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没有任何征兆,又一个公众号被永久屏蔽了,其理由是早前的一篇文章:这一回,请相信大国的承诺!谈的也是今年最热门的中美贸易话题,一个财经话题也不让置评分析,哪还有什么更安全的话题可以让人去言说呢?公众号除了所谓的正能量和八卦娱乐,已经容不下任何批评质疑的声音,这是一个回到四十年前的新时代。

去年以来,我就不再推荐自已的公众号,因为不知道能存活多久,今年最短的一个公号只存活了十天!我的第一个公号有30多万粉丝,但和凤凰博报鼎盛时相比就不值一提,在凤凰博报鼎盛的胡温时代,一篇时评动辄上百万人阅读是常态,而现在的公号关注者不超过二万即被干掉,对于时评人来说,读者就是知音,没有读者,时评就失去了意义,时评具有时效性不同于小说,热点一过,时评很难再引发读者共鸣。

现在还在挣扎的时评人已经不多了,如同站在钢丝上跳舞抑或是站在悬崖边跳舞,这个社会并不理解我们内心的惶恐,许多时候我们只能沉默,因为想在自媒体上发出不一样的声音简单就是一种折磨,常常因为一段文字被搞得焦头烂额精疲力尽,免于恐惧的写作状况对任何一个想真实表达的时评人来说都是一个虚幻的美梦,谁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实现。

经济学家高善文最近有一句话很火:“我老了,也财务自由了,静观其变。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可怜,如果国家这一次走错了路,这辈子就可以洗洗睡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成长于开元天宝时期的人,以为盛世是常态,谁又能想到,他们大多数人会死于随后的安史之乱。

这些年,舆论环境 发生了巨大变化,相对包容相对宽松的日子渐行渐远。过去每当社会热点事件发生,还会有媒体去挖掘真相,还会有时评人大声疾呼,还会有维权人抱团取暖!当一个个被嫖娼被定罪之后,只剩下沉默的大多数,即使闹剧悲剧惨剧接踵而至,也没有多少人去拷问是天灾还是人祸,去追寻所谓真相抑或是谎言,甚至去关心是你死还是我活。

我常常回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或许是因为年龄,或许是因为经历,那些曾经美好的记忆,是今天一代人未曾体验过的美好时光,也是我们那一代人难以忘记的美好记忆。那是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那是一个上下反思自揭伤疤的时代,那是一个从死亡的边缘挣扎并且渐渐苏醒的时代,那是一个告别黑暗走向光明的时代。

每个人对于所经历的时代都会自有评判,百岁老人周有光先生曾说,他亲身经历了从大清到民国到后来新旧社会四个不同的历史时期,难以忘怀的却是那个政治精英对下层平民特别宽容和体恤的时代。一群刚刚剪掉辫子的臣民,从封闭禁锢的深渊中获得新生,一群不愿做奴隶的人和习惯了做奴隶的人,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辩论和大论战。

哈耶克说过:“在没有任何不同声音的环境下,人们的独立思考能力逐渐萎缩,在长期单一的垄断的声音的灌输下,统治者的思想就成了全体国民的思想,统治者的目标也就成了全体国民的目标,这一现象扩展至一切精神领域:科学、法律、历史、文学、……政治权力与真理划上等号,真理也就死亡了。”

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因为没有人是一座孤岛,雪崩时,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财务自由的幻觉并不意味着拥有了更多的尊严和安全。不要以为拥有了豪宅拥有了香车美女拥有了苹果产品日本马桶,就拥有了与生俱来的平等权利和人身自由,在通往文明的道路上,每一个人都不能孤身前行,彼此携手才能抵达理想的彼岸。

我们这一代注定是历史的尘埃,在有生之年或许无法抵达理想的彼岸。如果我们都甘做埋首撅腚的鸵鸟,那么我们的后代永远无法迎接光明的未来。正是历史的宿命选择了我们这一代,必须接受深重的寂寞、无力和牺牲,以堂吉诃德的勇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并如诗人海子所言——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条路上。

虽然我们的文字时评人的呐喊不能改变这个时代,但依然还有人在坚守,还有人不愿沉默也没有选择逃离,还有人依然相信围观的力量!还有人依然举起理想的薪火,穿越时代的黑暗,让众生脚下的大地不致于彻底沦陷。我们或许只是用生命的热量在漫长的冬天奢望擦出一点点火花,这点点火花不足以驱散严寒,但那毕竟还是希望的火花,也是我们在凄风冷雨之中结伴同行的力量源泉。

转自:良知传媒

作者推特:蔡慎坤@cskun1989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