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鹏:政治构陷的脏弹,别扔向爱心世界

原编者按:

继李亚鹏的嫣然基金被质疑侵吞善款后,近日壹基金也深陷“贪污”泥潭。4月22日,实名认证微博“四月网”公开质疑李连杰贪污雅安地震捐款3亿善款。4月24日上午,壹基金发布起诉“四月网”诽谤的律师函。当晚,李连杰也发布个人律师函,称将正式起诉“四月网”。在此背景下,壹基金秘书长杨鹏通过社会创业家杂志发表长文,呼吁大家不要将公益“政治化”,使公益回归到建设人心和社会的本位上来。

一基金

与经济领域和政治领域拥有的资金和人力总量相比,中国公益事业,无论从资金还是人数看,都只是社会系统中的极小部分。但是,公益领域发生的一些事,常卷入网络舆论混战,演化为社会热点,为什么会这样?公益承载了什么,让不少人舆情狂热,让不少人彻夜网络不眠?我们一起分析分析,也许从中能发现一些社会现象后面的深层动因。

为救灾而合作

紧急救灾-过渡安置-灾后重建,这是常规地震灾后救援的三个阶段。紧急救灾-过渡安置这两个阶段要快,灾后重建阶段则要稳要好。

紧急救援,一般指地震发生72小时,这是生命救援的黄金时间。以救援队搜救,救助伤病员为核心。以后1个月内,紧急救援进入险情排查阶段。芦山地震紧急救援及震后险情排查,壹基金救援联盟投入270名队员,救助重伤员20人,轻伤员56人,向政府提供险情排查信息20条。同时,56家合作的公益组织伙伴一起配送救灾物资125车次1000多吨救灾物资。

过渡安置阶段,一般指地震发生后半年之内,以配送账篷、彩布条、水、粮等生活急需品为主。紧急救援和过渡安置两个阶段,人力和救灾物资为主,需要的资金总量都不大。过渡安置阶段,壹基金以灾后儿童的心理疏导和卫生为主线,与伙伴建立50个儿童服务站,发放18557个温暖包,举行50场运动会,还完成日出150吨热水的太阳能设施等。

灾后重建阶段,主要是农房、学校、医院及道路、通讯等公共设施,政府救灾资金是主力。政府的灾后详细重建规划和政策,一般在灾后四个月甚至半年左右才能开始出台,以后还得不断调整。政府与各基金会最大量资金的实际投入,一般百分之八九十都会放在灾后重建阶段。即便是很快拔付到政府赈灾部门的救灾资金,多数在实际使用上也会放在半年以后开始的灾后重建阶段。也就是说,要在灾后半年到一年的准备后才开始大量投入。中国如此,世界也如此。壹基金如此,红会如此,扶贫基金会、青基会等机构也如此。雅安地处龙门山地震带,地震风险大,壹基金灾后重建项目,着眼将眼前救灾与未来防灾结合起来。

基金会之间有竞争,但由于服务灾民的共同价值取向,也十分重视合作。雅安芦山地震救援中,中国扶贫基金会、青基会、壹基金、南都、腾讯等机构就自发成立了“基金会救灾协调会”,与红会也保持联系,这就是为了内部协调,尽量寻求互补而非冲突。

对我们做公益项目的人来说,公益机构间的关系更多是竞争合作而非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做事的人,最不愿卷入矛盾纠纷,只希望服务好救灾,团结一切有利于公益项目推进力量。

中国捐赠人喜欢捐赠学校重建。估计不仅壹基金如此,其他基金会收到的捐赠中,一定有相当比例的资金是定向到学校重建的。很少基金会进入农房建设,一是因为这是政府补贴最广泛的项目,二是农房建设涉及与农民社区打交道,管理起来复杂。壹基金之所以也选择进入农房建设这个难做的项目,是考虑到伤亡多源于农房抗震性不高,要以探索提高农房抗震性为壹基金灾后重建目标。

有捐款定向在灾后重建学校,灾后重建中援建学校选择自然就成为基金会的重要工作。但是,经过评估,需要重建的学校项目是有限的,许多企业和基金会都想做学校,不时会发生碰撞。

