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基金:暴露中共强制生育的隐忧?

最近中国两位学者提出“生育基金”的建议,对中国所有40岁以下公民,强行收取部分工资,如果将来生育二胎,这笔钱就会返还作为生育基金,如果没有生二胎,就要等退休才能把钱拿回来。消息一出,引爆了中国公众的一片吐槽,认为这是对不生二胎的变相罚款。中国官媒也罕见地与民众站在一起,批评这是“荒唐的建议”。但这是否就代表这个建议不可能被当局采纳?从强制结扎到鼓励二胎,甚至强制二胎,中共对公民生育权力的干预暴露了哪些问题?

参加讨论的两位嘉宾是:中国时政评论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小民先生;北京独立时事评论员吴强博士

小民:“生育基金”的核心是生育补贴的自我运转

中国时政评论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人小民认为,“生育基金”的建议极端荒谬,相当于向年轻人强制罚款。它的本质与“强制节育”一样,是对个人权利的侵犯和对个人尊严的践踏。

刘志彪等学者应该清楚,中国民众没有基本的权利,所以他们即使犯了众怒也不会有何损失。但若能成功讨好当局就会得到极大奖赏。这几个学者是很了解中国政情和国情的,他们在文章中提到了很多问题,并在有些问题上提供许多普通民众不知道的信息。实际上,中国目前人口危机的严重程度很可能已超出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想象。对于严峻的人口问题,中共当局估计也十分焦虑,但中共当局又不愿意也没钱拿出来改善民生以鼓励生育。这是问题关键所在。“生育基金”的核心就是二孩生育补贴的自我运转。也就是让其他没有结婚或没有生育的家庭来负担生二孩家庭的经济成本,而政府不需要有额外的财政负担,这是犯众怒的原因。

小民:中国的部分丁克家庭是被迫丁克

小民很赞同吴强博士的观点,这些专家的立足点不是替普通民众着想,而是替当局出谋划策,甚至到了不顾百姓死活的地步。需要强调的是,“丁克家庭”在中国有特殊意义。因为中国的有些丁克家庭是迫不得已“丁克”,而非他们不喜欢不想要孩子。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有些人生育能力受损,更有人是因为对中共制度绝望而不想生育。对于这部分丁克家庭来说,这些专家的建议不仅是经济上的剥夺,也是人格上的侮辱。再者,当今中共当局对养老问题完全没有尽责,无数老人在自生自灭的处境中。以养老为名征收丁克税,这是无视中国基本事实的做法。

小民:生育基金是典型的残民以自肥

小民说,中共这个体制需要耗费巨额资源才能维持,所以这个政权的首要任务就是攫取巨额资金,千方百计地扩大税源,扩大征税规模。为了抢夺财富,中共可以说是不择手段。至于中共征收的这个巨额的社会抚养费,小民通过在百度网上的资料搜寻,发现这笔钱绝大部分都用于支撑庞大的计划生育体系,一些地方80%-90%的所谓的社会抚养费,也就是计划生育的罚款,都留在了县级以下的计生部门,主要用于刺激工作人员的积极性。也就是,计生部门从百姓那儿抢来的钱都用于抚养计生部门自己的人,而不是用于孩子成长所需的公共资源上。这是典型的“残民以自肥”。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个所谓的生育基金,又是中共当局利用公民的身体抢劫百姓的新借口。

吴强:“生育基金是惩罚性的强制储蓄

北京独立时事评论员吴强博士说,理论上说,“生育基金”建议的提出是中国学者按照目前“五险一金”的思路衍生出来。这其实是一种惩罚性的“强制储蓄”。这种储蓄是自我循环的,因此当局可以避免引入福利国家的一些政策,比如通过提高住房补贴、生育补贴和医疗教育等等来促进生育并减轻生育家庭的负担。这种自我循环的储蓄类似于社会保险的方式。社会保险模式相当于让有劳动能力的人为退休者提供退休金,而这种“生育基金”也是类似思路,就是让还未生育的人为已经生育的人提供生育津贴。

吴强:专家的建议站在政府这边,而不体恤民众

对于中国民众对这种政策尤为强烈的愤慨情绪,吴强说,公众怀疑这些学者很大程度上是为投当局所好而作出这些建议。现在大学里的学者是被禁止发表一般性公共评论的,能够发表出来的意见一般得与政策导向一致才行。他们这个建议就是受政策所指导的,也即,是政策需要他们的这种论证。他们的研究并非独立研究,而是响应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政策需要。另一方面,这种“个税”的建议很脱离中国的现实。虽然貌似全世界“个税”问题都一个样,但中国目前的个人所得税征收方式是以个人为单位,而非以家庭为单位。以个人算,工薪阶层的赋税负担是很重的。个税起征点的问题在国内也是个令人头疼的大问题。生育是一个家庭负担的,这些专家不去考虑家庭的所得和目前税制改革的问题,也不考虑如何通过个税改革来提供生育补贴,反而是考虑如何用“丁克税”去促进生育,这种建议非常站在政府一边,而非站在公众和每个家庭的立场上。

吴强:威权主义越发强势,国家对家庭的干预会有增无减

吴强说,中国宪法里有一条是规定将计划生育作为一项基本国策。这项国策的执行单位是国家计生委,所谓的“社会抚养费”是被作为这个部门自我维持的费用。也就是,让这个部门自己通过征收超生罚款以维持这个政策的存在,以控制社会人口。这笔钱确实和所谓的“社会抚养”毫无关系。未来的强制生育或其他仍然是按照宪法中计划生育这一条规定来进行。换句话说,之前控制生育,限制生二胎是一种计划;未来,让你生二胎甚至三胎也在“计划”的范畴内。这种“计划”的背后,一方面是经济罚款,这是国家用行政力干预家庭生活和收入;另一方面,这背后是国家的暴力,用强制方式维持一个行政机构,以介入到家庭行为和夫妻关系当中。这是国家对私生活和家庭生活的粗暴介入。吴强相信,在威权主义越来越强势的中国,这种国家主义对家庭和公民身体的介入是不可能减缓的。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