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秉中:国际艾滋病日痛揭河南血祸黑幕,呼唤老天 张目为“血浆经济”受害者鸣冤

发生于1990年代初的河南血祸,由于三任党总书记百般阻挠,20年也未查处。更不能容忍的是,制造这一重大灾难的罪魁祸首不仅未受到惩处,反而官运亨通;几十万受害者因上访不是被遣返,就是以“寻衅滋事”或“敲诈勒索”被拘留或判刑,其中一对夫妇竟双双坐牢;著名维权人士也被逼背井离乡。这样倒行逆施,就是中国历代暴君发生瘟疫也没有这样生灵涂炭;查考世界人类史,除了德寇法西斯,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对受害者大张挞伐;更令人发指的是,十八大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竟以弄虚作假中央巡视篡改河南血祸历史为其翻案,成千上万受害还以为 “包青天”来了欢呼雀跃,结果是挂羊头卖狗肉。如此凶狠毒辣,仅举几例就可洞悉其邪恶之端倪。

其一、榨取农民生命精髓的“血浆经济”是河南艾滋病泛滥源头

以血致富的“血浆经济”,早在1980年代末就已在豫东南一带出现,后来有“艾滋厅长”之称的刘全喜1992年任卫生厅长后,将其作为卫生系统创收手段在全省大力推广。他说河南省有丰富的人口资源,即使1%-3%的人愿意卖血,将河南省的血卖出去,把国外资金引进来,就可以创造以亿计算的收入。为此他要求河南省要大办血站,口号是:“要想奔小康,快去卖血浆”。特别是由于省委书记李长春严重渎职和怂恿的推波助澜,几年间成为一种产业得到大发展,各类名目的“合法”与非法血站遍地开花。在血站“人血和井水一样,不管你抽出多少,总是那样多”诱惑下,数百万农民蜂拥加入卖血大军。

成百上千血站为获取高额回报,采血前都不做艾滋病毒检测,采血后除收购血浆外,其他血液成分多人混合后,又分别回输给卖血者,严重的交叉感染导致艾滋病泛滥成灾。

其二、灾难发生后不是先控制疫情而是首先打击举报人

早在1995年5月,卫生检验医生王淑平发现商水县西赵桥村许多卖血农民出现艾滋病样症状,经检测多例呈艾滋病毒阳性。为求准确检验结果,她将检测的62份血样送往中国病毒学研究所做权威鉴定,在仅做的15份血样中,13份确定为艾滋病毒阳性,2份为疑似。王淑平去北京做鉴定本无可厚非,但当局指责她泄露了本应于第一时间公布于众的艾滋病疫情是严重“泄密”被停职停薪。省卫生厅长刘全喜还召她来见,应召者刚一进门就当头一棒:你还有脸来,给我滚出去!因她 “视患于微”在河南是罪,无奈流亡美国。

第二位因举报疫情的是原河南中医学院妇产科教授高耀洁。经她调查和诊断,被当局谎称为不明原因的“怪病”就是艾滋病。她的揭露被李长春政府给扣上“泄露国家机密”、“损害河南形象”和“为国外反华势力报务”三顶大帽子被软禁。高耀洁顶着压力救助河南血祸受害者被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虽获得国际10多个奖项,但不允许出国领奖。后在美国一位政要干预下才得以赴美,回来后又遭软禁。她也因 “视患于微”,960万平方公里国土竟容不下讲真话的老人,无奈亦出走大洋彼岸。流亡期间她写出《血灾10000封信:揭开中国艾滋疫情真面目》等十多部专著,让世人知道是谁把百万计老实巴交农民推向坟墓。

其三、人类疾病史上未曾有过的的瘟疫大洗劫

自197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我在卫生部和在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任职期间,就对河南省艾滋病大爆发困惑不解。为了摸清其泛滥成灾的来龙去脉,退休后自费深入到河南省30个艾滋病重灾市县上百个艾滋病村调查。在我调查的市县中,死亡100的艾滋病村比比皆是,死亡200的也屡见不鲜,还有死亡300、400的;而柘城县双庙村死亡多达500, 其中30户夫妻双亡或全家死绝,另有30位感染者因病痛难忍自杀,乃全球艾滋病村之最。

如果李长春政府早期能接受王淑平和高耀洁两位学者的举报,就可以将处于萌芽状态的艾滋病疫情控制住。如果李克强1998年接替李长春留下的烂摊子就亡羊补牢,一毫不留情地揭开被李长春隐瞒的疫情盖子,二又能不失时机地对成千上万现患进行抗病毒治疗,三保护举报疫情和上访受害者的权益,就可以将恶化的疫情化险为夷。但只因他忠实执行高度信任他的江总书记要他保护李长春安全转移高就广东省委书记的委托,他应做的一件也没有做。他不仅没有批评过前任一句,还赞其为河南做出了重大贡献,以至令可防可控的疫情衍生为一场全球前所未有的人道大灾难。

