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严控教师言论 学校育人还是管人?

继学生“告密”潮导致一批敢言教师受处分后,中国再有高校教师因言获罪。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以及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因发表“不当”言论而被辞退的事件,再次引发外界对中国进一步加强控制教师言论自由的担忧。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收紧对社会各方面的控制,其中包括全国高校的意识形态工作。从官方2013年公布的十六条“加强高校青年教师思想政治工作意见”;到2015年出台“七不讲”文件,要求教师不能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和司法独立等;再到近期大学校园里刮起的文革式“告密”风暴,还有自由派知识分子被全面整肃的事件,无一不预示着中国的言论自由正逐渐进入严冬。

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在摄像头下上课。(AFP)

香港《南华早报》上周报道了中国校园里的严密监控和学生对老师的告密潮。

报道提到,中国教师连谈论包括环境、性别不平等、死刑等社会议题也会受到惩罚。比如,中国一重点中学老师梁新(音译)在被学生告发后被降职至打扫卫生。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官方此举的目的是:“担心中国再度成为下一个政治风暴的引爆点。中国有一个传统:学生总会在各种历史的关键时刻走在最前面。由于中国政府知道中国的这个传统,尤其89给他们留下政治记忆。”

中国官方近年来致力发展的高科技维稳系统也被移植进中国高校。每个教室被陆陆续续安置上摄像头,老师和学生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管控中。

目前在美国的前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谭松告诉记者,他在过去切身感觉到监控一年比一年严厉,思想、言论和学术自由的空间也越来越窄。他提到中国高校两个用于监控审查的“工具”。

“一个是摄像头。既有摄像的功能,也有录音的功能。安装之后可以把教室的情况详细记录下来,传到一个监控中心。如果有人要来了解你的上课情况,他已经不需要到教室里听课了。他可以在监控室(把录像调出来看)。像公安监控交通一样。第二个对老师的监控是学生信息员,这个比监控还早。就是在学生当中发展专门汇报老师言行情况的人。学生信息员是单向联系的,由上面直接选。相当于告密者。”

谭松还说,监控摄像头还有学生信息员的存在制造出不少问题,不仅可悲,同时还对整个国家不利。

“给老师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言论会被记录在案。一旦讲了当局不喜欢听的话,马上就会传出去,相应的处罚也跟着来了。本来一些老师还是敢发表自己的见解和独立的看法,但在这种情况下,就不敢随便说话,只敢按照当局的要求和标准讲话。你可以想象,这样学生还能了解到什么东西?很难听到真实的信息了。”

夏明认为,政府严控学生思想的效果可能不尽如人意,老师和学生将在照本宣科的教学中失去创造和批评能力:“如果(学生)学的东西越来越没有价值,越来越没有用;如果因为经济的滑坡找不到工作,课堂上的乏味恐怕会成为年轻人因求知欲、好奇心受挫而反抗的一个原因。”

他还说,中国共产党目前缺乏资源、民众的配合和服从,其暴力的威慑程度在下降,恐怕较难达到对中国高校言论极端控制的目的。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