我举一个小例子。壹基金捐款中,许多资金定向捐赠学校重建项目,我们在过渡安置期间,积极与政府教育部门沟通,寻找需要纳入政府重建规划的学校项目。2013年7月,壹基金与雅安市教育局达成援建雅安名山红光小学的意向,随后壹基金经过程序选择台湾设计师周子艾进入调研和设计,到2013年11月中旬,完成第一稿设计方案,准备在此设计方案基础上与雅安市教育局正式签约。2013年12月初,雅安市教育局来找壹基金,说由于政府部门间沟通上的失误,红会与省政府、市政府的援建签约中,红光小学援建项目在签约范围内。雅安市教育局很为难,希望寻求解决办法。怎么办?我对教育局的人说,壹基金最早是在红会支持下成立的。深圳壹基金成立后第一年,对深圳壹基金最大的支持来自红会。红会对壹基金有恩,壹基金不会跟红会争项目。雅安教育局非常感谢壹基金的合作。但同时,我们已完成的一稿设计图,力求展示抗震学校建筑特点,除建筑本身抗震,还有疏散逃生安排,还特征重视学生体育、文艺、手工空间,这是抗震示范,也是新教育示范,我们很希望能用上。

秋葉16

2014年1月初,我与王汝鹏秘书长、王海京副会长、赵白鸽会长沟通此事,主动建议壹基金与红会合作,共建红光小学。我把设计稿发给了赵会长。赵白鸽会长组织红会内部讨论后,回复我同意壹基金与红会共建红光小学,以壹基金已完成的设计图为本。当时,正是舆论上把壹基金与红会对立得很厉害的时期,也有人希望把红光小学援建中壹基金与红会的矛盾披露出来斗争,但这种想法被我们否定了。壹基金感谢红会,是真心的。在红会舆论环境跌入低谷的时候,连杰、王石都这样公开表达过对红会的感谢。我们最后主动寻求在红光小学上的合作而非斗争,这是感恩的表现,也是基于我们对公益整体行业发展的责任心。

我讲这个故事,是想说明,救灾过程是一个复杂的合作过程,与政府合作,与NGO伙伴合作,与基金会合作,与企业合作。对我们做公益项目的人来说,我们公益机构间的关系更多是竞争-合作而非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做事的人,最不愿卷入矛盾纠纷,只希望服务好救灾,团结一切有利于公益项目推进力量,我们的心态是建设性的。

梦想与反思

从针对基金的这次网络舆论事件,我闻到了舆论领域阶级斗争的情绪和手法,闻到了文革式的火药味,我不得不去细思量这其间的冲突动因。Why?

壹基金追求的目标,是推动人人公益。是希望搭建公益平台,让更多的人有公益参与和公益体验,这样中国社会的公共精神和公共能力就会提升,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公共品格不断成长的大问题。我们一直认为,公益是超越政治、超越宗教、超越民族和国家的。世界上的事,能有共识的不多,公益慈善是一个。无论什么体制,无论中国人美国人,无论是基督徒还佛教徒,无论是什么社会和政治价值取向,大家都普遍认可公益慈善。多年慈善公益的体验,我们慢慢感到公益慈善的精神中,有人性最超越的精神,有非常普世的人类之爱。也许,志愿的公益慈善精神和自发的公益组织模式之中,有人性最闪光的表达,有人类之爱的最纯粹的冲动,有人类最美好的公共精神和公共制度。这是需要我们在实践中去体会,在理论上去认真总结的。

按李连杰的说法,贪污指控是原则问题,花钱多少是规划技术问题。壹基金为什么这样安排资金规划?这样的资金安排规划合理不合理?这不是善恶问题,而是技术问题。

研究那些针对壹基金的网络批评,除去那些指控壹基金贪污及政治阴谋的恶意诽谤外,一些网友是针对雅安芦山地震一年壹基金救灾用钱少不满。按李连杰的说法,贪污指控是原则问题,花钱多少是规划技术问题。壹基金为什么这样安排资金规划?这样的资金安排规划合理不合理?这不是善恶问题,而是技术问题,这本可以心平气和地讨论。如果壹基金某个项目没有做好,但没有贪污问题,没有不努力工作的问题,那么这也是技术问题,是管理和技术能力问题,可以讨论找出问题,今后不断改进。如果别人在项目实际执行上比我们强,我们就要去学习。

