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赴全国律师协会维权

2018年6月15日,常伯阳律师、丁家喜律师、马卫律师、许艳,到达全国律师协会,为余文生律师案件申请维权。

一、反应了余文生律师的辩护权被剥夺。(从1月19日至今一直没让会见。公安拿岀解聘声明后没有依法让辩护律师会见核实。余文生属于失去自由状态,这个声明是否是他真实意思表示?而且余文生在自由状态时录过视频,不会解聘律师,除非他遭遇到酷刑。)

二、反应余文生律师的诉讼权利被剥夺。(北京市司法局不予余文生成立个人律师事务所决定书说,不服决定书可以6个月内起诉,但北京市西城法院即不收材料也不立案)。

三、反应了余文生律师案的知情权被剥夺。(至今不知道余文生案件办案人员是谁?联系方式是什么?看守所、检察院很多事让问办案单位,可我根本不知道找谁?余文生律师现在是否有辩护律师是我非常关心的问题,如果没有辩护律师如何保障他的权利?)

在此感谢余文生的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丁家喜律师、马卫律师的帮助。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8.6.15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