其四、河南两位酷吏对上访者以判刑为杀手锏令人心惊胆战

李克强任副总理后,河南省两位省委书记为对其恭维献媚,竟以牺牲血祸受害者的健康和生命为代价,先是卢展工于2009年首开世界记录给三位上访者判刑,继任他的郭庚茂在李克强当上总理后被判刑的则增至12名。

一位被判刑的是上蔡县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又母婴传播给孩子的李小贺。艾滋病儿奄奄一息5次下病危通知书,因拿不出医药费,求助村和乡能借给几个钱以解燃眉之急,竟以 “敲诈勒索”罪被判刑二年。因狱中遭受摧残导致下肢瘫痪,出狱时只能坐轮椅回家。

尤为恐怖的是,李小贺的丈夫王二轩为瘫痪妻子讨公道,今年4月又去北京上访,由于河南省上把上访率与官员乌纱帽挂钩,恼怒的上蔡县委书记胡建辉一声令下,继给妻子李小贺判刑后又将其夫抓进大牢被判刑二年半缓刑三年。查考疾病史,盘古开天地后发生过无数次大瘟疫,但从未发生过因受害者诉求被判刑,更没有夫妻都被打入监牢的。有道是:“上帝要让你灭亡,必定让你先疯狂”。当局给李小贺夫妇二人都判刑,就是这种“疯狂”的真实写照 。

然而,王二轩被判刑后县和乡并未善罢甘休,乡委正副书记又把李小贺全家都召到乡政府,既要检讨以往上访是“非法“,还要写下从此永远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并要求全家老小都要签字才可回家。因被王二轩夫妇拒绝,王二轩当即被关进拘留所,李小贺这位已经狱中致残的艾滋病重患也被弄进刑警队关押一天一夜。面对如此的穷凶极恶,李小贺夫妇二人苦思冥想后,既然全家要活下去就要食人间烟火,离开乡和村的施舍就要断炊,无奈在“卖身契”上签字画押了。当今将无辜的一家欺负到这种程度,打掉的牙只能往肚里咽,令人好不心酸。这是什么“特色”?!。

又一位被判刑的是汝州市20岁的年轻农妇马霞,因做人流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只因上访被判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警逮捕她时给戴黑头套还背拷受尽凌辱,狱中两次绝食以死抗争。冤哪去啦!

再一位是因喷撒农药中毒到新蔡县医院救治被输了从“血头”那里买来的四袋血感染艾滋病毒的26岁农妇杨春芳。10多年间多次上访屡遭摧残,再加上“只有不三不四的女人才得艾滋病”猛于虎的社会岐视,为表明洁白无暇,趁家人熟睡在猪圈佝偻着身子上吊自杀。

因夫妻间传播丈夫也被染艾滋病毒,爱妻走后7个月也撒手人寰。

还有一位是卖血感染艾滋病毒32岁美艳如花的陈金凤,令她最难忍受的是浑身剧痛,医院本可以给镇痛药却被拒绝,去北京上访被关进 “黑监狱”久敬庄,曾几次想服农药,也想上吊,还要求丈夫用手巾捂死,因得不到救治痛苦中告别难舍难分亲人而独自西游。

其五、210名产妇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宁陵县及其妇幼保健院

在李克强任职河南正值艾滋病高发期,宁陵县210名产妇因分娩被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其中150例发生在县妇幼保健院。住院分娩除非大出血,一般不需要输血,但为了创收都被输了由“血头”提供的污血,其感染人数之多全球独一无二。

仅据我对50名产妇的追踪调查,她们感染艾滋病毒因为不知情, 25名产妇传染给了丈夫,夫妻间传播率达到50%; 30名母婴传播给孩子,传播率达60%。

由于被当感冒发烧治疗越治越重,50名产妇已病故12人,死亡率24%;被感染的25位丈夫已病故10人,死亡率40%;被感染的30个孩子病亡8人,死亡率为27%。

更令人难以容忍的是,河南当局反过来竟对上访告状的产妇倒打一耙。第一位上访的李喜阁在县妇幼保健院分娩输血液感染艾滋病毒,因不知情母婴传播给大女儿,生第二胎时又传播给二女儿。大女儿四岁不治病亡后,李喜阁从此连年上访,因要求与卫生部长高强对话,被以冲击国家机关刑事拘留21天又监视居住三年。

