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定心丸和大力丸的夹缝中求存:访民营实业家孙大午

两年前,习近平在2016年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及座谈会上强力号召:“使国有企业成为党和国家最可信赖的依靠力量。成为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决策部署的重要力量。成为贯彻新发展理念、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力量。成为实施“走出去”战略、“一带一路”建设等重大战略的重要力量。成为壮大综合国力、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力量。成为我们党赢得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胜利的重要力量…国有企业是壮大国家综合实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必须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

两个月前,一篇署名吴小平,标题为《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的财经文章,短短数小时,跟帖评论上万,影响力一时间无远弗届。

“私有经济退场论”,“国进民退”,“新公私合营”,乃至重新祭出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的理想:“消灭私有制”。短短的两年里,这些言论和思潮犹如一波又一波的海啸,让中国大陆大大小小私营业主那先天性闭合不全的赢弱心脏,遭受着一次又一次的重击。

于是,才有了十天前习近平在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上的言之凿凿急就章: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没有变!任何否定、怀疑、动摇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言行都不符合党和国家方针政策,都不要听、不要信!所有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习近平语音)

就是在这种过山车般大起大落的氛围下,【不同的声音】拨通了著名私营企业家,大午农牧集团监事长,亿万富翁孙大午先生的座机。大午先生的最新博文《民在违法,官在犯罪,路在何方?!》发表于总书记11.1私营企业派药前夜,因此也带出大午康养小镇7.7万平米养老公寓遭官家没收当口皇天喜降定心丸官民对峙双方的戏剧性演变。

孙大午,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始人,首任董事长,目前退居二线,任集团监事长。1995年年,大午集团成为中国五百大私营企业之一。2003年5月29日,他被指向三千多户农民借款达一亿八千多万元而被捕,并以非法集资的罪名遭到收押,并被指控其非法持有弹药。有报道称,时任中共总书记和总理的的胡锦涛温家宝过问了此案,最终徐水县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判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当年此案备受国际媒体关注,受访者一度成为【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特约专栏作家。

提问开始前,大午先生讲了一桩有趣的事,昨天徐水县县长亲自在电话里打招呼:“有美国记者要采访你!”

难得受访者始终以平常心待之,难能可贵。让我们进入访谈。

习近平11.1民营企业家座谈会讲话见报翌日,国内互联网论坛在极短的时间里出现一篇署名王明远的文章《私产焦虑与‘定心丸’:【人民日报】70年‘定心丸’史考》,文章迅即被删除,目前仅见于极少数境外网站。在此我们摘要朗读文章片段:

我们经常在媒体看到“企业家吃下定心丸”、“农民吃下定心丸”之类的话,看得多了,不禁思索:“定心丸”一词从何而来,到底”吃“了多久了。笔者好奇,在《人民日报》上利用大数据检索了一番,结果大吃一惊,原来自从《人民日报》创刊起就有群众吃“定心丸”的报道,70年来一共1840篇报道的标题或内容含有“定心丸”。

并且有意思的是,从《人民日报》创刊始初,“定心丸”一词就是跟人民的私有财产绑在一起的,也就是说但凡有”定心丸“的报道,都是跟老百姓对被侵占或没收私有财产有关,也从侧面看出社会关于私有财产的忧虑自40年代末至今贯穿始终。

大午先生在他那数百万点击率的新博文《民在违法,官在犯罪,路在何方?!》的结尾部分写道:

看国家大势,我可以乐观,也可以选择相信,但现实却是如此的荒唐、残酷。无奈之下,大午集团的高层达成共识:停止投资建设,暂缓发展。

可叹!民在违法,官在犯罪!谁能告诉我,企业怎么活下去,未来的路在何方?!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