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8年11月12日-11月18日)

编者:中共自开展专案整治网络言论行动以来,近万个自媒体帐号被查封,自媒体平台被警告,不仅如此,当局还针对海外社交媒体推特进行整治。知名学者、时评家及维权人士被警方约谈,警告不得再发表任何有损政府形象的言论,删除已经发表的推特内容,甚至还威胁交出帐号秘密,而系狱维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的推特更被莫名清空内容。近两年来,中共除了全方位控制社会,更加紧意识形态的管控,整个社会完全陷入“1984模式”,甚至比“1984”更有过之。从采集指纹到面部识别,又推出身体步态识别,遍布各个角落的监控系统,让中国成了事实上的大监狱。然而,互联网的广泛应用和经济、文化、政治的全球化趋势,妄想一厢情愿的愚民统治岂可长久乎?

一、中共严控网络开展专案整治网络言论行动。自10月20日针对网络媒体整治行动以来,有近万个自媒体帐号被查封。被处置的自媒体帐号包括“紫竹张先生”、“有束光”、“万能福利吧”、“野史秘闻”、“深夜视频”、 “唐纳德说”、“傅首尔”等;网信办还约谈自媒体平台并提出严重警告;广西院校也展开全面清查教职员及学生个人电脑、手机、硬盘等设备;此外,中共在这次清网行动中,对推特等社交媒体也没有放过。一些在推特上活跃的知名人士被警方要求删除推特内容、交出帐号秘密、不得在继续发表时政言论等。

当局以“传播政治有害信息、传播虚假信息、恶意篡改党史国史、扰乱正常社会秩序”为由的清网行动,实质上是为了强化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消灭不利于政权稳固的任何舆论。当说真话、求真相被视为犯罪,当一个民族拒绝反思、自省,当一个国家抛弃良知、尊严,可以想象,这个社会将会陷入怎样无边的黑暗。

二、宗教活动遭到持续打压。中共与梵蒂冈教廷就宗教事务签署临时协议后,对宗教的打压不仅未停止,反而有愈演愈烈之趋势。广东省茂名市第一看守所22名基督徒被羁押逾一个月仍未获律师会见。他们涉何罪名、狱中状况如何亲友无从得知。而受梵蒂冈任命的温州教区主教邵祝敏亦再次与外界失去联系多日。就在中梵两个月前就主教任命达成历史性协议后,受梵蒂冈任命的温州教区主教邵祝敏再次失踪。

中共对宗教信仰者的打压近两年尤甚。坚守信仰者常常被扣上“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受境外敌对势力资助”等罪名,《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单独或集体、公开或秘密地以教义、实践、礼拜和戒律表示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中共以“宗教自由不等于宗教活动自由”为借口阻止信徒正常的宗教活动,其目的就是剥夺公民的宗教自由权利。

三、锋锐律师事务所被吊销执照,打压人权律师的脚步并未停止。 “709大抓捕”将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被视为重点打击对象, 2018年3月,北京市司法局向“锋锐律师事务所”发通知,吊销事务所的“执业证”。11月司法局再发文件注销“锋锐”的“执业许可证”。而身处广州的女律师孙世华,在办案过程中受到警察的侮辱殴打一案,不仅目击证人被抓,孙世华律师本人多方投诉无果,反而被广州市司法局罔顾事实作出行政处罚。

针对全国维权律师的迫害过去3年多了,但当局对维权律师群体的打压一直在持续。维权律师依法行使职权越来越艰难,稍违“党意”不是被约谈、警告、监控,就是被吊照甚至失去自由,由此可见中国法治环境恶化到了何种程度。

四、记者疑揭贪腐被囚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中国财经记者刘成昆及邹光祥,因揭露中国乳制品企业「伊利集团」高层疑贪腐外逃,被控“寻衅滋事罪”判入狱及缓刑。刘成昆先后在网上公开发表两篇小说后遭内蒙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及涉嫌诽谤罪跨省抓捕,邹光祥亦因为发布相关报道而被抓。无国界记者组织批评中国以“恐怖手法”控制媒体。

刘少奇说记者是“专业的调查研究人员” ,曾几何时,那句“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的话语令多少人为之鼓舞,然而今天,泱泱大国的在册调查记者仅有170余人。在“媒体姓党”的口号下,记者不能再有独立的思考和深度的报道,只能麻木地去渲染“盛世之下的繁荣”,长此以往,一个没有监督和制约的社会必定会像一匹脱僵的野马肆意横行踏毁一切。

五、郭泉十年刑满获释 被剥夺八项自由。曾为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的郭泉,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10年刑满出狱后,仍被当局以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为由被告知:没有选举权及被选举权,不得担任国家公职,不得集会游行、示威,没有言论自由及发表、出版等自由。郭泉表示仍不改信念,打算以卖字画维生。

郭泉教授的遭遇是每一个刚出狱的良心犯都要面对的困境。除了判处实刑外,良心犯常常被加判附加刑“剥夺政治权利”,而公民连基本的公民权都没有,谈何政治权利?所谓的“剥夺政治权利“就是要在获得了自由的公民身上强加上一种桎梏。

六、新疆退休法官黄云敏获刑十年 镣铐加身与妻会见仅一分钟。新疆退休法官黄云敏被羁押20个月后,妻子于11月15日在前往新疆兵团监狱探监时始获知,黄云敏已被以“分裂罪”判刑10年。镣铐加身的黄云敏在与妻子会见时表示,自己因在新疆普及法律知识及帮助农场职工维权被判刑10年,不服判决并要上诉。会见仅持续一分多钟,黄云敏便被看守卡住脖子当着妻子的面拖走,监狱方还威胁其妻不得向外界透露。黄云敏被抓捕后患有皮肤病、气管炎及免疫力低下,家人很担心他的健康状况。

宣判没有亲属及律师在场,家人亦未收到判决书,终获亲属会见还不能告知狱中情况,当局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不希望外界了解、关注、声援被判重刑的黄云敏,而一个需要长时间服刑的良心犯,如果没有外界的呼吁关注,他的会见权、健康权、通讯权甚至是生命安危都很难保障。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