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峭岭:寒冬腊月最高检

今天是王全璋被羁押1274天(再有六天就是三年半),被秘密审判第9天。我们到中国最高检控告天津二中院法官林崑、周虹在709案中的违法行为。

今天的冷,又上了一个高度。我们在户外不到二十分钟,拿着控告信的手指冻得都木了。虽然穿着棉鞋,脚却像是踩在冰块上。

10:35,我们毫无拦阻地走进了最高检的第一道安检。经历了最高法无数次地被阻在门外,尤其是上周五的六百特勤对抗709三女人,我们如此顺利地进入最高检,真有些不适应😊。

在最高检的安检处,我们的羽绒服、帽子、围巾、口袋里的小零碎都被要求掏出来。安检人员仔仔细细地把我们三个检查了一遍。这个比以往更仔细。可惜我们的手机冻得都罢工了,没有录下这一幕。过了两道安检,终于,我们进入了最高检的接待大厅。

接待大厅里的暖风,不,应该叫热风,劈头盖脸地砸到我们脸上。冻僵的手脚开始发痒。大厅除了我们三个709家属,没有别人。文足一眼认出,窗口大玻璃后面站的,是那个从来不敢报名字的001号检察官。我们一再询问,什么时候可以被接待,等了有十分钟,001号检察官说,过来吧,一个个过来。我们过去,交了控告信,又让等……

过了一会儿,法警把我们的控告信拿转过来交给我们。001号检察官说,外面怪冷的,大厅里暖和,你们还可以喝点茶水。

茶水,待遇升级了啊……

我们惊讶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消失,001号检察官转身走了。我们喊起来:别走!别走啊!这一喊,大厅接待窗口的检察官一个个都起身走了,留下十来个法警,非常认真严肃地举着记录仪。这时,背后有凉凉的声音传了过来:人家都走了,你们也走吧……

我们扭头一看,原是石景山的国保头子陆凯。

最高检察院的大厅,他一个秘密警察,来去自如,还颇受恭敬。

我们不理睬陆凯,取了包,拿着控告信走出最高检大门。背对着最高检的大门,刚刚站定,八角派出所的七八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就围上来,从我们背后把我们三个往外推!文足转头怒斥推他的警察,那个家伙仍不缩手,继续跟一堆警察,半圆地围着我们!

我们开始一起齐声喊:“我们可以无发,你们不能无法!(三遍)”

我们背后的警察更用力了,他们大声吼着:“走!走!快走!”

这时候陆凯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往外用力扯。文足和二敏也被推着向外踉踉跄跄地走。

这时,我们又一起开始喊:“我们要求见张军!我们要求见张军!我们要求见张军…….”

张军检察长不是说要依法办案吗?那就出来见我们呀!好好聊聊709的酷刑、律师会见问题。

这时的陆凯明显地急了,他手上一用劲儿,把我拽出人群,拽到一辆别克商务舱跟前。车门大开着,像一只凶恶大鲨鱼正张着大嘴,要把我吞进去!

这时文足也被推搡到了车边,她一看我的情势危急,冲过来,猛挎住我的胳膊,同时大声斥责周围的国保和警察。我被二敏姐、文足彼此挎着胳膊,在众警察的推搡吼叫声中,离开了最高检门口!

我原以为,今天最高检的阵势不如最高法。没想到,原来他们手段更高一筹,准备把我们“当街消失掉”!

国保陆凯带着他的人和车,一直尾随跟踪我们跟出两条街。中间几次试图把我们扯到他车上。

支持的朋友一直跟我们在一起,直到在地铁站确认我们安全后才分手。

感谢张善根大哥、郭树梅、王秀珍、刘秀贞、朱秀玲、周秀玲、李海荣大姐今天到场的支持!今天比上周五还冷!手冻得都伸不出来!谢谢你们!

李文足、刘二敏、王峭岭

2019.1.4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