一基金2

雅安地震周年,壹基金披露了雅安赈灾周年报告、周年专项审计报告,我们在信息透明披露上是认真的。芦山地震全部资金使用规划,在周年报告中进行了披露。老实披露出来,是因为尊敬捐赠人和公众,是为了壹家人分享和讨论。批评者们如果先读周年报告及审计报告,针对问题再讨论就更有价值了。

壹基金制订工作计划和预算,事前会做研究。网上有批评壹基金芦山地震一周年没有花够捐款的70%,认为这是违法的。我们安排救灾资金,要根据我们的灾区需求评估分步进行,要参考政府的恢复重建计划及国内外过去救灾的经验,要避开政府重点投入的项目而做适合社会组织的项目。一般来说,小额捐款人比较关注紧急救灾阶段,而大额捐赠人则比较关注做好灾后重建项目。在资金安排时要以救灾防灾为目标来平衡这些因素。

《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公募基金会每年用于从事章程规定的公益事业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总收入的70%。”同时,考虑到自然灾害救助工作周期较长的特殊性,民政部2012年《关于规范基金会行为的若干规定(试行)的通知》中又做了以下规定:“对于指定用于救助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的受赠财产,用于应急的应当在应急期结束前使用完毕;用于灾后重建的应当在重建期结束前使用完毕。”还规定:“基金会与捐赠人订立了捐赠协议的,应当按照协议约定使用受赠财产。”这些规定,是针对实际救灾中许多建设项目实施周期较长情况而做出的调整。

关于雅安芦山地震灾后重建的时间安排,国务院在2013年7月规定是“用三年时间完成恢复重建任务。”雅安市委的实施意见是“用三年时间基本完成恢复重建主要任务”。日本、美国、台湾历史上的重大灾后重建,完成时间一般在5-8年之间。按照国家管理的法规、政策及国内外救灾经验,壹基金的灾后重建资金安排是符合规定的,在常规经验范围内。

各级政府安排的芦山地震恢复重建资金总量700多亿,壹基金不到4亿的爱心捐款资金,相比起政府的700多亿救灾资金来说微不足道,但对公益捐款来说,这是二百多万人的一大笔爱心负托!如果壹基金简单跟着政府700亿救灾资金投向走,资金可以花得快,但可能难以使壹基金真正成为政府救灾工作的有效补充。所以,凡政府重点进入的或政府特别能做好的,我们就尽量避开,我们做的是有灾区需求但政府救灾资金较少投入的领域,如儿童灾害心理疏导等。对学校和社区减灾公共设施的项目,我们希望引入最新的经验,建设不同于传统建设的先进硬件和软件。

许多置疑,源于我们没有给公众提供足够的参与渠道。开放参与的脚步没有跟上开发参与的心愿。我们在执行项目过程中,常遇到许多困难和问题,也有不少矛盾,但这些过程的公开呈现是不够的。

壹基金灾后重建,形成的原则是:一要让灾后项目建设具有未来长远的防灾示范效应,要对龙门山地震带防灾具有技术示范意义。二是除了在硬件建设外,要长期重视学校师生和社区民众的减防灾教育和组织系统的推广。是在这种把长远防灾纳入当下救灾的思路下,壹基金安排了3-5年资金规划。灾后重建资金和项目安排,按李连杰的说法,是学术问题,可以讨论辩论,使之更符合灾区救灾需求和未来减防灾需要。

