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念群:习近平“有恃”“有恐”

在G20召开之前,习近平出访西班牙,这确实让人吃惊。现在,全世界高度关注“川习会”,认为这是中美关系的重要时间节点,能否达成协议意味着绝然不同的发展方向。各路观察家和时政评论员都认为,要在G0峰会期间和川普就中美贸易战达成协议,必须有高层团队先行协商,但中共的刘鹤同时期去访问德国,G20之前双方高层明显没有协商的时间了。这样的安排,似乎证明习近平对即将到来的川习会成竹在胸。

从习近平的角度看,即使川习会达不成协议,也没有什么了不起。除美国之外,中国和很多国家保持着密切的经济往来,和不少国家签订有自由贸易协定,在贸易路径多元化的格局下,就算不能和美国直接贸易,也可以绕道第三方,就算和美国的贸易清零,也可以出口到欧盟、日本、韩国、拉美等地方来,非洲也具有扩大贸易的潜力。

习近平完全有理由认为,如果中美进入冷战,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比中国处境差得多的国家有的是,长期和美国对抗的国家也有的是,他们依然坚挺地存在,政权并没有垮台。比如朝鲜,经济早崩溃了,金正恩不也照样活得很自在、照样当独裁者很威风吗?比如委内瑞拉,经济也早就崩溃了,总统还是一人一票民选出来的,还有议会还有反对派,马杜罗不也照样当政吗?比如叙利亚,国内武装冲突七年了,欧美还搞过有限的军事干预,阿萨德就是不下台,美欧不也没辙吗?从1962年美国对古巴实施全面禁运(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卡斯特罗不也一直是“古巴的父亲”吗?

习近平从中共建政后的历史中也能获得“信心”。巴统对中国禁运多年,中国熬过来了,面对美帝和苏修两个超级强权,中国也挺过来了。八九六四之后西方对中国制裁,中国也不是照样突破封锁了吗?中国和美国打过两场代理人战争,在朝鲜战场上打成平手,在越南战场取得胜利,以那时中国国力的贫弱尚能如此,以现在的中国国力(如GDP居世界第二,GDP增速仍然高于美国近一倍,有完整的产业链等),即使和美国之间有热战,美国也未必能占到便宜,因为美国人承担不起重大伤亡的代价,而中国多的是炮灰。就算出现经济困难,在59年至62年期间中国饿死约四千万人,毛泽东不照样是“伟大领袖”吗?

但习近平并非“有恃无恐”,他是有巨大的恐惧的,这种恐惧就是失去政权。习上台后不久就在内部讲话中声称:不能单纯强调发展经济,如果经济发展上去了,共产党的政权却丢失了,发展经济还有什么意义?党媒宣传的要求美国尊重中国自己选择的发展道路和核心利益,其实就是不能危及中共政权。只要不冲击到中共的统治,只要不危及一党专政的体制,中共就可以对美国让步;反之,如果冲击到中共的统治,危及一党专政,那么中共与美国必然死磕到底,绝不会让步。

中国正在全面“政治化”,即为了死守中共政权可以牺牲其他一切目标。党组织全面渗透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如同癌细胞扩散到身体的各个部分,普遍施行网格化、智能化、精准化的高压管控措施,不断收紧言论空间,大肆抓捕异议人士。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血腥镇压就是必然选项。据知情人披露,习近平曾对身边人讲过:“再有那年那事儿(指8964),我就杀他五千万,到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以他狠毒的性格,这种事他肯定能做出来。

他最大的恐惧就是个人失去权力,为了保住他终身独裁的位置,他会不择手段。他既可以宣称不忘初心“消灭私有制”,又可以说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既可以宣称“依法治国”,又可以践踏宪法废除任期制;既可以宣称“有一千个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个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又认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时时刻刻把美国当作最大的假想敌;既可以宣称“全面改革开放”,又会发秘密文件到厅局级准备“自力更生”。这种两面派的手法,看起来象精神分裂,但究其实质,一切表面现象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保住他的个人权力。

可以确信,习近平很清楚经济形势持续恶化,七月底和十月底政治局会议的口号“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等于宣布这六个方面出现了严重问题。他不断强化党内纪律和政治规矩,也表明党内的反对力量在增长。事实是,体制内的反对力量,民营企业界的反对力量,知识界的反对力量都在增长。

他也很清楚国际形势的恶化。不久前结束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其他国家都和美国持相同的立场,习近平想搞成主场外交结果成了众矢之的。向美国提交了一份包含142项内容的让步清单,但被川普拒绝。到西班牙访问,西班牙连“一带一路”的备忘录都不肯签。习近平一定会有一种穷途末路的感觉,一定有深深的恐惧在滋长。

无论是习近平的“有恃”还是“有恐”,反映的都是一个独裁者的心态和本质。他本能地感受自由民主的价值观是他独裁的最大敌人,利用所有条件在强化专制力量,而美国在贸易战中所要求的”结构性改变“的每一项,都是在消减其专制手段,动摇其专制基础,这对于习近平来说是不可接受的,这种冲突也是不可调和的。

川习会登场在即,结果如何很快就能见分晓。让我们拭目以待。

公民:李念群         2018年11月30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约稿件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