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巴丢草后 流亡作家马建在港演说也受阻挠

继异见艺术家巴丢草在香港的画展因安全理由取消后,流亡海外的中国作家马建,获邀来港出席两场香港国际文学节的讲座,但作为讲座地点的大馆,却临时要求更改地点,理由是不愿见到大馆成为任何个别人士,促进其政治利益的平台。香港记者协会及民主派人士对事件表示关注及遗憾。(李弘音 / 霍亮乔 报道)

香港记协对事件表示极度关注,忧虑本港的表达自由及言论自由进一步受压。主席杨健兴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十分担心这是自我政治审查,亦认为大馆取消活动的解释有矛盾,因为根据大馆的宗旨,文化场地提供就是鼓励创意、多元及开放。

杨健兴︰偏偏在他们认为是政治问题上,设了很多框架,甚至是一些禁区。这个似乎和大馆的使命或想做的事有所矛盾。

香港民权观察成员沈伟男亦认为,巴丢草和马建的文化交流活动相继被取消,已为香港自由举办文化或讨论活动带来寒蝉效应。

沈伟男︰取消这两场活动,令人担忧是否出现自我审查,这也看到(香港)在言论自由及表达自由有所倒退,而寒蝉效应影响相信也会出现。突然刹停一些活动或针对某一些讲者,其实都会令到日后同类活动的主办机构或主办人制造寒蝉效应。

而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则指出,早前香港电台有关其「铜锣湾书店事件」的剧集备受争议,讲述自己在大陆被囚的经历的分集不获港台审批制作。今次「马建事件」同样反映香港传媒、以至文化界都正严重倒退、自我审查、有政治考量。

林荣基说︰现在简直是自我约束,办文学无分政治不政治,本身文学就是反映现实。马建是位文学家、写小说的,是个流亡海外的异见份子,在香港只是从事文学艺术,怎会构成所谓的政治平台呢?(取消活动的解释)好明显是一些牵强的借口。

流亡海外的中国异见作家马建,周三(7日)在社交媒体发文指,原定于本周六(10日)在活化古迹「大馆」,即前中区警署,出席两场香港国际文学节讲座活动被取消,需另觅场地举行。香港国际文学节随后亦发表声明确认事件。

活动主办单位透露被大馆管理公司通知,以「不愿见到大馆成为任何个别人士促进其政治利益的平台」为由,要求更改两场文学节讲座的地点。

马建接受外媒访问,指控大馆方面将文学活动政治化。他又于社交媒体发文指,除非自己「被失踪」,否则将会另觅举办地点,如期进行。

香港立法会议员许智峯认为香港接二连三,有不同意见的人在不同地方被取消资格。继上次马凯事件,今次便来到民间,反映社会文化非常倒退,他质疑香港是否连一个讽刺政府的文学作品也容不下。

许智峯说︰一个文艺团体去举辨一场文艺活动,原来里面牵涉到批评中共政权就不能再举辨,要取消资格,场地也不能用。这完全是社会非常倒退的一种文化。

许智峯指,政府运用公帑资源保育大馆为法定古迹,场地非香港赛马会(马会)私人拥有,但马会竟政治筛选租用场地的文艺团体,认为马会需要进一步公开使用场地政策,他亦会于议会跟进事件。

目前居住伦敦的马建计划在今次香港活动上发言,并介绍其新小说《中国梦》。该书上周在英国出版,书名是讽刺习近平的标志性宣传口号,被出版商称为「对极权主义的辛辣讽刺,揭示国家被物质主义、暴力和谎言的支配及蒙蔽」。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