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8年12月31日-2019年1月6日)

编者:狱中良心犯境况专集。日前,网络上流传一封来自山东省服刑人员张昊的紧急呼救信引起社会关注。信中指犯人每月的劳动时间为300小时,每月仅得几十元劳动报酬,监狱残酷虐待犯人,致人死亡、伤残。信末写有:因国内维权律师已遭极权政治打压,故冒死向国际社会求助、维权。最后用三个“SOS”结束。从信件的内容看,这名叫张昊的被囚人员,因言论或良心入狱的可能性极大。

众所周知,中共监狱里的囚犯普遍遭受奴役,中国的劳工产品广受世界各国诟病,然而,相对于一般的囚犯,中国关押的良心犯的权利更无从保障。大多数的良心犯们不仅和其他囚犯一样被强迫劳动,还被特殊监视,往往因为不服从而被剥夺了亲属的探视权、申诉的权利、就医的权利、与外界通信的权利,等等,屡屡有良心犯被施酷刑虐待的消息传出,而刘晓波、杨天水、彭明等著名良心犯被迫害致死的现实,更令外界极为担忧狱中良心犯们的命运。

一、黄琦遭刑讯逼供20余次开庭无期,母亲被强迫失踪一个月。被指控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和“泄露国家秘密罪”的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羁押逾两年至今仍开庭无期,当局仍在逼迫黄琦认罪,仅驻所检察官杜鹏等人对黄琦刑讯逼供就多达20余次。在原订的庭前会议前,审判长前往看守所与黄琦见面,答应让黄琦查看所有的案卷被黄琦拒绝,并对黄琦说保外就医申请必须要“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才符合和,黄琦患有高血压、慢性肾功能衰竭、高尿酸血症、脑积水、肺气肿等多种重病,还遭受殴打、持续审讯、逼其认罪、超期非法羁押等酷刑虐待。为了挽救黄琦的生命80多岁的老母亲蒲文清从四川到北京为儿子申冤,于2018年12月7日在北京遭到截访失踪至今。

黄琦被构陷抓捕两年来,案件几经退侦、庭前会议及取消庭审,至今开庭无期。其中最大的原因莫过于没有足够的经得起检验的证据,于是便逼迫黄琦自证其罪,逼其认罪以达到审判的合法性。而为他奔走呼吁的母亲被强迫失踪,就在于企图减少外界对黄琦的关注度。黄琦一案用事实说明,在中共治下,法律只为掌权者服务,宪法不是为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而制定,而是统治人民的一种武器。

二、政法委等部门联合执法,成都12•9教案遭羁押者达23人 。自2018年12月9日成都秋雨圣约教会被打压以来,已知有23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其中21人被刑事拘留或指定场所监视居住,2人仍处于强迫失踪中。有消息指,12·9教案,是由中共政法委、统战部和国安部等几个部门联全执行到各省市。成都当日执行的有宗教局、公安局、教育局、街道办、统战、国安、国保、防爆等部门联合执法。成都当局在一天之内,突袭基督徒的居所、神学院及人文学院等场所,查封教会、抄没教会财产,100多人相继被带走调查。遭到抓捕的23名基督徒被羁押近一月,尚没有律师会见的消息传出,他们在狱中的境况外界一无所知。

公民有宗教信仰的权利和自由,但是在一党一国一主义的统治下,宪法中的公民权利形同一纸空文,任何自由都被打上了政治的烙印。中共对宗教的打压并没有止于基督教,云南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永健镇的三间清真寺近日同样遭到查封,在进行强制拆除时受到信徒的抵抗。看来,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接下来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寒冬。

三、朱承志被羁押逾8个月,律师多次会见受阻。因纪念民主先驱林昭而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的湖南人权捍卫者朱承志自被羁押以来,律师一直无法会见,因此有关朱承志被囚以后的身体健康状况亲友及外界无从获知。朱承志被刑事拘留后,家人为其聘请的律师数次前往看守所欲会见当事人,但都被当局以各种理由拒绝,看守所的理由是“朱承志属于限制会见人员”。

会见权是辩护权的衍生权利,保障律师的会见权是维护当事人合法权利的关键所在,也是律师在刑事诉讼活动中的一项重要权利。但是,会见权被办案单位以各种理由非法剥夺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尤其是涉及到信仰、言论、结社、维权等敏感性案件时,当局为会见权设置重重障碍,当事人无法享受会见的权利,谈何司法公正?

四、王炳章被关押逾16年,单独囚禁感觉生命危险。圣诞节期间,王炳章的家人前往监狱探视时王炳章对家人坦言常感觉自己的生命有危险: “我常感觉我有生命危险,但不是来自看守人员。如果我有不幸,不是因为健康原因,因我的身体没有问题。”王炳章自2002年6月在越南边境被中共绑架抓捕至今,已经在监狱中度过了十六年半的时光。同样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著名良心犯彭明,在监狱中家人只有一个卑微的愿望“活着走出监狱”,但这个愿望终于没能实现,彭明无声地被消失在中共的监狱里。

在中共的监狱里,目前仍有被判处十年以上刑期、无期徒刑或数度坐牢的良心犯们,如吕耿松、陈树庆、陈西、李铁、伊力哈木、张海涛、秦永敏、刘贤斌、陈卫、胡石根……等等,他们的健康状况、基本生存权乃至生命安危同样得不到保障,而外界持续的关注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和声援。 

五、浙江民主党人吕耿松狱中健康堪忧。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11年的浙江民主党人吕耿松,目前被关押在浙江省湖州监狱。关押4年多以来,吕耿松身体消瘦,牙齿几乎掉光,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胆囊坏死等多种疾病,但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家人曾为其申请办理保外就医遭到拒绝。不仅如此,吕耿松还处于监狱的严管之中,其他服刑人员不得与吕耿松讲话,收不到朋友们寄的信件与贺卡。

公民因行使宪法权利被关进监狱,因坚守良心、追求自由而失去自由甚至是生命,这是中国人权捍卫者们不得不面对的处境。台湾总统蔡英文在日前的讲话中,说了这样感人的一段话,民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现在每个台湾人都可以自由表达言论和想法,是一代代台湾人努力争取而来的。许多民主前辈在戒严时期不怕生命危险,只为争取言论自由与民主制度。所以,当我们呼吸自由空气时,不能忘记过去这一段民主奋斗的历程。

可幸的是,经历坚持不懈的努力,台湾终于沐浴在自由民主的阳光下。而今日之中国,仍拒斥普世价值文明,在这种政治严冬时期,我们除了坚守,还应该为在狱中遭受种种折磨的良心犯们送上支持和关怀。“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