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中国民众为何成为特朗普对华强硬政策的支持者?

美中之间的贸易争端,甚至美国和中国在南海、印度太平洋地区和世界更广泛地区的争端,表面上看起来是美中两个国家之间的冲突,但是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更多地将它看作是一个中国的内部冲突,是中国政府中人数极少的左倾执政利益集团与其他社会精英甚至整个社会的冲突,他们似乎将特朗普看作是解决中国问题的一个「帮手」。

在对待美中冲突的问题上,美国执政的共和党和在野的民主党的立场高度一致;政府和民众的态度高度一致;学界、商界和媒体的立场高度一致。反观中国,政府与社会、最高执政集团和各级行政技术官僚和公众知识分子、「官媒体」和「自媒体」之间的立场则截然不同,这种立场根本对立的背后是不同利益团体之间的尖锐冲突。

由于历史的原因和执政党长期的意识形态灌输,中国人的民族主义神经向来十分敏感,而贸易问题更是涉及不少人的切身经济利益。按照常理,中国的各级官僚、公众知识分子、商界私企精英和稍微有些知识的民众在美中贸易冲突和南海问题上应该与中国政府的立场一致,反对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政府的立场。

奇怪的是,他们的绝大多数人却站在一旁对习近平和中国政府的困境采取幸灾乐祸的态度,甚至是一边倒地支持特朗普,而且「挺特」的热度绝对高于美国人。为甚么会出现这个奇怪的局面呢?他们的回答是:中国已经没有制约习近平的力量,他们只能期待特朗普阻止习近平的一意孤行,而这种一意孤行比美中之间贸易战对中国民众的利益损害更大。

期待一个外国领导人来解决自己本国的问题,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可悲状况;这种状况发生在小国倒也可以理解,因为大国具有对小国的干涉能力。但是当它发生在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时,就是极为可悲的了,大国之间一旦产生对抗,无论是干涉者还是被干涉者都会付出昂贵的代价。

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是经常发生的,能够互利互赢当然很好,但是「零和博弈」也并不罕见。面临利益冲突的时候,如果本国政府能够代表国家利益与外国博弈,为本国人民争取更多的利益,这当然是最好的情景。显然,当下的中国人已经放弃了对习近平及其统治精英为自己争取利益的希望,而是希望来自美国的压力改变中国当前奉行的愚蠢而又顽固的政策。

看看美国在与中国的冲突中向习近平提出的清单,不得不承认清单上的绝大部分要求的确是中国的商业精英、知识精英和作为生产者以及消费者的普通民众长期以来向自己国家的政府要求但是无法得到的。

例如,降低关税将提高中国消费者的获得感,促进中国这样一个已经基本完成工业化的国家不断提高国际竞争力;取消对国有企业的特权能够为广大的民营企业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允许外国的金融企业进入中国更是对在信贷政策上遭受政府和国有部门歧视的民营经济的一个重大帮助;互联网对外开放更是打破政府垄断、让普通中国企业和中国民众自由获取信息的需要。

经过长达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民众的这些合理要求不仅无法得到满足,在习近平主政之后甚至出现了倒退的趋势。在文革前和文革中形成自己世界观的习近平和那些和他具有类似教育和成长背景的人,正在加速迫使中国从邓小平的一条腿的改革向毛泽东的全面控制回归,中国的进步之路基本上被堵死,从党内到党外的抱怨声一片。

曾经是商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最关心的并不是中国各阶层民众的诉求,但是习近平快速倒车的行为同时也损害了美国制造业和投资界的利益,尤其是习近平的外交政策也形成了对美国严重的威胁。就这样,虽然出发点不一样,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的普通民众在应对习近平荒谬政策的「战斗中」成了一个战壕的「战友」。

中国国内官场上越来越多的人将习近平及其追随者看作是文革中推行极左路线的「四人帮」似的倒行逆施的力量,遗憾的是,现在的中国既没有解决政府高层中四人帮式政客的制度基础,也没有向邓小平、叶剑英等人那样的中流砥柱式的政治领袖,这些领袖必须既具有政治实力,又有著明显不同政治纲领。

正因为如此,中国各界精英和社会大众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美国总统的对华强硬政策上面。他们不是支持美国总统反对中国,而是支持美国总统修理在中国无法无天的最高统治者,削弱他的政治基础。这正是中国政治、商业、知识精英和普通民众对美中冲突所采取一种看似荒谬实则理性的立场的根本原因。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