分娩入住县妇幼保健院的赵凤霞,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同样在不知情情况下传染给孩子和丈夫,丈夫不治病亡后,赵凤霞因屡屡上访被抓入狱。更恶毒的是,因病历被妇幼保健院藏匿起来不予提供,法院则以无病历为由说她是对县妇幼保健院敲诈勒索被判刑二年缓刑三年。保外又上访,被重新收监“二进宫”。

其六、河南著名社会学家刘倩因揭河南血祸黑幕遭追杀

自2004至2010年背着锅碗瓢盆深入艾滋病最严重的艾滋病村田野调查六年的刘倩,只因2016世界艾滋病日发表《河南艾滋病事件真相必须大白》一文,本与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无关,但因该文涉及到提拔她的顶头上司,竟联手河南省省长陈润儿对其追杀。刘倩调查所见,河南到处都开办血站,尤为渗人的的“胡采不验”,在洗澡堂子、私家院落、猪圈旁、庄稼地都采血,省卫生厅一位处长看了也不无感慨:这简直就是屠宰场!副总理吴仪来河南很生气说:血头血霸不杀几个不足以平民愤!然而,河南当局对调查的刘倩竟挥舞由时任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主管的中宣部下达的对河南艾滋病“不准宣传、不准报道、不准调查、不准研究”的“四不准”大棒令其闭嘴;当局还向她传达 “你不能站在艾滋病人一边,对艾滋病人的打击要比平常人力度大”的指令。这岂不是当年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翻版!更恐怖的是,刘倩调查的艾滋病村家家户户都躺着要死的病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跟着乡亲埋了多少死人。河南当局对血祸受害者的暴虐比法西斯还法西斯!

其七、胆大包天竟敢为河南血祸翻案的王岐山

2014年3月,由十八大中纪委派驻河南省的第八巡视组,本应将发生于90年代的河南血祸作为此次巡视一大焦点,然而两个月的巡视竟没有发现河南曾经发生过艾滋病,睫在眼前不见睫,客观存在20年的河南血祸历史,就这样被中央巡视组篡改大翻盘,河南血祸两位责任人则成了漏网之鱼。

这种以中央巡视为名行为河南血祸翻案之实的巡视,要保护的绝非前总书记江泽民“铁杆”李长春,而是前总书记胡锦涛最得意弟子以及十八、十九大最高领导人最可信赖的搭档李克强。为此竟效仿历代统治者惯用的篡改历史手法,以弄虚作假的中央巡视将其漂白而 “咸鱼翻身”。史学家说“只有昏君赵构身边才有秦桧”,而当今则出了个比秦桧还秦桧的王岐山。简直非你所想,历史就这样重演。

其八、惊煞世界令人目瞪口呆的两个对比

一是先从历史角度以孱弱的宋朝同已进入“新时代”的中国比。公元1054年“京师大疫”,为尽快将疫情消除,降低疾疫对民众造成的危害,宋仁宗当即令太医配置药方免费提供医药,而且还从自己私人财物中拿出两只犀牛角,其中一只是极为名贵通天犀,内侍官说这宝贝只能皇帝专用。仁宗却说,“吾岂贵异物而贱百姓?当即“碎之”,掺入药中救济灾民。苏轼在杭州当太守时发生瘟病,除了药品,还给百姓提供大米等食物救济品 “朝暮给食,所活不可胜计”。宋仁宗的“生命至上”让中国当局的脸往哪搁?

 二是再从世界角度同外国比。1981年6月,美国发现首例艾滋病毒感染者后的二三年间,先后有法国、加拿大、美国和利比亚等国,因输了感染艾滋病毒的血和血制品,造成数百数千法国则上万患者被感染艾滋病毒。但他们均进行了查处,肇事者被判刑,受害者获数百万美元约合一千万人民币高额赔偿,法国总理坐在被告席上,卫生部长引咎辞职。然而,比法加等国受害人数总合还大20倍的河南血祸却包庇20年不查处。然而,面对如此恶劣的人权状况,《环球时报》社评竟大言不惭道:《中国的人权建设经得起世人评说》,真不知世间还有“羞耻”二字。

其九、我因揭露黑幕虽未被弄死也被扒层皮

河南爆发艾滋病后,卫生主管部门本应争分夺秒进行危机干预,然而他们不这样做却对我危机干预横加阻挠。以其昏昏,怎能令人昭昭。

一是2012年本应主导危机干预的卫生部,却指控我发表揭露河南血祸黑幕公开信,“仅凭一人之见”就举报,严重损害了广获国人称赞的李长春和李克强良好形象,为部党组所不容。

二是后来由卫生部改称为国家卫计委的主任李斌,对我前去河南更是大动肝火。她指派的官员声色俱厉:一趟一趟去河南调查,你疯了;几经劝阻又一趟一趟去河南,你活腻了。知道吗,中央正对你调查呢,不回头死路一条。

