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单民主墙40年:物非人犹在

本周三也就是12月5日,是西单民主墙40周年。40年前的今天,北京市民魏京生在西单民主墙张贴小字报,探讨了第五个现代化即民主现代化。今天看来,民主墙运动在中国现代史上扮演了什么角色?我们还能找到民主墙的影子吗?

1977年,周恩来逝世一周年之际,天安门广场上毛主席纪念堂工地围墙上出现了零星的悼念周总理的大字报和上访状。工程竣工后这堵围墙被拆除,民众就把这些大字报转移到了西单东北角的墙上,西单民主墙就这样诞生了。

这堵约两米高、一两百米长的围墙在此后几年间成为了中国首个现代民主运动的前沿阵地。

现流亡美国的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表示,民主墙标志着中国现代民主运动的开端,也是建国以来首次不受中共操纵的重要历史事件,而它的发生是必然的。

“人民群众对中共各种政策的不满已经积蓄了很多年了,文革的时候这种情绪变得越来越普遍了。正好1978年中共内斗非常激烈,那么在这个时候政府放松了,所以这个时候民主墙突然出现,很多小青年出来贴政治性的大字报,这是有历史必然性的。”

1978年9月,文革中被一度停刊的《中国青年》杂志复刊,但复刊后的首期就被当时主管宣传口的中共中央副主席汪东兴封杀,理由包括它刊载了一些尚未平反的“四五天安门事件”(1976年清明节期间大批群众自发悼念周恩来总理、表达对四人帮不满的抗议事件)的诗抄、刊载了一篇文章提出要破除“现代迷信”,被指影射要破除对毛泽东的迷信。

11月,有人把复刊后立刻被查禁的《中国青年》贴到了西单墙上,立即引发不少人围观,此后一些民众就开始在墙上贴出自己的想法。新华社公布中共为四五天安门事件平反后,大字报一浪接着一浪地被张贴在墙上,而驻足围观的群众也多达四五千人。

那年,北京市民魏京生在中山公园工作,民主墙运动刚开始的那一阵子,他只是在下班后驻足的一位观望者。但他对本台记者表示,当年中国国务院召开务虚会以后,华国锋被边缘化,而邓小平夺权已经成为定局。就在中共领导班子重新洗牌之际,邓小平转过头来就决定要压制民主墙运动,通过外媒记者传话告诉这些主要参与者应该回家休息了。魏京生一气之下终于决定发出自己的声音,写下了《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他》一文。

次年3月,《北京日报》发表了《“人权”不是无产阶级的口号》一文。随后,魏京生又在民主墙上贴出《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的大字报,点名批评邓小平走的是独裁路线,几天后他就被捕,并以“反革命罪”被判刑15年。在1993年出狱后,他在第二年再度被捕,并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再判14年。他最终于1997年因健康原因获释,并被流放到美国。

魏京生说,邓小平出于政治便利,主宰了民主墙运动的生死。

“邓小平不能容忍民主墙不守他的控制。他打倒华国锋的时候,通过代表老百姓的意见狠狠地利用了民主墙一把。但是用完了以后,他马上觉得民主墙威胁到他们的一党专政,所以他就让公安部整理出几个大小不同的黑名单,准备在中越战争结束后就开始收拾民主墙运动。”

1979年11月,第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作出决议取缔了西单民主墙。第二年,国务院下达9号文件,严令禁止非法组织和非法刊物以任何方式组织活动。此后,全国各地上千名“民主墙运动”的骨干人士遭到拘捕。

民主墙时期在民间刊物《沃土》上发表了《论言论自由》一文的时政评论人士胡平强调,这场运动是改革开放伊始人民力争言论自由的重要尝试。他认为,民主墙催生了一系列不可多得的中国民间刊物,具有划时代意义。

“当时包括体制内的一些官员都吸取了文革的教训,觉得中国应该有出版自由,也都在试图使这种民间刊物合法化,也就是试图借用民主墙的兴起给大家独立表达个人见解的形式。”

据不完全统计,1978年到1981年间,仅北京就有50多种民间刊物出版,包括魏京生等人创办的《探索》、徐文立等人创办的《四五论坛》、王军涛等人创办的《北京之春》。

谈到民主墙,我们就不得不提到此后的八九学运。舆论普遍认为,民主墙运动是八九学运的先声。这场以大学生作主力、全民参与的群众运动和六四事件传承了中国人对普世价值的渴求。

不过,八九学运领袖之一周锋锁回忆说,当年走上街头的学生对民主墙运动大多没有清晰的印象,因为他们十年前都还小。除了任畹町和王军涛等少数人,很多民主墙骨干在天安门事件爆发时仍在狱中,他们对八九学运的直接影响相对有限。周锋锁说,直到1989年初,他在某香港杂志上看到了一篇介绍魏京生的文章,他才初识民主墙事件。当局逮捕了这位学运领袖后,他在秦城监狱认识了民间刊物《北京之春》前总编吕嘉民,后者以姜戎的笔名撰写了《狼图腾》。周锋锁说,正是和这位狱友跨越时空般的交谈增进了他对民主墙运动的了解。

在他看来,当今中国社会无孔不入的监控和政府对异见的全面打压让街头再现民主墙变得几乎不可能。即便如此,他认为互联网上出现了另一面“民主墙”。

“推特起到了一个自由论坛的作用。中文推特发展十年来逐渐成为了中文世界独一无二的思想自由飞地,中共也在试图把它抹杀掉。”

魏京生基金会将于下周一在美国国会举办“民主墙40周年”图片展,并会在同日召开周年研讨会,以纪念中国现代民主运动史上这一重要事件。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