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民营企业香香、壮壮之后,就该动刀了?

编者按:无论习近平怎样与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套近乎,称他们是自己的人,还是浙江车书记说要让民营企业香香的、壮壮的,都没有说以后的事。历史经验告诉我们,1949年后历次政治运动倒霉的都是共产党自己的人。民营企业香香、壮壮以后,是否就可以动刀杀了?养猪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杀猪吗?共产党宣言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我们可以唤醒沉睡的人,但永远换不醒假装沉睡的人。

浙江的书记很会观察风向,大胆提出要把民营企业家搞得香香的把民营经济做得壮壮的,然后呢?书记并没有说然后,但对于民营企业家来说,最关心最惶恐的是把民营企业家搞得香香的把民营经济做得壮壮的之后,最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年初我就意识到,即使是那些富可敌国的神秘大佬,噩梦也是刚刚开始,政经大洗牌势必会让大佬们经历过去几十年罕见的阵痛,谁能够真正笑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民营企业家乃至民营经济都会承受前所未有的巨大重压,再辉煌的家业也会有黯然终结的时候。

9月上旬,一篇“民营经济离场论”的文章在坊间激起轩然大波,让许多原本就疑惑政策环境发生变化的民营企业更加躁动心慌。按说那篇“民营经济离场论”的文章作者并没有多大影响,也不是官方公开的立场,然而这番言论能够一石激起千层浪,与民营企业家和民营企遭遇的困境以及政策风向的变化给整个社会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的生存状态,既有厉行去产能、防控金融风险、加大环保力度等宏观因素的影响,也有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外部环境的改变,还有政府部门、金融机构明里暗里的歧视、税费负担沉重造成的营商环境的恶化。民营企业面临的问题包括:产品技术含量低,利润低、税负杂、税负重、融资难、融资贵以及莫名其妙的任意打压。

民营企业家普遍缺乏安全感,所谓的安全感,心理学上的定义是渴望稳定、安全的心理需求。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其属于仅次于生理需求的基本需求。安全感是对可能出现的对身体或心理的危险或风险的预感,以及个体在应对处事时的有力/无力感,主要表现为确定感和可控感。而民营企业家的集体焦虑,就是确定感和可控感严重不足。

民营企业家对自身未来前景充满了忧虑,这种忧虑在不同层次的企业家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在现实中侵犯民营企业资产的事例时常发生,连马云也认为,历史上先出头的企业家,最终的结果大多不理想,因此也会有“恐惧”!而胡润富豪榜的调查报告显示:60%以上的富豪想要移民,保障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是富豪们移民的主要诉求。

民营企业家起家时,所谓第一桶金往往都不合法。对于所谓原罪问 题,就成了悬在民营企业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再加上中国人骨子里轻视商人,“商人重利轻别离”“为富不仁”“打土豪分田地”“万恶的资本家”“压榨剥削”,几千年来轻商文化和几十年的宣传,已经内化到每个人的心底,民营企业家根本得不到真正的尊重。

一个开纺织厂的小企业老板称,去年的营收是8000多万,毛利润600多万。其中,包括城建税、教育附加费、印花税、房产税、土地使用税等税费就占了毛利润的11%以上,再加上销售、管理、物流费用和银行利息,最后落到口袋里的只有30多万,还不如一个职业经理人赚的多。如果把厂房出租,一年租金180多万,去除各项费用还剩130万,因此小企业老板决定关闭工厂直接出租。

当国企呼风唤雨几乎无处不在的时候,民企早已哀鸿遍野,这几年的国进民退,严重破坏了市场正常的经济规律,严重损害了民企的利益,甚至动摇了千千万万民营企业家的信心,给大规模失业潮埋下了隐患。然而在整个中国经济体系中,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转自:博讯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