三是原卫生部主管艾滋病防治的副部长更是放肆,因他是原河南省卫生厅厅长刘全喜老乡,多年前就亮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无过错论”,妄图让应追究刑责的河南血祸责任人“金蝉脱壳”,也为他包庇刘全喜洗清身。

四是我去河南省为了揭开柘城县双庙村死亡500艾滋病患者和30位感染者自杀又30户死绝之谜,三次去那里都因警察在村口堵截不能进村。县国保大队长还口出狂言:“你这个XX槽老头子要是今晚不离开河南,我就弄死你”,更有甚者:“你再来河南调查艾滋病就让你得艾滋病”。

为防止不测被“弄死”和免得艾滋病,已经晚十点多了,在夜幕掩护下生死大逃离, 500名艾滋病患者死亡之谜至今未能揭开。

其十、将希特勒及同伙“基因”与打压河南血祸受害者当局对比竟不差毫厘

以我收录的希特勒及亲信200多个“名句”,与打压河南血祸受害者当局所持“理论”进行“DNA”比照,两者竟是一对“双胞胎”。仅举几例以飨天下。

希特勒 “名句”之一是:“同情弱者是对大自然最大的不敬”。中国当局叫嚣的“你不能站在艾滋病人一边,对艾滋病人的打击要比平常人力度大”,不就是希特勒这一“名句”幽灵在河南上空盘旋吗?.

希特勒 “名句”之二是:“士兵不用思想有领袖替他们思想”。在这一点上当局则强调每个人的“思想”都应同最高领导人的“思想”保持一致并向其“看齐”,当然在打压河南血祸受害者这一点上无疑也必须以最高领导人的“思想”去“思想”并“看齐”了。如果你“独立思考”不认同,则被讨伐。

希特勒 “名句”之三是:“动员民众不能用爱,要用仇恨 ,仇恨是最好的凝聚力”。仿效希特勒这一“名句”的原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就这样动员民众诽谤我去河南危机干预是“活腻了的疯子”。

希特勒秘密警察头子盖世太保的“名句”是:“重点打击目标是德国坚守良心说真话的真爱国志士”。而最早向当局报警艾滋病疫情的高耀洁和王淑平,就是运用“盖世太保“名句”将她们作为“重点打击”目标。

希特勒宣传部长戈培尔“名句”是:“德国所有坚持说真话的良心精英都是德奸卖国贼”。多年来为河南血祸受害者维权的医学和律师界被污蔑为“汉奸卖国贼”的成千上万。可是,制造河南血祸的两位元凶竟如同凯旋而归的将军,其中一位荣升为国务院首脑;而极力为河南血祸翻案的王岐山则当上了国家副主席;首开世界记录给无辜感染艾滋病毒上访者判刑的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和追杀揭露河南血祸黑幕的原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都当上了全国政协副主席。这已超过希特勒。

有生之年的心愿

我虽已85岁,但为了彻底揭开河南血祸直相,我还要第四次去被河南省“重兵把守”无人能进入的当今世界死亡人数最多的双庙村,彻底揭开在三位总书记这个最大保护伞下的河南血祸铁幕。并衷心祈祷上天秉持公理,对所有打压河南血祸受害者的各级官员和司法人员,将他们一个个都推上审判台接受法律和道义上的审判追究刑责,并首先拿那两位酷吏和 “地头蛇”开刀,并给予受害者国家赔偿,让忍辱负重20年河南血祸受害者获得公平正义 。

我还期盼党的最高领导人能“悟已往之不谏 ,知来者之可追”;进而做到“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日而昨非”。能如此,乃中华民族之大幸而百世流芳。

鉴于从事健康研究和危机干预是我的天职,而当局对河南血祸受害者打压之残酷已超出了世人的想象,为追求真相尽管有杀身之祸,也要站出来说话。本次举报同以往40多封举报信一样,文责自负,承担法律责任。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8年11月28日

电子邮箱:chbzh2014@126.com

此件特快专递至:总书记习近平、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中纪委书记赵乐际

相关链接:

1、亚洲自由广播电台亚萨:国际艾滋病日采访陈秉中

2、大纪元骆亚:世界艾滋病日前卫生部高官揭血祸致逾百患者自杀

3、中国疾控中心继续鼓噪“不合格疫苗不等于对人体有害论”为哪般

4、浅析《环球时报》“权威声音论”和疾控中心“不合格疫苗无害论”

5、新唐人视台常春:半个中国笼罩猪瘟疫情失控防治仍无解

6、亚洲自由广播电台吴亦桐:卫生部前副部长承认中国长期

采用死囚器官进行移植

7、大纪元记者梁欣:“原卫生部专家:假疫苗应死罪究办 当局有责”

转自:维权网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