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村庄治理惹众怒 村民阻拦查封服装厂

北京大兴区自7月5日起对多个村庄查抄服装厂。被认为是新一轮“清理低端人口”的这次行动,7月19日在西大屯村受到村民抵制,双方还爆发激烈的争执。有来自外地的服装经营者表示,他们带活了当地的经济,现在政府不需要他们了就把他们一棒子赶走。

7月19日上午,北京大兴区西大屯村,一百多名执法人员准备查封当地服装厂时遭到了当地村民的阻拦。

一名当地的服装经营者向本台表示,出声阻拦的都是北京本地的村民,双方“都快打起来了”,外地人则根本不敢质疑。查封服装厂不仅影响了从业者,也影响了本地人的收入:

“大部分大兴这边本地人的地都被政府征收了,然后他们也没有经济来源,就靠点房租,他们不吃点房租、店费,你想想他们指啥活着?他们(执法人员)要查,本地人朝他们要证件,是不是得有一个查抄证件或者检查证件?啥也没有,(执法人员)还全是外地人。老百姓不让,本地人不干了,打起来了都快。我们外地人不敢问,那天(别的村查抄)加工厂老板问了几句就给带走了。”

今年7月5日,地方政府率先对大兴区寺上村进行了查抄,多家服装厂内的设备、布匹被强行带走。截至19日,区内已有五六个村庄被抄。上述经营者向本台表示,大兴区仅服装行业大约有百万人口,区内经济是由他们外地人带活的。现在政府不需要他们了,就把他们赶走,而他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这让他感到自己像是丧家之犬:

“别说别的,就单单一个服装加工行业,北京大兴这边就得有上百万人,这不是一个小数字,在北京建设当中最起码也给当地经济带来一个很大的收益。最早村里就一个小卖部,连个超市都没有,买东西非常不方便。等我们外地人一来,在这边做工厂、加工或者做点小生意,每个村里都十几二十几个超市,物价也比先前便宜很多。你把这些外地人都撵走了,就跟狗似的,看家就拴在门口,不用了就一棒子轰跑了。政府天天(说)人性化、人性化,人性化在哪儿?”

大兴区自今年4月起开始整治村庄的行动,包括拆违、清理“非首都功能”行业等。地方政府多次表示他们是按章行事,但这一说法却遭到质疑。

大兴区查抄服装厂被指形同土匪行径(受访者独家提供)

这名经营者说:“政府流程说把违建的都拆了。泥营(村)东侧有一片空地,是拆了,但是空地前面有一排房子,大概有五六家、六七家没有拆,因为那是镇政府领导家属盖的房子。他要按章我们就不愁了。他要按政府流程走,他就不可能跟土匪似的,请一帮保安(查抄),然后出事了就是这些临时工的事,当官的撇得一清二楚。”

去年11月,大兴区“驱逐低端人口”的行动曾引发外界普遍关注。原先在大兴区三间房村从事服装加工的王先生也是在那时被迫离开了北京。如今已经回到老家半年多的王先生仍在经营着服装生意,但与在北京相比,现在困难了不少。

他说:“也没有指定的地方,也没有补偿,就是限时搬走。那影响肯定大,一个物流这方面就不方便了,费用也大了,肯定没北京生意好做了。也没办法。”

目前暂不清楚大兴区这一轮的村庄整治会持续至何时,而对于区内的外地人口来说,这把悬在他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剑随时都会掉下。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