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从彭斯的三篇讲话看美中关系的未来演变(上)

自从特朗普就职以来,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一直保持低调。但最近,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有关中国的三次讲话对理解动荡的美中关系现状,洞见美中关系的未来,是一把钥匙。

彭斯10月4日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发表长篇演说,严厉批评中国。他批评北京政权使用全能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经济、军事以及宣传等工具,在美国推进其影响,干预美国的国内政策和政治,「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并试图改变国际秩序使之适合他们的利益」。彭斯宣示,美国开始对中国展开「决定性的回击」。外界广泛认为,彭斯的这篇演说形同新冷战宣言。

彭斯的第二篇讲话是他在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前,即11月13日,接受《华盛顿邮报》访问所作。和第一篇讲话相比,其中有几点说法更为严厉:1)美中是否陷入冷战,决定权在中国。中方若想避免与美国发生冷战,必须彻底改变其行为,「美国决不退缩」;2)美国对于在阿根廷与习近平达成贸易协议一事持开放态度,这是中方避免与美国发生冷战的最佳机会;3)美国不再相信口头承诺。美方不是寻求承诺,而是要看到结果,要看到中方改变姿态。这讲话被外界看作是最后通牒。

彭斯的第三篇讲话则发生在11月18日举行的APEC会议上,彭斯当著习近平的面,直接挑战习。他斥责中国用配额、强制技术转移、盗窃知识产权和大规模工业补贴等手法,造成与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对南海问题,彭斯宣示,美国将在国际法所允许的以及美国国家利益所要求的任何地方飞行和航行,还对中国「一带一路」可能引起的债务问题告诫与会国。彭斯再次强调美国的强硬姿态:「除非中国做出改变,美国绝不改变方向。」

对这些外界认为的新冷战宣言,甚至最后通牒,中共外交部的回应相当强硬。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在经贸问题上,中国不欠谁,不求谁、更不怕谁;这是回应美国一些鹰派人物的说法,这些鹰派认为是美国为中国的崛起买单。而在遵守国际准则的问题上,华说,美方有些人士总是「粉饰自己,指责别人」,这是呼应习近平5日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的发言,习近平指责某些人是「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华还质疑:「不知彭斯这番言论,代表的是他个人,还是代表美国政府的正式意见?」显然,华知道特朗普和彭斯之间可能有嫌隙。

相对于中国官方的强硬,美国方面对彭斯讲话的回应有软有硬。哈佛大学教授,软实力概念的发明者约瑟夫·奈(Joseph Nye)的回应相当柔软。当被问到彭斯副总统的新冷战宣言时,他说,中美关系目前面临的是「合作的对抗」,而不是冷战。他的根据是,美国和苏联在冷战时期,把成千上万核武器瞄准对方,而且双方几乎没有贸易关系和文化联系。相比之下,中国的核力量有限,而每年的美中贸易额达到5000亿美元,35万名中国学生在美国学习,每年赴美中国游客达到300万。

我认为,奈的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但是它可能只适合美中关系的过去和现在,未必代表美中关系的未来。现在已有迹象显示,美中贸易战如果继续加剧,脱勾可能会成为一种选项;特朗普前一阵宣称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将直接影响中国学生到美国求学;而中国人获得美国签证也出现了越来越严的趋势,这将减少来自中国的游客。

相对于奈的柔软态度,对华著名鹰派人物、特朗普的前首席智囊班农(Steve Bannon)的态度则非常强硬。他在11月2日接受对冲基金巨头凯尔・巴斯(Kyle Bass)访谈时表示,彭斯演讲实际上是对中国抛出了这个意思:「嘿,不要再耍小聪明了。我们理解你在做甚么。我们理解你的图谋。我们知道你倾尽全国之力来对付我们。我们要反击你们的图谋,我们会赢的」。他还说,彭斯演讲的战略就是,「与中国直接对抗!我们不会再忍受了!」班农的强硬大抵代表了特朗普内阁中对华鹰派人物对中国的态度。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