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念群:复辟文革之路能走多远

习近平复辟文革那一套,并不是在十九大搞终身制才开始,而是从十八大就开始了。最直接的证明就是小组治国,他一人身兼十多个小组长。这是抄袭中央文革领导小组的做法,直接剥夺或架空原有机构的权力,是破坏正常程序的惯用做法,反映了习近平将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极权企图。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法治状况持续地恶化,电视认罪越演越烈。电视认罪就是典型的羞辱,是文革游街示众的电视版。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在文革中被揪斗,曾是“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的对象,这无疑在习近平的心中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痛苦。现在他大权在握,自然寻求心理补偿,要让所有人“口服心服”,要求“犯罪分子”在央视认罪忏悔,上央视认罪的既有腐败的官员,也有为自由、民主、正义而被打压的良心人士,如政治犯、人权律师。

文革的本质特点就是个人崇拜。在十九大之后(2017年11月16日),新华社就发表了一万多字的长文,把习近平加封为:开创性的领导人、伟大斗争中形成的党的核心、为人民谋幸福的勤务员、有担当的国家改革发展战略家、重塑军队和国防的统帅、国际舞台上的大国领袖、新时代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直追毛泽东的头衔“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

习近平想与毛泽东“平起平坐”,就要以习近平思想获得至高无上的统治名份。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出台后,就陆续出现了各种形式的简化,如党建思想、外交思想、经济思想等。在今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会议上(11月6日),这种简化终于达到了习近平想要的程度:“习近平思想”。中国政府递交的国家人权报告称,中国的人权事业始终“以习近平思想为指导”。

习近平急于“定于一尊”。在今年在中共组织工作会议上(7月4日),他提出“中共中央是大脑和中枢,必须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3月份,政治局委员向习近平述职,这是中共历史上的首次,他企图以这种形式来证明其绝对权威,实现对中共的完全控制,达到其个人独裁的野心。

文革时期《毛主席语录》铺天盖地,《习主席语录》在有的地方已经出现。央视从10月8日开始推出特别节目《平“语”近人——习近平总书记用典》,启动新一轮“造神”运动。

但习近平复辟文革之路遇到了各种阻力。

在习近平修宪搞终身制的时候,就有李大同、王瑛、赵小莉等人直接公开反对。后来又有樊立勤在北大张贴大字报反对习近平搞终身制。就在习近平提出“定于一尊”的当天,董瑶琼泼墨习近平画像,直接狙击习近平的终身梦。

从公开的信息可以看出,红二代张晓山、邓朴方等明显不认同习近平的搞法。在体制内,除了栗战书、赵克志、丁薛祥力挺习近平“定于一尊”外,其他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地方大员均保持沉默,他们用沉默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文革之所以发生,就是因为毛泽东感到他的权力受到威胁。而习近平之所以要复辟文革,就是要不断集权。他可以将“十年浩劫”变成“艰辛探索”,过去的“根红苗正”变成“红色基因”,过去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变成“扫黑除恶”,搞什么“高考政审”、“干部体检”,赞扬“义和团”,推广“枫桥经验”,参观“革命遗址”和“红色纪念建筑物”,全方位严控言论,所有这些动作的目的只有一个,他要为其个人终身独裁扫清障碍。

文革时在当时的中国极端封闭、极端暴力的社会形态下发生的,毛泽东有建立政权的绝对权威。习近平没有毛泽东的权威,现在的社会形态也绝非五十年前的状况。目前的态势是,中国正在走向封闭,但每走一步都会招致反对或反弹,引发的矛盾日益尖锐或明显,也会直接摧毁习近平的权威。

可以肯定地说,只要毛泽东的画像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只要那个纪念堂还占据着天安门广场,复辟文革的人就大有人在,复辟文革的路就大有人走。

同样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次文革是中国的悲剧,复辟文革就是当今中国的闹剧,这场闹剧折腾不了多久了。

公民:李念群   2018年11月21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