“罪证”包括撰写发表非暴力运动的文章,传播颠覆国家政权的思想及方法,撰写年度人权报告,诽谤党我政府严重践踏人权,组织策划漫画海报诽谤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侵犯人权,接受境外采访及开办民生观察网站,长期从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活动,等等。

同为人权网站的“六四天网”负责人、患有多种重病的黄琦被指控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及“泄露国家秘密罪”,当局在扣押黄琦母亲、吊销代理律师刘正清的执业证后于1月14日秘密庭审,至今外界仍无法获知有关庭审的详情;另一位人权网站 “权利运动”负责人甄江华2018年8月10日的庭审及2018年12月28日的宣判都是在外界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直到甄江华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后数日,外界才获知他的消息。

相继抓捕三家人权网站的负责人显示出中共仇视人权、民主的意图越来越明显,拒斥普世价值文明,钳制舆论,妄图将公众舆论变成一党、一人的一言堂。

五、澳籍作家杨恒返回中国时被抓捕。以撰写倡导民主的文章见长的自由作家、网络大V杨恒均, 1月18日与家人从纽约飞抵广州准备转机上海时失联。本网四外界获知杨恒均“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北京市国家安全局近期依法对其采取了强制措施进行审查”。

国际记者联合会表示:“杨恒均的被捕表明,中国政府甚至在努力控制境外的信息流动和言论自由。杨恒均作为澳大利亚公民都不能安全前往中国,这一事实对其他持批评态度的人是一个警告。我们强烈谴责中国政府的这一做法,要求立即释放杨恒均。”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