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8年10月22日-10月28日)

以左派的面目创办《红旗网》的主编因为关注声援佳士工人维权、报道左派工农群体抗争活动被刑事拘留,希望民间铭记历史的成都四君子被超期羁押,关注因推动社会进步的良心犯及家属也被认定犯罪,长期为弱势者发声、揭露地方腐败的公民记者被构陷入狱,数名律师相继被迫退出为良心犯代理,以上种种个案说明,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律师正常的执业权统统被强权所剥夺,一个视秉守良知、追求正义、彰显勇气、捍卫法治为犯罪的国家必然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

一、声援佳士工运,《红旗网》主编被刑拘。因关注、支持公民维权,尤其是声援深圳佳士工人要求自主组建工会,红旗网主编吴立杰(笔名武夷山)于10月24日被河南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家中的电脑等物品被查抄。红旗网创办于2012年,受众群体主要面对基层农工,报道和关注左派工农群体的抗争活动,几年来网站多次遭到攻击。最近一段时间,左派媒体包括“时代先锋”、“红色参考”和“红旗网”等在内的多家媒体先后遭到查抄,左派佳士工人代表被抓捕至今未获释,左派北大学生岳昕失踪逾两个月仍无消息。

事实表明,在中共治下的当下,不管是左派立场还是右派立场,只要你站在弱势群体一边呼唤社会正义,只要你敢于向强权说不,都会面临残酷的打压,执政者要达到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必须是一个核心,不是党的核心而是习的核心。

二、成都六四酒案久拖不审再被延期。因制作“铭记八九六四”酒遭到拘捕的符海陆、陈兵、张隽勇、罗富誉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近两年半,案件一直久拖未审,日前开庭审理期限再被最高法院延长至11月18日。符海兵、陈兵、张隽勇于2016年3月24日被起诉,起诉书中指控,他们以89.64元在网上售卖“27年记忆陈酿酒”,酒瓶上有“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的标签,并有六四期间一幅王维林只身挡坦克的画面。在四人被羁押期间传出办案方要求四人认罪,圴遭到四人的断然拒绝。

四公民拒绝遗忘历史,唤醒国民铭记历史,何罪之有?因此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显然经不起历史的检验,于是逼迫认罪、超期羁押便成为一种常规的打压方式。退侦、补充侦查、案件延期等一系列的手段,实质上不仅变相长时期剥夺了涉案人的人身自由,同时也为辩护律师的正常工作设置了重重障碍。

三、全国旅游群案被起诉。自2018年4月13日给良心犯送饭的“全国旅游送饭群”的八名管理员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抓捕以来,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目前已知,涉案的长春公民郭庆军和重庆公民孙文科已被逮捕,案件已经移送法院。戴湘南、李晓虹(网名虹之约)、卢比、刘春林、廖永忠(网名保罗粉丝)、贺静梅(网名梅子轻旋)等6人相继获取保候审。

公民因秉守良知、捍卫人权被抓捕入狱后,他们的家人同样承受着外人无法言知的苦痛,这时候多么需要社会伸出一双援手,郭庆军、孙文科等公民们为此建立“全国旅游送饭群”筹集钱款,为需要帮助的良心犯和他们的家人提供力所能及的救助,事件本身应当受到社会的赞许,孰料却因此获罪也被投入监狱,泱泱大国哪里还敢再奢谈“仁爱”和“善良”,简直连起码的人性都丢失了。

四、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被控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逮捕。周勇军于2018年8月在广西东兴市被抓捕,警方以周勇军背包里有法轮功的书籍和电脑里有法轮功的相关资料为由将其刑事拘留,直到日前遭到逮捕,周勇军都未被获准律师会见。而据代理律师谭家骥表示,开始是以法轮功定罪,但还被明确告知还有其它的事。周勇军在八九学运中,曾与多人一起在人民大会堂门前递交请愿信,担任北京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团长。流亡美国再返回中国后被控“偷越国境罪”劳教3年,2010年再被以“诈骗罪”判刑9年。

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何况周勇军只是持有法轮功的资料,综合各处消息,当局对周勇军的指控无疑是另有所指。八九六四过去近三十年来,当年的八九学子无不受到当局的长期打压,而周勇军如果再被定罪判刑,预示着新一轮针对八九学子及所有良知人士的迫害再次升级。

五、黄琦病情危殆,律师会见笔录暴光。在10月23日的律师会见中,被羁押两年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表示“我的病情恶化到这个地步,完全是法西斯迫害的结果,黄琦会抗争到底,请朋友们追究中国法西斯的罪行”。黄琦的生命安危再次引起全世界的关注。黄琦的血压值高压220以上,低压130以上,同时身患慢性肾功能衰竭、高尿酸症、肾炎、脑积水、肺气肿等多种重病,因其拒绝认罪和决绝的抗争,重病得不到医治,还遭受长时间审讯、殴打等酷刑。被指控的罪名除了最初的涉嫌“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再被加控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黄琦创办六四天网近二十年来,致力于为弱势群体发声,揭露地方腐败,因此数度被构陷入狱。当局对黄琦的残酷迫害,赤裸裸地说明在中国,公民根本就没有宪法载明的享有言论自由权和依法监督政府的权利。

六、刘卫国律师退出代理,王全璋案审理仍无期。涉709案的王全璋律师被抓捕近三年半的时间,案件一直久拖不审,而刘卫国律师因故退出代理,令王全璋案再添变数。王全璋被羁押期间因拒不认罪,家属先后为其聘请的7名律师无一被允许会见,外界甚至不能确认王全璋的生死。刘卫国律师作为指派律师终于会见王全璋,令家人和外界至少获知了王全璋仍然活着的消息。王全璋是709案中最后一名仍未审判的律师,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王全璋,曾为法轮功做过无罪辩护、为行使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良心犯辩护、为弱势群体的维权个案辩护,直到2015年7月被抓捕,据称羁押期间曾遭受电击等酷刑。

涉案人及家属有权自主聘请律师为其辩护,有关当局肆意剥夺当事人的这一法定权利,完全无视相关法律,同时也是在变相剥夺律师的执业权,法律的庄严之处在于,它不应该也不能是为一党之私服务。否则,何来公正可言?

七、广东万名居民抗议,废品处理厂项目叫停。广东省顺德市杏坛镇居民在连续两天的抗议示威中,当地政府拟兴建的化学废品处理中心被迫叫停。信息显示,当地政府欲兴建的高危化学口处理中心,预计每天可处理工业废物400余吨,而该中心的建设选址在人口稠密的杏坛镇,距离居民仅500米,引起当地居民对环境和健康的担忧,继而大规模的抗议。

健康权是每一位公民最基本的人权,杏坛镇居民的行动再一次证明,任何权利都不可能从天而降,只有每一位公民站出来为自己的权利呐喊抗争,才会令与民争利甚至不顾人民死活的掌权者正视大家的诉求和呼声,为了依法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有时候往往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