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秋雨圣约教会成员刘小琼遭受迫害通报

刘小琼:此时此刻(2018年12月12日北京时间上午9:45),我已经出离愤怒了!因为半小时前收到我老公告知,我父亲的高血压已经高达191了——这可是要我老爹命的超出临界点太多的高压啊!

我的血往上冲,一股从未有过的愤怒充溢我的胸中——我让跟踪我的一个1993年生人的协警(男)立刻把我送到成都市高新区七里社区。进到社区大厅,看见该社区书记程立志正站在大厅跟人说话,我走过去正告他:我父亲血压已达191,被你们惊吓出来的。假如我父亲出一丁点事,我会找你们算账的!他答:你不要用手指着我,你要让你爸去看病就带他去。我正色说:我现在就要指着你说话!你们太不了解刘晓琼(常用名:小琼或者刘小琼)是什么样的人了吧?假如我父亲出事了,你们会脱不了爪爪的!(四川话:脱不了干系)!随后,我马上跟谭作人打电话。此时此刻的谭作人,已经在2018年12月9日被有关方面专门安排去了外地“旅游”,他的微信号也跟我以及其他许多微友一样,在12.9这个特殊的日子,当天晚上被再一次封杀了。谭作人和我一样,都处于“特殊关照”中,因此,我明确在电话中告诉这个我素来敬重、喜爱、信赖的大哥,我父亲血压已达191,并且对他说:你以前是医生,你明白这个(高压值)的危险性。接着我强调道:谁让我父亲出事,我就找谁算账。国家机器太庞大了,作为弱女子的我无法抗衡,但是我会针对针对我的人算账的。

此时此刻,我坐在赶往我88岁高龄的、患有高血压病和肺病的老父亲家里;此时此刻,心急如焚的我不断告诫自己“冷静”、“镇定”。我虽身为一个基督徒,也时刻谨遵我天上的父亲耶和华的教导,行公义好怜悯并且时常怜悯并宽恕那些从未或者尚未认识自己罪愆的罪人,然而面对我地上的88岁父亲遭遇的病痛,身为女儿且刚刚痛失母亲的我,岂能镇静得了?!

我从2018年12月11日零点被有关方面一天四班倒的二十四小时“特殊关照”,出门被专人“照顾”,甚至要我报告行踪,因此让我的老父亲忧心忡忡吃睡不宁,因此让他老人家高血压病复发。我马上要赶到父亲家里了,多余话不说,且行且看。

小琼

2018年12月12日

我88岁的老父亲正在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治疗中。经急诊室医生用药半小时后,血压依然高达180。他现在心悸厉害,心跳过速,医生正在给他测心电图。求主保守看顾我的老父亲,求主医治他的病痛,求主怜悯祂忠心耿耿的仆人刘小琼,求主保守看顾并且坚固正在遭受大规模逼迫的众弟兄姊妹们!感谢赞美主!

小琼

2018年12月12日12点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并被标记为 .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