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金圣:鲜花祭林昭,遭遇偷花贼

4月29日是林昭祭日,我们北京的公民朋友一行7人,每人拿着一支黄色的菊花,相约来到昌平区地铁13号线龙泽站附近的天慧园小区5号楼艺术雕塑家严正学、朱春柳夫妇家,打算给林昭塑像献花。

新公民祭林昭1

天气特别好,阳光灿烂,空气中没有雾霾。我们走到天慧园门口,一警察三保安拦着我们,要求登记,不登记不让进,这是从没有碰到过的新鲜事,但我们也只好照办。登记完了又要主人来接我们,发起组织人叶洪霞给严正学老师打电话,打不通。我们再三与他们沟通,才同意我们进小区。后有戴着巡逻字样的红袖套的人护卫我们,前有戴同样红袖章的人给我们开路。警卫级别可真高。

叶洪霞一到天慧园小区门口就把外套脱了,里面穿着一件白色“公民衫”,正面的上方印有“公民”字样,下方印有“自由、公义、爱”,反面也印有“自由、公义、爱”。这衣服一亮相,使得叶洪霞更有气质更漂亮了,在人群中特别夺目。

新公民叶洪霞祭林昭

快到小区5号楼时,发现一楼的门锁着。叶洪霞再给严正学老师打电话,旁边一个戴红袖章的女人说,严老师一大早出去了。后来得知,严老师夫妇一大早就被昌平区国保“请”出去旅游了,至少有2-4人护送。这是国保打压公民的惯用伎俩。我看了一下,小区共有8人在巡逻,2女6男,据说其中一个男的是国保。严正学老师家墙院东侧的道路上,停着两辆中巴面包车,刚好把林昭塑像的“铁玫瑰园”(估计这是严老师起的名,象征着林昭被关押在牢笼里,玫瑰代表林昭)挡着,目的就是不让大家看见林昭塑像,不让我们进去。

新公民于艳华祭林昭

我们只好在两辆中巴车旁拍照留念,其中有个戴红袖章的女人叫嚣:不准拍照!叶红霞说:“这是你家的地盘?谁的规定?”我说:“你这个小区管理的比故宫博物院还严格嘛,可惜没看见什么宝贵的文物。”那个女的叫喊道:“就是不让拍!”叶洪霞声音洪亮地回敬道:“不行!今天我们就是要拍,看你能把我们怎么着!”我们一行7人照拍不误。车西侧还有半人高的女贞树,但他们制止我们每个人进去,我们就把7朵菊花给了叶洪霞。她代我们进去献花,鞠了三个躬,那时她一定默默与林昭塑像说着心里话吧。

其实我是第一次来严老师家,也没有看见里面的林昭雕塑,车挡着根本就看不见。他们故意用黄黑相间的交通栏杆挡着车头,也就是说,当车开动时,车只能后退,不能前进。这种为难公民祭奠林昭的事,他们很有经验,绝不是第一次做。

我们本来想绕道鉄玫瑰园的南面去看看,他们8人挡着,骂骂咧咧,不让我们过去,说是为维护小区住户的利益,要我们赶快出去。我们想在严老师家门口等严老师回来,但他们坚决不让我们等;我们又提出在小区内走走,他们也不让我们走,一定要让我们出去。就这样,我们一边走、一边跟小区巡逻队交锋,快走到小区门口时,他们把警察叫来了。事后知道警察名叫张义,人长得高高胖胖,但说话倒比较和气,也理解我们的义举,为我们做了很长时间的沟通工作。

新公民祭林昭2

居委会主任带头吼我们走,态度非常恶劣。我们对他们说,你们的行为很无耻!白振侠更痛斥戴红袖章的人说:“这个体制之所以延续了65年,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甘愿做奴才的人太多。”其实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到院里向林昭塑像献花鞠躬,合影完了就走人,几分钟的事。但居委会的人就是要刁难。

叶洪霞又打电话给严正学老师,这次是小区警察张义让她打的,电话打通,因为我们与戴红袖章的人吵架声音太大,叶洪霞不得不大声一呼:“别吵啦!”这一呼,把在场的警察、居委会工作人员、国保、保安都镇住了。楞了好几秒钟,张义才从叶洪霞手里接过手机,跟严老师通了几分钟电话。通话结束后,张警察招呼我们出小区门口,说:“你们还是先去吃饭吧”。但我们没有马上走,都坐在小区门口的马路边等。

新公民祭林昭6

上午约11点20分过,又来了5位朋友,有的是上海人、有的是石家庄人、有的是保定人,共2男3女。他们买了花想进去,门卫又不让进,让他们登记。我和他们商量最好两个人进去。叶洪霞担心他们找不到地方,提出由她陪新来的人进去。门卫不同意,说叶洪霞已经进去过了,小区居民不欢迎你!无奈,都进不去。他们想让警察帮送进去,但这是不可能的,否则警察就丢饭碗了。过了一会儿,白振侠过来传话说:门卫又说带着白花、黄花,小区居民不欢迎,小区不是墓地,不是公墓。你们拿着玫瑰花我们是欢迎的!我说:“这纯粹流氓逻辑!哪有祭奠死人用玫瑰花的?”我们商量着去面馆吃饭,因为当时已经12点半了。他们5人没去成,花没有送进去,只好走了。

下午,叶洪霞他们去北京国际会议中心,找中央巡视组办公驻地。我就回家了。

今天去天慧园祭拜林昭的北京公民有:叶洪霞、郭志英、毕正英、白振侠、姜流勇、张宗钢和吴金圣(网名京圣)。严正学老师电话中说,为表示歉意,他下次请我们吃饭。这其实怪不得严老师,而是小区那些地痞无赖,当然也怪不得那些地痞无赖,因为这不是他们主动做的,准确地说是辖区派出所和回龙观镇政府要求他们这么做的。他们哪知道,林昭是伟大的党给正式平反的,林昭无罪,这是上海高院、也是中央的结论!他们为什么要阻扰我们祭奠?

新公民祭林昭5

更可气的是,我们献了7支花,但严正学老师回家后发现,一枝花也没有。为此他向居委会提出了严正抗议。而且据严老师事后查询,戴红袖章的人根本不住在天慧园小区,他们都是回龙观镇政府派来的维稳人员。整个一群偷花贼!

附注:雕塑家严正学,原籍浙江台州,因状告地方官员两次坐牢。他是第一位为林昭、张志新塑像的雕塑家,被誉为“双雕英雄”。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