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子:让人闭嘴,就有稳定么?

先说两张图。都是朋友发给我的QQ截图。

其一是他在某论坛发帖的内容:“需要他去思考的问题,其实应该是——为什么何绍强60岁还需要当棒棒?怎么解决?”想必这话题大家不陌生,是针对大媒小报争相聚焦的李克强在重庆万州与“棒棒”合影一事而发的评论。

其二是随后的系统弹窗截图,内容是:“提示:发帖失败,系统怀疑您的账号有非人为发帖等异常行为。如果有疑问请联系客服。给您带来的不便,请您谅解。”从朋友的叙述中,我听出他是多么的无奈与愤怒:“大家还是当猪吧”、“一句中学生都明白的大实话,而且还没说得出来……。”

这让我想起了我曾经的微博账号,也因为说了些大实话,我亲耳听到亲身感受到的事实,就被直接封杀了。当时的我,也是出离的愤怒,甚至直接打电话给客服交涉,得到的答复跟系统弹窗的提示大同小异,“你的账号有不当言论”、“多次被人举报”云云,然后直接被挂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最近以来,网络言论空间愈收愈窄,大有乌云压顶之势。先是国安委第一次会议提出“国家安全是头等大事”,并把政治安全列为首要地位,把信息安全、文化安全同时列为国家安全的重要领域。紧接着,“2014净网行动”快速推进,新浪网“两证”被吊,“人日”力挺汉字纯洁性,美剧因“政策原因”下架等等,一茬接一茬。这些事件,都集中在信息、文化领域。其目的,照伟光正自己的说法,都是为了“占领社会主义思想文化战线的高地”,“培育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说白了,就是要照搬毛泽东的“二杆子”(枪杆子、笔杆子)理论,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这一新空间,继续控制思想,堵截言论,维护高于一切的所谓政治安全。

在我的印象中,近年来新领导人上台,都喜欢引经据典说几句古文,有的甚至源自不大为人所知的史书古籍,以显示领导人的博学多知。但其实有句世人耳熟能详的古语,他们似乎都选择性地忘了。这句古语就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前些年,随着互联网尤其社交新媒体的兴起,中国大陆的思想管控曾有所松动,公民言论的自由和开放度得到一定增强,纵向比较确实让人嗅到一些清新的空气。但最近一年多来,针对互联网等新空间新媒体的管控力度已远远超过前些年,而且管控范围越来越广,筛眼越来越密。我开篇提到的那位朋友的经历,相信许多同胞都感同身受。

我出生在文革期间,但那时太小,对文革没太多记忆。我也没有去过朝鲜,对真实的朝鲜没有亲身感受。只是从电视上、纪录片中,领略到文革时的中国人和“铁桶”围困中的朝鲜人言行整齐划一的肃杀气氛。但即便如此,那种环境下仍有许多人通过各种途径突破桎梏,顽强地寻求精神的独立和思想的自由。就本性而言,人除了拥有人的体质特性,充分的表达、自由的思维、独立的判断等等,都是完整人性的应有之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艺术名言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人与人精神上的差异性。正因为这种差异性,人类才得以始终保持求知、求新、求真的原动力,在科学、艺术、社会等各领域不断开拓探索,推动社会向前发展。这种差异性必须得到尊重和保障。任何试图通过思想控制来人为抹杀这种差异的行为,都是反人类。即使政权运用国家强制力来压制言论,推行思想同化,在某个历史时段也可能形成一定气候,但人的本性决定了个体思想的不可控,目前越来越多的朝鲜“脱北者”和中国大陆“翻墙者”都印证了这点。历史事实更无可辩驳地证明,这种反人类的行为必然以失败告终。

就我和那位朋友而言,虽然我们的网络言论被蛮横地封杀,但我们心中对自由表达的渴求并没有就此泯灭。而且,这种渴求随着每一次的被压制而不断积聚,陷入“越不准表达就越想表达”的怪圈,周而复始,恶性循环。当局所标榜的一切伟光正,在我们眼里最终不过是一纸笑谈。这种心理变化的过程,正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警示的核心要义。

我坚信,压制越大,触底反弹的力度就越大。一旦突破了临界点,所谓这安全那安全,终究不过一枕黄梁!

(作者山子,原名张宁,自由撰稿人,新公民义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