雅安地处龙门山地震带,地震学专家判断这个地震带处于活跃期。壹基金希望在3-5年完成全部示范项目建设,希望对龙门山地震带上的学校、农房、社区减防灾设施的建设和管理有重要示范性。项目建设在灾区,效用幅射龙门山地震带区域。具体项目上,我们总是对项目赋予更多的期望。如50个儿童服务站,这是国内大灾首次成规模地开展灾后儿童陪护和心理疏导工作,我们与英国救助儿童会合作,希望从实践中总结出对未来灾害中儿童心理疏导有意义的中国模式。我们以不同方式资助农户建设轻钢房项目,在希望以灾民为建设主体,探索龙门山地震带高抗震低成本农房建设的可能。不仅如此,这是人民的建筑,在资助钢架保障抗震性后,农户是真正的建设主体,是真正的主人,牵动着社区合作。抗震农房项目技术,要具有农村自发的可推广性。这些价值对我们都很重要。从小试15套到中试资助200多套,再到1000套,希望在取得经验基础上逐步扩大。建设过程,不断出现问题不断解决问题,这些都使我们愈来愈趋于灾后建设先试后推广的想法。雅安市政府推广轻钢房,正是建立在壹基金探索的基础。资金规划,是研究了政策、国内外经验的结果。

诸多批评意见中,必然会有珍宝。我们一直认真阅读和总结批评的意见,希望从中找到有建设性的东西。我们找到了不少,例如,批评刺激我们思考。灾民最希望的,可能是直接发现金,但许多捐赠人(尤其是大额捐款人)往往希望看到具有长远意义的高质量的救灾项目开展,我们如何平衡?我们坚持先评估灾情需求再根据需求进行救灾安排的方案是不是耽误了时间?我们将救灾与防灾一体的思路对不对?我们坚持在及时帮助灾民的同时,要追求项目要为地震带上的减防灾示范做出贡献的想法会不会使项目周期过长?我们怎么定位基金会与政府在救灾中的职能分工,救灾中专业示范的先导探索是不是基金会的任务?我们一直强调壹基金是公众的基金会,一直强调要有更广泛的参与,而且理事会讨论过将灾后资金安排规划拿过网上征求意见,但我们还是没有及时做到这一点。为什么我们没有及时将资金安排规划公开讨论以吸收更多公众建议呢?我们的资金使用规划中是否在第一年积累经验后就全面加大规模?许多置疑,源于我们没有给公众提供足够的参与渠道。开放参与的脚步没有跟上开发参与的心愿。我们在执行项目过程中,常遇到许多困难和问题,也有不少矛盾,但这些过程的公开呈现是不够的。这些都是需要反省的。

公益被政治化是公益发展的障碍

在吸收这些建设性意见的同时,我们也强烈感觉到,这次对壹基金的众多诽谤似乎表明,壹基金被一些人“政治”斗争化了。壹基金与红会,都被符号化被政治化。红会与壹基金这两个公益组织,都承载了过多的“政治”取向的情绪。多年的公益实践,我慢慢认识到,公益不是商业的延伸,也不是“政治”的领地,公益是独立的人性之爱的表达和人类爱心行动的领域,其间有超越性的、独立的、永恒的价值。商业的目标或政治的逻辑,都不符合公益的长远需要。经济有经济独立的规律,政治有政治的独立规律,文化有文化局的独立规律,公益有公益的独立规律,虽然相互有影响,但最重要的是相互不干扰,各自相互支持但又各自独立发展。

公益事业,一旦被“政治”白热化,就很难理性对待了。例如,抨击者追求的似乎不是为了探讨公益如何做得更好,似乎是为反对而反对,为斗争而斗争。例如,壹基金根据规划还没有使用的资金,全部都在壹基金的银行账上,所存资金的利息,也一样在银行的账上,属于壹基金,用于救灾业务。我们也老老实实请求银行出具了资信证明放官网上。怎么就成了壹基金3亿资金和利息被贪污了呢?又例如,抨击壹基金贪污的言论中,裹胁着相当一部分对壹基金的政治诽谤,如壹基金与藏独和共济会有关系,阴谋把壹基金引向政府的对立面以借刀杀人。如果我们也按照政治陷害者们的逻辑去阴谋构陷,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胡乱置疑:这次诽谤壹基金的一些重要人员,网上很早就有关于他们与薄熙来、王立军、徐明等人关系的分析,那么他们这次纠集力量诽谤壹基金,是不是借此阴谋集聚极左力量来篡位夺权破坏改革开放?他们是不是不断借诽谤壹基金藏独、共济会来抵毁中国国家安全工作?他们是不是借爱国口号阴谋发展极左政治势力要把中国拉回北朝鲜模式?大家想想,如果我们也用对方的政治脏弹战术来打烂仗乱攻击,我们是不是会被骂为邪恶+脑残的“邪残”?这样烂下去,公益领域就不再是提升爱心的领域,而是成了相互抵毁构陷的领域,这就会恶性循环,今天壹基金被政治构陷,明天二基金被政治构陷,只要做公益,就不得不准备“政治”构陷斗争,循环往复之中,互相乱扔政治构陷的脏弹,伤害的是中国人的公益心和中国公益事业,这离我们希望的人人公益的美好愿景实在太远!

