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魔幻中的黑暗岂能成为现实噩梦?

无论是谁都生活在一个时时处处被人监视的处境中,这里没有秘密,没有和平,没有自由,没有亲情,没有家庭,只有老大哥,只有电屏,只有绝对的服从,只有不断变坏的物质条件,永不停止的战争和每分每秒都在被修改的历史。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 1903-1950),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生前所著的《一九八四》堪称传世之作,是一部具有超现实主义色彩的政治讽喻小说,当然也是一部魔幻小说。“多一个人看奥威尔,就多了一份自由的保障”。作品刻画了人类在极权主义社会的一种生存状态,如同一个永不退色的警示标签,警醒世人提防这种魔幻中的黑暗成为人类的现实噩梦。

断断续续看完《一九八四》,相信每个人都会感慨唏嘘,想说点什么,但发现不管说什么,其实都远不及复述原文中精典而又精彩的段落。乔治·奥威尔用超出常人思维的想象力为人类描述了一个令人恐怖生畏的世界,这里到处充斥着“思想警察”“电屏”“真理部”“仁爱部”“老大哥”“党的思想”……

无论是谁都生活在一个时时处处被人监视的处境中,这里没有秘密,没有和平,没有自由,没有亲情,没有家庭,只有老大哥,只有电屏,只有绝对的服从,只有不断变坏的物质条件,永不停止的战争和每分每秒都在被修改的历史。

乔治·奥威尔强调“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乔治·奥威尔通过这本书告诉人类,这个世界打着和平、自由、力量的旗号,把战争、奴役和无知带到每个人的生活之中,党——这个世界的统治者——用“老大哥”作为形象代言人,由内党党员进行指挥和控制,由外党党员卖命地运作整个国家的各个机器,然后对所有人进行最为恐怖和彻底的思想控制和行动的限制。

每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必须依附于党才能存活,人的思想情绪也必须随着党的思想情绪来波动起伏,在党的指挥棒下被动地挣扎,就像在演绎一场安静、绝望、令人窒息的皮影戏,幕前幕后有着截然不同的演员,那个世界的群众甚至是外党党员们都机械、麻木地过着自己越来越糟糕的生活,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党吸取了前辈们的教训,总结了各时代统治者统治失败的教训,因而党通过这样一种“全新”的方式永久地、牢固地维护其统治。

《一九八四》以男主人公对现实的不满,在思想上出现怀疑开始,以党的思想和信念完全取代主人公原有的记忆,即以党的全面控制胜利而结束。这一路走来,小说的主人公走得小心翼翼,走得形单影只,走得艰辛异常,走得胆战心惊,虽然中途出现了短暂的希望和愉悦,但最终,这位有着异端思想的人还是被无处不在的“思想警察”抓了个现行,在“仁爱部”,男主人公被拷打得体无完肤,折磨得奄奄一息!

但是,让异端者死亡并不是统治者的最终目的,他们先用身体折磨,接着进行精神漂白的方式对着众多思想出轨者进行最为残酷的洗脑,一个人即使意志再坚定,即使再有梦想,在这里,在这个人人谈之色变的“仁爱部101室”里,就变得不再是自己,不再是那个对现有世界有不满有怀疑的人,因为那个老我已经死去,活着的是符合要求的“合格”人民,人民不再有自己的思想,不再有对于前尘往事的历史记忆,剩下的只是绝对服从和令人窒息的麻木,于是目的达成了,统治稳定了,世界太平了……

乔治·奥威尔留给我们的是一地令人毛骨悚然的鸡毛,对于生活在现实世界的一代又一代人来说,乔治.奥威尔描述的种种场景,或许难以想象,或许真实存在,但大凡经历过极权统治的人都不陌生也深有同感,乔治·奥威尔所描述的一切都很合乎曾经的历史,那么真实那么残酷地再现出来,使人挥之不去,使人心生恐惧!相信每一个有正常思维意识的人都不愿意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

附录《一九八四》精典段落:

“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他们不到觉悟的时候,就永远不会造反;他们不造反,就不会觉悟。”

“战争是由一国统治集团对自己的老百姓进行的,战争的目的不是征服别国领土或保卫本国领土,战争的目的是保持社会结构不受破坏。”

“等级社会只有在贫困和无知的基础上才能存在。”

“我们时代的一切信念、习惯、趣味、感情、思想状态,其目的都是为了要保持党的神秘,防止有人看穿目前社会的真正本质。”

“历史不是一面镜子,而是黑板上的记号,可以随时擦去,随时填补。更为可怕的是,一旦涂改了,你找不到证据去证明这是篡改历史的行为。”

“寡头政体的关键不是父子相传,而是死人加于活人身上的一种世界观,一种生活方式的延续。一个政治集团只要能够指定他的接班人就是一个政治集团。”

“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承认这一点,其他一切就迎刃而解。”

“实话说,最易接受党的世界观的,就是那些对此一窍不通的人。稍经诱导,这些人就可以接受歪曲得最离谱的事实,因为他们从没想过要为此付出多大代价。另一方面,他们对世事也冷淡得很,从不注意身边以外发生了什么事。糊涂也有好处,最少他们不会疯掉。你告诉他们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

“痛楚本身,并不够。有的时候一个人能够咬紧牙关不怕痛,即使到了要痛死的程度。但是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各有不能忍受的事情——连想都不能想的事情。这并不牵涉到勇敢和怯懦。要是你从高处跌下来时抓住一根绳子,这并不是怯懦。要是你从水底浮上水面来,尽量吸一口气,这也并不是怯懦。这不过是一种无法不服从的本能。”

慎说新语  转自:天天快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