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怡剑:为民呐喊免费医疗何错之有?

昨天(2018年8月19日)上午就接到衡阳市公安局雁峰分局国保大队长电话,要我今天上午到分局办公室谈话。今(2018年8月20日)上午九点我按约到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指令陈警官和雁峰派出所的干警着警服,带我到办案区大铁门紧闭的大楼审讯室谈话。要我坐在铁椅上接受讯问,并全程同步录音录相。气氛十分严肃威严,造成人的精神压力很大。我内心紧张,但还是故作轻松问,我犯了什么大案,竟引起公安如临大敌?警察告诉我,是为我最近在公共场所举牌事。我问是举哪块牌?

警察说是“强烈呼吁免费医疗”。问我是谁组织,为什么要举牌?谁发上网到境外的?

我回答:“没人组织,我看到、听到很多平民百姓因病至贫,因贫无钱治病丧命的悲惨故事,我的良心促使我要站出来为大家呼吁,目的是要让中国政府决策人知道,平民百姓需要的不是国家的强大,而是国民的安居,希望他们多做点民心业绩,多做点良心政绩,我们的习主席经常在外面慷慨大方援助友邦,为什么就不能拿出钱给自己的同胞免费医疗?至于是谁把这张图片发到境外,我不清楚,我之前从未听说过,我只发到微信群。”

警察说你应当通过正当渠道向政府提出意见,而不能采取违法手段。你以这种形式反映有什么用?

我问什么是正当渠道?如果渠道通畅当今还会有几千万上访大军年复一年上京告状?举牌不是违法,是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一种表达方式。我只能在微信平台上发表,政府的媒体不会发表我的呼吁,官媒是权力的看门狗,微信平台虽小,但当今是平民百姓喜闻乐见的新闻平台,失真少,传播快,范围广,影响大。如果没有用,今天你们就不会找我谈话,正说明我期望的影响力达到了,我很高兴。但我期望更多的国民能和我一样走向街头,勇敢表达自己的意见,这个社会丑恶的不公正、不平等、不依法等等现象就会逐日减少,促进中国早日实现真正的民主共和。

警察说,总之你不能在公共场所举牌,你在公共场所举牌就是违法。

我问,在这个城市里每天都有上千人在大街上为厂商促销举牌,发放传单,他们的行为违法吗?

警察说他们的诉求与你的诉求不一样。

我说他们的诉求是经济利益,我的诉求是经济权利,是国民的健康保障,本质上都一样,厂商追求的是老板利益最大化,我追求的是全体国民健康保障利益最大化,这与党国多年倡导的执政为民理念一致,况且他们还是团队举牌,我是单独举牌,公共场所不能举牌,请出示法律根据,我很想学习学习。

警察说根据上级指示,你的行为违法,你今天写个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再举牌,向政府认过错,不然你会有苦吃。

我说,我的行为没有违法,不存在过错,我不会写保证书,即使你们把我关进监狱,出了牢房,国民的免费医疗没有实现,我还会继续在网上大声呼吁。我今天是为自己向当局呼吁,是为当今很多平民百姓呼吁,其中也包括为你们的亲人后代呼吁,你们真的以为你们的子孙都能长保特权恩宠?

警察又问,你穿的T恤上面有“我不是党员”,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件衣服哪来的?

我回答,首先我要让大家都知道我在政治面貌上是群众。当今党内坏人太多,通过这件衣表达我不是坏人。其次从中国传统文化来解释,党不是一个好东西。故繁体字,上半为尚,尚,古文意上也;下半为黑,黑,古义,坏也,非法、秘密的,故古代有党徒、党棍、党魁、党祸、朋党、乱党、奸党、朋党之争、结党营私、党同伐异等等。故中国传统文化的老祖宗孔子,告诫后人:君子不党。所以我在国企担任保卫科长近二十年都没有入党。这件衣是我早几年从网上订购的。

警察批评我歪曲中国传统文化。最后嘱我今后要注意方式方法,我说今后改到室内举吧。警察笑了笑说不可,不可。签字走人。在签字时警察有很多我说的过头话没有记录,在此致谢。我明知今天的讯问是同步录音录相,故特意说了些过火话给官家们听听,人微言轻,不然平日里我说的话还到不了他们的耳朵。

湖南衡阳公民 黄怡剑

2018年8月20日星期一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