中国公益体制改革,要向经济体制改革学习,让公益独立运行,发展中国的爱心事业,不要把政治构陷的脏弹扔向公益领域。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之所以成功,首先是经济的非政治化,让经济按经济的规律运行。想当年,经济活动完全被政治焦虑所控制,私有经济就是反政府,一个傻子瓜子,多少人告状!多少人做点小生意,就被抓入监狱。改革就是分离了政治与经济,开放就是让外国资本进入,经济逐步开始独立运行,政治脏弹不再乱仍向经济领域,这才有中国经济几十年的持续成长,支撑了国家的繁荣与进步。中国公益体制改革,要向经济体制改革学习,让公益独立运行,发展中国的爱心事业,不要把政治构陷的脏弹扔向公益领域。现在政府对公益事业和社会创新改革有正向的取向,但阴暗的政治构陷却漫延到公益领域来了,结果把公益世界弄成“政治构陷”的脏地,这不利于公益行业的自主成长。公益,要回归公益组织建设人心和社会这样的本位上来。只有回归公益的本位,各种批评才显出公益的价值。

壹基金是公益组织,追求独立公益之梦,是自由人的公益心在运行,是志愿合作的精神在推动,对世界采取的是合作与建设的态度,壹基金厌恶各种明面上的、阴险暗示的政治构陷。面对自然灾害,不管你是男是女,不管你属于那个国家,不管你是那个民族,不管你属于那个阶级,不管你信那种宗教,不管你追随那种政治哲学,管你是那个政治派别的成员,壹基金及其伙伴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救援。这才是慈善的态度,这才是公益的精神,这不是阴谋,是阳谋。上天之大德曰生,慈善公益,服务的是生命需求,消除的是生命苦难。在服务生命之上,增加上商业利益的或政治利害的动机,都容易走偏。

想通了这个问题,对眼前的舆论现象就有了另一种视角。一些网络抨击的病态表现,似乎预示了未来动荡的阴影。如种这种情绪从虚拟空间走入现实,都不听别人的道理,都只顾构陷和打倒,那就非干仗不可。做公益的,坚持人类之博爱精神,坚持人道主义取向,坚持公益对政治、对民族、对宗教的超越性,面对生命之苦难,走建设性的路,化批评为建议,把事做好,提升服务能力,这才是本。做错的,改正,能力不够的,就让别人来做。这不是善恶的问题,而是技术问题,是爱心成长问题,不需要那么多斗争情绪,不需要那么多你死我活。

去除政治构陷,回归公益本位,公益技术上的批评和反省就非常重要了,这是进步的前提。公益的资金,源于志愿捐款,只要事做不好,捐款停止,就自动消失。对公益组织来说,批评的结果,就是消除信任,就是阻止捐款,如果公益组织对正确的批评不及时反省和调整,那就是死路一条。壹基金短短七年多的历史中,经历的麻烦事真不少,但一直坚持了基本特征:原则错误坚决不犯,技术问题不断改善。原则错误有两个,一个搞政治阴谋二是搞贪腐。我们做公益,有自己非政治、非贪腐的梦想、原则和制度。技术错误,不断犯不断改进,团队的技术和管理能力在解决困难中不断提升。所以,抵制政治构陷,欢迎技术批评。

深圳壹基金刚满三岁,毛病多多,正学走路,路还很长。请壹家人一如继往支持我们,风雨不断,不改前行。

(转自014-04-26 社会创业家)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