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王全璋情况通报之三】没有“硬暴力”

我向刘卫国律师问起他7月18日下午会见王全璋的情况。我急切地想知道全璋遭受酷刑的情况。因为在“监视居住”期间,谢燕益律师和其他人都清楚的听见王全璋在二楼审讯室的惨叫。

刘卫国律师回复我:他说他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

“没有硬暴力”,可能很多人以为就是没有挨打,可是我一看这3个字,心就像被热毛巾捂着使劲拧一样。

2017年5月9日,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我就住在峭岭家。峭岭姐一见到和平哥,就看他身上有伤没有。和平哥说没有伤,没有遭受硬暴力。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
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这也不是“硬暴力”!

和平哥被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的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春富律师在遭受这些所有的非硬暴力上,经历过一次硬暴力。他被看守所的管教用膝盖顶断了肋骨,还诬陷他要越狱,被警察脱的只剩内裤,戴着工字镣铐躺在看守所的硬板床上,每呼吸一次,胸部都疼痛万分!

所以,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就是想告诉我他遭遇了那样的非人的折磨!

我想知道他的体重多少?他的头发是否白了?他牙齿是否已经掉光?

我想知道全璋的具体情况。

刘律师说:全璋说外面的任何举动都会影响到他在里面的现状。说有些事不需要狱警出面,牢头狱霸就解决了。所以,今天记者电话我一个也没接。

这些话让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如果刘卫国律师接受记者采访了,牢头狱霸就会“解决”王全璋!

而我这三年来,不停的为全璋呼吁。我起诉过公安部,状告过共青团,徒步千里寻夫,接受过无数媒体采访,还见过德国总理默克尔……如果因为这些举动全璋就被牢头狱霸解决掉,那全璋应该被解决掉十几次甚至几十次了吧?

全璋不知道我在外面干的事,但是刘律该知道我所做的事吧。刘律师不敢接受媒体采访,怕王全璋被牢头狱霸解决了,我也害怕啊!那么我该怎么做呢?

自从有了王全璋的消息,我感觉更加恐怖了!

李文足
2018年7月20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王全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