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之剑:风雨潇潇祭松坡

今年是讨袁护国军总司令蔡锷先生逝世102年,1916年11月8日,这位杰出的军事家、革命家、反帝制的先驱者英年早逝,令国人扼腕长叹!但他给中华民族遗留下来的伟大精神却与世长存。蔡锷先生给我们中华民族留下的到底是什么精神呢?我们要先从辛亥革命说起。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统治,结束了我国二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民主共和制。它是我国近代历史发展的重要转折点,是一个伟大的里程碑,它把中国历史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从20世纪开始,进步的知识分子便相信只有革命才能救中国,由1911年10月10日武昌城的枪声,标致着中国从此踏上了革命之路。辛亥革命与中国历史上发生过的社会鼎革,王朝代异其性质是不同的,推翻帝制,建立共和,辛亥革命不是一个王朝取代另一个王朝,而是以一个社会制度取代另一个社会制度。并且,他不是简单完全依靠传统的儒家经典作为思想武器,而是以19世纪末以来的新型知识分子从欧美各国学到的资产阶级革命理论作为理论支撑。但由于时代的条件的局限性和历史的复杂性,辛亥革命又是一次不彻底的革命,它以自己的胜利和失败,留给所有中国人一份宝贵遗产。从1911年肇始,中国就伴随着这份遗产挣扎向前;民主共和,从此成为国人努力追寻的目标。我们今天记念辛亥革命主要记念它什么,也就是说他的意义在哪里?我想主要是这场革命结束了二千多年的封建帝制,使中国人民初步有了民主共和的共识。孙中山先生的思想是超前的,他的确是想建立一个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他的《三民主义》纲领写得很清楚,最终要达到和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国家一样。孙中山革命如果说成功了,我相信他一定会这样做的。在南京参议院通过的《临时约法》里,已经具有很大程度的旧民主主义性质。约法规定: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中国人民有人身、居住、财产、言论、出版、集会、信仰等自由;有选举、诉讼、请愿等权利。像袁世凯这样的人,是和孙中山有着根本上不同的。孙中山接受的是西方民主思想,他革命成功后是一定要把中国推向西方民主的;而袁世凯本身就是清朝官员,满脑子封建意识,他就是当了民国大总统,也是换汤不换药,从后来登基当皇帝就足以证明。

辛亥革命之后,民主思想在中国已经有了广泛的传播,特别在当时的中国知识分子人群中,如果谁要想复辟是没有那么容易的,首先在中国的民主知识分子这一关就过不了。袁世凯当年为了称帝也是煞费苦心,1915年杨度、孙毓筠、严复、刘师培、李燮和、胡瑛等六人成立的一个政治团体(即筹安会)。其支持当时的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恢复帝制。在此历史的关头,辛亥革命的成果将毁于一旦,此时此刻,蔡锷将军挺身而出,在云南高举护国军义旗,直指窃国大盗袁世凯,在全国各地立即引起响应,在一片声讨中,老袁皇帝梦终于破灭,一命呜呼!

袁世凯的皇帝梦破灭了,然而,在中国2000多年的封建残余思想的影响下,想当皇帝的人仍大有人在。以马列主义理论指导下的中共革命其本质上就是一场农民运动,这场农民运动与以往的农民起义有两点不同:一是以往的农民起义是官逼民反,农民被迫无奈而起来造反,如秦朝的陈胜、吴广起义;明末李自成起义。而中共领导农民运动是那几个想当皇帝的秀才挑唆和发动的,他们利用政治手腕,制造人为仇恨,美其名曰“阶级斗争”,然后从中取得政权(因篇幅有限,此问题不作专题详谈);二是,这场革命是打着外国人的旗号即“马列理论”搞的。然这一切都是一种手段,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夺取政权而当皇帝,他们和袁世凯在这点上并无二样,只是比老袁更狡猾、更殆毒。事实证明,毛泽东登基之后,比中国封建历史上任何一个皇帝更专制、更残暴、更卑鄙、更无耻。专制体制是产生“皇帝梦”的一张温床,只要专制体制存在,就有人想过一下“皇帝瘾”。这种“瘾”是民主制度国家领导人享受不到的,他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宪法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张纸,他想撕就撕,想改就改。

在毛垂死之际,中国人民已经忍受不了他的淫威,发出了愤怒的吼声:“秦皇的时代已经过去,人民已不是愚不可及—”,在毛时代暴政下,仍然有不屈的人们极力抗争,这说明,中国人民已经受够了专制独裁的倒行逆施,决不能让它继续下去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整个世界格局已经发生了翻天复地巨大的变化,中国人民受到的专制苦难实在是太久太久了,我们不能容忍帝制在中国再现,谁想将历史的车轮拉向倒转、谁若想当皇帝,必将是一场秋梦!我们今天纪念蔡锷先生,就是要发扬他的仇恨帝制、与专制独裁势不两立的民主共和思想,这是我中华民族志士的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在关键时刻敢于担当、敢于挺身而出伟大精神。这种精神还要弘扬下去,这就是我们今天纪念蔡锷的意义所在。

写于2018年11月7日晚

作者 孟之剑

中国公民运动网发布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