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剑华:真议题是新闻及言论自由

香港外国记者会邀请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往该会作午餐演讲一事,如果不是前特首梁振英连续发公开电邮,一再贩卖他自己那一套红线论,究竟会有几多人知道?又有几多人会在意?让民族党在外国记者会讲讲那一套香港民族论,究竟是会助长宣扬香港独立意识,还是会令港人及海内外记者清楚这一种论调的空洞与粗疏?

所谓香港独立论,自从被梁振英在2015年年的施政报告中,从一份没有多少人注意的学生刊物挖出来炒作一番之后,确实引起了对当前政治形势十分不满的人中的少数有过幻想。这一种由政府主动炒作的香港独立论,真正产生过的作用,是令政府及北京当局多了一个打压香港言论自由的借口,也成为几年下来政府打击某些政治组织及DQ政治参与者的理由。

就如大律师公会前主席石永泰所言,对于言论范畴的事,最有效的方法还是要让有关的论说透过公开的论辩来击退它。如果独立论是如此离经叛道,有违常理,那又怕什么让他讲,越让民族党讲,不只是应会把这种论调的乖谬与不足暴露得更清楚而彻底吗?现在可能反要问,梁振英个多星期的言行,暴露得更清楚而彻底的究竟是什么?

港独是当权者制造的议题

有什么需要用尽一切手段,需要出动外交部驻港的官员来干预一个新闻组织的自主?又甚至要僭建法律,把还未存在的“基本法”23条本地立法也抬出来,把梁振英自己及特区政府也说不出是依据哪一条法例的所谓「违法违宪」一再提出,以阻止陈浩天演讲?

对于有责任捍卫言论及表达自由,更要履行新闻工作者天职的香港外国记者会,如此薄弱不足的理据及如此低水平的威吓手段会产生什么后果?真的会令他们取消邀请陈浩天的演讲吗?他们真的会因为害怕失去那个并不存在的所谓会址得到港府「象征式租金」优惠而让步吗?可能只会让各界更有理由认定,香港的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在梁振英这一类人的把弄权势之下,已经是岌岌可危。

梁振英最新的论调,是把邀请陈浩天演讲与邀请「宣扬种族歧视,反犹太主义或纳粹主义的人士,又或是声称犹太人大屠杀及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人士」演讲相提并论。把港独作为一种政治诉求与上述这些混为一谈,根本就是十分明显的逻辑谬误,也明显只是意图混淆视听。

在政治文明的地方,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认同梁振英举例说的那些主张。而且可以肯定,每一次有人提出如斯论点,总会受到公众舆论,政界,学界及媒体的指摘及批驳。情况就如同石永泰所讲,公开的言论平台自然会把这些观念一再驳倒。这根本就不需要政府运用公权力来阻止,更毋须建制派人物以其政治权势来作威吓。要一再以这些比喻不伦来强化这种威吓,只是反映梁振英自己的论据薄弱或逻辑思维出了毛病而已。

在法治及自由的社会,不见得需要由政府或有少数当权者以凌驾法律的手段来取缔哪些主张,更不可以由长官意志决定应不应该让这些人发言。对于梁振英最近举的那些例子,大部份地方都已经有公论,就算任由他们讲,讲完再讲,都不会再产生什么重大的社会影响。作为媒介的一分子,如果要考虑采访抱有这些主张的人,或邀请他们作公开的演讲,自然就会考虑是不是有什么新的东西公众也有权知道。这些都是新闻专业的判断及逻辑,毋须政府越俎代庖,更不用梁振英这一类人以政治权势去打压。

经过了个多星期,梁振英差不多天天出公开声明,越说越糊涂,越说越蛮不讲理,越说就越是露出他的狐狸尾巴。今天大家要关注的,不是香港民族党有什么值得重视的主张或新论据,而是要防御这一种意图扼杀香港新闻及言论自由的政治黑手。所谓香港民族论,从来都只是一个当权者自己制造的议题,更只是一个假议题,真正的议题是新闻自由及言论自由。

转自:苹果日报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