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新时代元年大起大落

即将走进历史长河的2018年见证了习近平新时代的大起大落。年初人大修宪,习近平思想入宪,并取消国家主席任期,习近平登上权力的巅峰。与此同时,个人崇拜沉渣泛起,“厉害了我的国”推波助澜,新时代开局便不同凡响。然而,年中爆发的美中贸易战搅乱了表面繁荣的太平盛世,经济、政治、外交的困局接踵而至,习近平“定于一尊”的神话被打破,比肩毛泽东的雄心开始显露败象。习近平其兴也勃焉,会不会其亡也忽焉?新时代元年的大起大落,完全是贸易战的外部原因吗?2019年开局,中共的改革开放会出现任何新气象吗?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胡平:年初修宪硬上弓,习帝权力极而衰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今年三月中国人大修宪是习近平个人权力盛极而衰的节点。这个行动本身很诡异,中共2月26号才公布要修宪,3月11号便通过修宪,前后不到半个月,明显是先斩后奏和霸王硬上弓。甚至连过去强调的舆论先行、民意铺垫的姿态都没有。后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晨有个讲话,称修宪去年九月中央就提出了,经交给基层调研,得到广大干部党员群众一致拥护。这显然是谎言。今年2月26号之前,任何媒体,无论国内还是海外,或者互联网,都没有谈到这个消息,明显是事后编造。这件事如此诡异说明很多问题。1982年的宪法对领导人任期进行限制,时中共当局经过文革浩劫之后痛定思痛的表现,是中国所谓政治体制改革的仅有进步,具有划时代意义。现在,连这一点都废除了当然是发出倒退信号,在国内海外引发的反响也很大。此前,习近平选择性反腐,压制民间异议、打压维权,本来树敌就很多。但是,由于他高举的是反腐的旗帜,体制内的反对者无法反驳,毕竟不能表现得与反腐对立。而修宪取消主席任期限制后,体制内反对派就获得了反对习近平的旗帜,可以用保卫改开成果、反对个人崇拜的名义来提出对习近平的批评。所以,后来出现包括许章润教授在内的许多公开反对声音,都是信号,表明各方对习近平已经忍无可忍。而国际上反响也很大。修宪的做法一举粉碎了关于习近平的各种幻想,使得过去的熊猫拥抱派也集体无言,直到出现具有历史意义的大转向。这个转折点使得最高领导人的权威受到极大挑战。个人认为,新年还会有更多事件发生。

胡平:“2025”加一带一路,两把利器都事与愿违

胡平说,习近平上台后无非要借助两个利器为自己站台,一是2015年推出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提出要在新能源、人工智能等高新产业上用举国之力,在10内完成产业升级,把中国从制造大国变身成为全球高端产业的制造强国。这引发美国高度警惕。美国针对其中的三条提出了批评,一是政府大量补贴;二是对外资进入加以限制和排斥;三是对知识产权的蔑视。这些批评让中国无法否认,毕竟“中国制造2025”的文件中白纸黑字写着要由政府引导,这无疑是不打自招。因此,美国发话明显打中中国政府的要害。今年前五个月,新华社提到2025计划高达140多次,6月以后中国政府一次也不再提到。只有一次是上周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接受日本记者采访时,说 “中国制造2025”不是计划、不是政策,而只是规划;中国不是要闭门武装,而是仍然要对外开放,澄清了拒绝和排斥外资的嫌疑。其口气大变。与此同时,中共还推出和制定了系列规定、法案或者草案,来保护外商投资、保护知识产权,甚至最高法院还设立了保护知识产权法庭等等,明确禁止用行政办法强制转移技术,以保护知识产权,并对盗窃产权予以严厉惩罚。可以看出,中国对美国的批评至少做出形式上的让步。陆慷的讲话被认为是对这个问题的表态。当然,鉴于中共一贯的言行不一,人们对中共口头表白的诚信度有很大的疑问。因此,中国制造2025这个利器遭遇了很大挫折。

另一个利器是一带一路战略。这个战略从2013年提出以来已经全面展开,似乎声势浩大。但是,它产生的问题也是名目繁多。沿线60多个国家中,270个项目遇到麻烦;麻烦项目占所有项目价值的32%。比方说,马来西亚总理8月份宣布取消高铁站的几个旗舰项目就是冰山一角。一带一路本来标榜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事实上却是激化了沿线国家的矛盾,使得很多国家深陷债务危机。我们还看到,中共不仅仅要通过一带一路施展经济威力,而且还要扩展其军事影响力,在非洲的吉布提就建立了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斯里兰卡则因为一带一路而背上沉重债务,只好把一个港口和周边大片地区租借给中国长达99年,引发国内巨大不满。此外,在沿途国家承建项目并没有给当地增加多少就业机会,而是绝大多数都使用中国自己的人马,这显然没有实现标榜的利益共享。再说,与这些国家签署的条约很不透明也很不公开,难免招致质疑和非议,也导致腐败滋生,还造成环境破坏和空气污染,一些国家抗议频繁。吉尔吉斯斯坦的中国使馆甚至遭到汽车炸弹袭击。印尼、越南、马来西亚和蒙古过去就有过排华事件,现在因为一带一路更加激化矛盾。此外,还有价值观的不同—-中国要推进其另类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总之。一带一路造就了一大批挑战者,日本、俄罗斯、澳大利亚、美国都在采取遏制措施。总之,一带一路沿途的结果都让中共要为全球化提供新版本和互利共赢的初衷最终事与愿违,并招致巨大的质疑声浪。

