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哥2.0:中国全面监控电动汽车

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启动“反异议做战”,整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来预测和消除对共产党执政的威胁。人们担心,相关规则为下一代联网汽车共享数据设下先例,成为政府监控的工具。

当单俊华(译名)买下白色特斯拉Model X时,他知道那是一辆速度快、外形佳的汽车。他所不知道的是,特斯拉不断向中国政府发送有关其汽车精确位置的资讯。不只特斯拉,中国已经呼吁中国境内所有电动汽车制造商提供相同类型的报告。这也让中国政府的监控更加密不透风。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领导的政府持续利用更进步技术来追踪中国公民。单俊华表示,他并不知情,还问:“特斯拉可以持有资料,但为什么要传给政府呢?这是有关隐私的。”

超过200家制造商,包括特斯拉、大众、宝马、戴姆勒、福特、通用汽车、日产、三菱和美国上市的电动汽车新创企业NIO,将位置资讯和数十个其他数据点传输到中国政府支持的监控中心。

美联社记者发现,车主通常都不知道这件事。汽车制造商则表示,他们只是遵守当地有关替代能源汽车的法令。中国官员称,这些数据用于分析,以改善公共安全、促进工业发展和基础设施规划,并防止补贴计划中的欺诈行为。但是,电子汽车主要市场的其他国家,包括美国、日本和欧洲都不会收集这种即时数据。批评人士说,在中国收集的资讯超出了国家研究所需,不仅可以用来降低外国汽车制造商的竞争地位,还可以用于监控,特别是在对个人隐私保护相当不足的中国。

曾任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的切尔托夫(Michael Chertoff)说:“当人们记录下很多普通人的日常活动,就是所谓无处不在的监控其中一部分。你所做的一切都被记录和保存,并且可能会被用来影响你的生活和自由。”切尔托夫表示,全球汽车制造商应该扪心自问:“如果正在做的是替一个专制国家的政府提供大规模监控的工具,这些公司必须问自己,那是否真的是他们想要做的事?跟他们的企业价值观是否相符?就算可能因此放弃中国市场。”

老大哥2.0

上海嘉定郊区的一座灰色塔楼内,有一个电动车公共数据采集、监测和研究中心。在自助餐厅的楼上,有一个墙壁大小的屏幕显示着圆点。每个屏幕都代表沿着上海道路行驶的一部车辆。这个巨大的即时地图显示人们居住、购物、工作和敬拜的地方。随机点击一个圆点就会弹出一个视窗,其中包含每辆车的编号,品牌和型号、里程和电池电量。上头有上海超过22万2000辆汽车的数据,其中绝大多数是自用客车。

中心副主任丁晓华表示,该中心是一个与政府紧密合作,并由政府资助的非营利组织。他说:“我们可以向消费者提供大量数据,协助改善和规划政策。”根据2016年发布的国家规范,中国的电动汽车将传感器的数据传回制造商。自此,汽车制造商向当地中心发送至少61个数据点,包括电池和发动机功能的位置和详细资讯。

根据“国家新能源汽车大数据联盟”,数据还流向北京理工学院运营的“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中心”。该中心从全国110多万辆汽车中获取资讯。这些数字将继续攀升。虽然电动汽车销售仅占去年总销售额的2.6%,政策制定者表示,希望新能源汽车在2025年前占总销售额的20%。从明年开始,中国所有汽车制造商必须达到新能源汽车的最低生产量。这也是北京积极努力减少对外国能源依赖的努力。

人权观察中国研究员王松莲说:“政府希望随时了解人们在做什么,并以最快的方式做出反应。对国家这样监督,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跟踪车辆是他们大量监控的重点。”

据中国官媒报导,新疆在去年已成为中国监控国家实验室的试办地点。政府下令居民安装GPS设备,以便跟踪他们的车辆。今年夏天,警察局的公安部开始推出一个系统来追踪使用挡风玻璃射频芯片的车辆。这些芯片可以在汽车通过路边阅读设备时识别汽车。

丁晓华坚持,电动汽车监控计划并非促进国家监督。但他表示,如果国家提出正式请求,就可以与政府公安机关分享数据。该中心表示,目前为止尚未与警方、检察官或法院分享过资讯,但已利用这些数据协助政府调查车辆火灾。

在过去,虽然汽车系统内建了隐私防火墙,但只有监控中心拥有每辆车唯一的识别号码。要将该号码与车主的个人资料串连,必须通过汽车制造商。但到了今天,中国执法部门可以独立地将车辆识别号码与车主的个人资料串连。丁坦率地说,政府不需要通过像这样的平台进行调查。他表示,安全部门“必须有自己的方式来监视嫌犯”,一如其他政府的做法。

先进国家怎么做?

China Außenhandel (picture-alliance/Imaginechina//Dycj)上海嘉定郊区有一个电动车公共数据采集、监测和研究中心,专门向消费者提供大量数据,协助改善和规划政策。

美国,欧洲和日本也会将许多车辆的位置资讯传回给汽车制造商。汽车制造商再将其提供给汽车追踪应用程序,精确定位附近设施的地图和紧急服务提供商。但数据就停在那里。受访律师表示,政府或执法机构通常只能在特定刑事调查时查看个人车辆数据。在美国,这样做通常需要法院命令。

其实汽车制造商最初拒绝与上海监控中心共享资讯,不过中国政府将数据传输作为获得激励措施的先决条件。一位协助政策评估的政府顾问表示:“汽车制造商认为这些数据是宝贵的资源。他们会给了你几十个原因或藉口说无法提供数据。但是只要我们提供奖励。他们就会给我们数据,因为这是利润的一部分。”

人们担心,电动汽车的数据可能会泄露有关混合动力汽车如何在燃气和电池供电之间切换的机密资讯。这可能会让中国政府支持的企业与外国汽车制造商得以进行商业竞争。随着汽车市场上竞争者愈来愈多,汽车制造商将数据提供当作新的收入来源 。麦肯锡顾问公司估计,到2030年,中国汽车市场价值高达到7,500亿美元。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