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学运领袖赵常青抵美 批大陆未因应付贸易战而放松打压

曾6次入狱的89学生领袖赵常青,在美国政府和中国异见人士组织的协助下,于美国西岸时间周一(17日)抵美与家人团聚,他在接受本台专访时指,贸易战压力并没使中共放松对异议人士的镇压,近期成都秋雨教会受镇压,显示中国的人权状况仍在恶化。(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原89学生运动领袖、曾任外高联联络部秘书长的赵常青,美国时间周一下午抵达三藩市国际机场,与2年前先被救援到美的妻儿团聚。

在三藩市的原89学生方政等民运人士,则专程前往机场迎接,赵常青在机场做了简短的发言,并表示将继续进行自己已坚持了29年的民主运动。

在接受本台记者专访时,赵常青透露,自己是2年多后才再次见到家人,其中女儿2岁多了他才第一次见面。他首先对帮助自己一家团聚的公民力量及其创始人杨建利、对美国国务院的相关人士表达感谢。

赵常青说:我是今天下午4点下飞机,6点多一点和爱人、孩子,还有三藩市的朋友们见面。因为小女儿是在三藩市出生的嘛,现在是2年4个月,大的是个儿子,6岁半。感谢公民力量的创办人杨建利博士,一手促成我这一次到美国来的。感谢上帝吧,感谢美国政府,给了我和家人团聚的这样一个机会。在耶诞节快来的时候,祝福他们一切都好。

在谈及放弃29年在国内坚持抗争的感受,赵常青表示,妻子一个人独力抚养照顾两个孩子,非常辛苦,他经历6次入狱,29年的抗争,历经坎坷,但遇难者的遗愿依然没有实现。但他坚称自己不会因为离开了国内第一线就放弃,而是会在新的环境里做新的努力。

赵常青说:看到妻子一个人带著两个孩子很不容易,所以呢我在很纠结的这样一个心理状态下出来了。作为89一代,在将近30年的努力,我本人呢也先后经历过6次的入狱,89一代的民主理想还仍然是一个梦想,我觉得自己内心是特别的沉重。我出来了,远离了国内民主第一线,这不等于说我现在会放弃89一代的民主理想,我会在新的时间和空间条件下,做一些新的尝试和新的努力。

在谈及国际环境的变化和国内局势时,赵常青认为,中共打击民间反抗力量的做法从来没有改变,而习近平上台后的6年,中国对社会的严酷打压,是64事件以来最高。他同时认为,中美贸易战的压力,也并没有使中共有所收敛。以成都秋雨教会大规模抓捕为例,就是发生在中美贸易谈判的关键时刻,这也证明他们丝毫没有放松打压。

赵常青说:中国政府这几十年是对民间的这样一个打击呀,基本上是一贯的。自中国18大以来呢,这6年时间,是1989年之后最黑暗的年代。不管是2013年的新公民运动,还是后来的709(大抓捕),包括今年的家庭教会问题,全方位的进行一种肆无忌惮的打击。贸易战发生之后呢,没有任何放松的迹象。成都的王怡夫妇呢,就是在这90天的谈判期内。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是没有看到任何放松的迹象。

赵常青安全抵美的消息,让关注其安危的人士深感欣慰。来自其家乡陕西的维权人士王女士指出,29年来,赵常青为在国内的坚持,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现在终于彻底飞出了牢笼,大家都为他高兴,也希望他全家在美国开始幸福生活。

赵常青原籍陕西商洛县,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曾因89学运被关押在秦城监狱4个月,1997年因参加选举被判刑3年,2002年再度因为要求平反六四被判刑5年,2014年再度因参与新公民运动被判刑2年半。为了营救其可能被当人质的亲人,在公民力量等的协助下,其妻和孩子于2年前经泰国辗转抵美。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