胡平:贸易战一打到底,美国对准规则不对人

胡平说,国人很多认为,美国打贸易战是太霸道,是要遏制中国崛起。问题是,假如美国真是这样蛮横无理,中国就应该自始至终以牙还牙坚决还击。可是,中国开始强硬,不久就放低了身段并做出系列重要让步。这说明,中国知道就贸易战本身而言,美国有道理,而且自己也没有本钱来对峙。说到修昔底德陷阱问题,新老强国的想法站在各自的立场上都是无可非议的,正如两支球队比赛互相攻打和互相防守都理所当然一样。关键是要守规则,进球的和防守的都不能犯规。美国打贸易战的关键是美中之间贸易不公平,指责中国没有守规则。美国要求结构性的改变,就是希望中国的规则能够真正改变为市场经济,而并不是要推行一套利于美国而有损中国的规则。美国认为,中国需要建立完整的法治体系,这也是美国一直以来做到的。换言之,美国打起贸易战恰恰对中国有利,而不是像许多国人想象地不利于中国。要说对谁不利的话,只是对利益集团和和一党专制不利。美国提出的要求没有哪一条是不守规矩的,而中国过去一直严重违规,游走于规则的边缘更是不在话下。

章立凡:八卦六爻极必反,九五之尊何上行?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我曾经在节目中谈到过,领导人权力超过能力,不让人乐观。今年一月份,我曾经借助《易经》谈到九五之尊如何继续上行的问题,说过事物发展到极致自会物极必反。过俩月就发生了修宪事件。这是领导人自己给反对者制造机会。他打破了改开40年的规则,而这种规则本来就是要约束领导人的个人权力,要让权力在宪法框架内活动。这是有鉴于毛泽东独断专行而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修宪把这套体制内外都不接受的陋习翻了出来,无疑给了反对者以口实。如果领导人领导有方想多索取一点权力或许还会有人相信。问题是,领导人眼高手低,为政成绩不好而集权却越来越厉害,必然引起系列反感。今年7月又提出要定于一尊,于是大家开始嘲讽起来。同期中美贸易战开打,经济形势一路下滑。更有甚者,领导人不懂变通,改开40年讲话仍然说“不该改的坚决不改”。经济工作会议上说了要推动经济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但是股市应声下跌,相当说明问题——这是市场对经济和领导人能力的信心的明确反应。此后,再开会时强调维护核心和贯彻思想,而且还要人人过关,其实就是反应内部不稳迹象。此外,总结性发言中8次提到斗争,而且要进行“伟大”斗争,要掌握斗争主动权。大家会问,到底跟谁斗?怎么斗?说明体制内外都有情况,显然权威陷入低谷。

章立凡:大文宣打脸自己,豪言壮语都报应

章立凡说,中共大文宣一直就是“上有好之、下必甚焉”。领导人喜欢用这套宣传来加强百姓对执政党的向心力,以及加强爱国主义什么的,同时也混淆党与国的概念。但是,这些东西需要相应的事实来支持。毕竟几年来经济持续下滑,百姓钱包越来越扁、物价越来越高。尤其中美贸易战一开打牛皮就穿孔了。就像当年洋务运动,甲午战争一来所有泡沫都被挤破一样。那时中国GDP也是世界前列,但是国际竞争不仅仅比试经济体量,更是比试政治制度和政治文明。现中共最大的问题是抛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过早暴露要称霸世界的目标。我也注意到,改开40周年国家博物馆大型展览中,已经绝口不提“中国制造2025”的雄心了。台湾、香港问题上对一国两制的背叛,南海问题上的强硬和霸蛮立场引起国际不安,加剧西方的紧张和对立。而在贸易战上又做出错误的判断,所谓以牙还牙,做大做强国企甚至要民企退出舞台的誓言都遭到了报应。这些宣传其实就是自己打脸自己,或者说是前台宣传搬起石头砸了后台老板,昙花一现是顺理成章的。

章立凡:道不同不相为信,美中将转战太空丝路

章立凡说,贸易战问题上,胡平先生谈到中美竞争。其实,竞争问题上两国观念不同。美国讲的是体育精神,是光明正大,是要求中国遵守规则。中国政治传统则思维不同,是把竞争当作鬼道,是强调鬼谷子和孙子兵法中的阴谋论,因此要“攻其不备、出其不意”。中美谈判,中共字面上能够满足美国要求,但是具体行为上恐怕会有很大折扣。特朗普如果过于乐观兴奋的话,可能会上中共的当。当然特朗普也老奸巨猾,静候在其他方面猎捕中国的可能性也是有的。现在看,即使贸易战告一段落,由于中共受到压力、国内经济结构发生改变,会出现一系列的变化。我要强调的是,中美两国之争将来可能由贸易转战到高科技领域,比方说5G通讯,人工智能,基因编辑,外太空科技,军事科技等等方面都会有很强的竞争和制约。相互之间已经互信尽失,制约中国将成为美国的长期战略。目前,中国用来竞争GPS的北斗导航系统已经出台,而且要推广到汽车上,还会与手机挂钩。中共对国内的控制会迅速加强,可能还会推广到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这就是所谓的太空丝绸之路。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