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谁是疯子——政治迫害的新招术

不久前,持有美国绿卡的法轮功成员腾春燕被中共当局以“间谍罪”判处三年徒刑,其“罪状”是,腾春燕采访曾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法轮功成员和用数码相机拍摄在精神病院的法轮功成员的情况并把所得信息送给境外记者。这件事从反面告诉我们,原来,有许多法轮功成员被当局打成“精神病患者”而被关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关于他们如何被打成“精神病患者”以及他们在精神病院中被折磨被摧残的种种情况,都被当局当做“国家机密”严禁外泄。其无法无天,暗无天日,惨无人道,可想而知。

法轮功成员的这种遭遇并不是孤立的。就在几天前,根据海外的中国劳工观察报导,江苏阜宁工人曹茂兵因组织独立工会遭到当局镇压,被指为“精神病”,关进江苏盐城第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此前,还有一些工运人士如薛纪风、曾柒等也被当局以精神病的名义关进精神病院。

另据报导,早在八年前,中共当局就将北京的异议人士王万星定为精神病患者,强行关入北京安康精神病院,此外,上海异议人士王妙根也于一九九四年被当局关进精神病院,至今尚未获释。

把别人打成精神病患者关入精神病院实行精神摧残和变相监禁,这是中共当局侵犯人权的一种新招术。这一招是从当年苏联的克格勃那里学来的。七十年代,苏联著名的异议人士麦德维耶夫写过一本书《谁是疯子?》,揭露了苏联克格勃利用精神病院折磨迫害各种异议人士的严重罪行。如今,中共继承其衣钵,变本加厉,虽然眼下我们还没有完整系统的披露,但仅就我们已经知道的零星事实,足以令人触目惊心。

以精神病的名义实行政治迫害,这种迫害有两大特点:第一,它罔顾法律,绕开法律,没有判罪的名义,却有判罪的效果。实际上是法外施刑,比那些以法律的名义治罪的方式还更狡猾、更阴险、更无耻。第二,关进精神病院常常比关进监狱还更残酷,因为它可以在治疗的名义下用药物和其他物理手段(如用电棍进行所谓休克治疗)直接破坏人的神经系统,摧残人的精神。事实上,它不是把精神病人治好成正常人,而是把正常人治坏成精神病。

若问,这些异议人士、工运人士或法轮功成员真的是精神病、是疯子吗?不是,肯定不是。如果真是疯子,当局倒不会把他们关进精神病院了。我们知道,在中国古代常常有遭受政治迫害者装疯避祸的故事。譬如战国时期的孙膑,遭到老同学庞涓的陷害,于是装疯卖傻,最终得以逃脱虎口。《水浒传》里的宋江因为醉题反诗犯下杀头之罪,也是靠着装疯的办法才免于大祸。古人对疯子的态度是很合情理的。如果别人有精神病,那就没 必要再对他追究,由他去吧。电影《芙蓉镇》的结尾,那个在文革中靠整人害人起家的王秋赦精神失常,成天沿街呼喊 :“七、八年了,再来一次哟!”开头还有小孩子哧笑模仿,后来人们都视若无睹,连理都不理了。可见,对于真疯子,人人都知道不用放在心上。

不错,精神病患者是需要治疗的,但只要患者不具暴力倾向,因此不对他人构成伤害威胁,就不必,因而也就不该在违反患者本人或家属意愿的情况下把别人强行关在精神病院。这是古今中外都通行的规矩。中共把各种各样的异议人士关进精神病院,并不证明别人真的患了精神病,只是证明了当局自己的理亏心虚,色厉内荏,外强中干,惶惶不可终日。

转自:北京之春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