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重建“伟大胜利”? 外界质疑贪腐

资料图片:汶川地震后于2010年建成的新房(美联社)

资料图片:汶川地震后于2010年建成的新房(美联社)

2008年五一二汶川地震造成最少7万人死亡。当年地震的威力相当400枚美国在广岛投下的原子弹。10年过去,官方数字显示,重灾区的的重建工程以惊人速度完成,经济建设也取得了显著成就。但有评论关注大量资金援助带来的贪腐问题,认为与其以当地作为样板,不如为幸存的灾民确立新观念更为重要。

汶川地震10周年前夕,中国当局安排境外媒体访问四川,参观的项目集中展示机场、科学馆、规划馆等城市建设项目,以对外展示灾后重建成果,但并不包括灾民居住的房屋 。

四川省发改委项目办主任方曦以“伟大胜利”形容过去10年的重建工作。

方曦:整个灾后重建取得了伟大胜利,直到2012年9月份,完成了重建项目29700个,总投资超过8600亿元。第一,城乡面貌历史性改变,第二,民生事业突破性进步。党的18大以来,以灾区为代表的全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突出新发展理念,全省综合实力也再上新台阶。我们全省去年GDP已接近3.7万亿元,达到36980亿元。全国的排位已升上第6位。

官员表示,四川的城乡居民收入比地震前大幅增长了2到4倍。

北川县,在当年的大地震中遭受毁灭性破坏,当局在20多公里外易地重建,由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命名为“永昌镇”,寓意永远繁荣昌盛。虽然新的县城内遍布安置房,但北川新县城常乐村一名姓董的村民,却选择做钉子户。

董先生:我的老房子在地震中没有受损,但为了响应政府的震后重建征地拆迁,我同意让地方政府拆掉老房子搬到安置房,之后发现安置房的面积比当初承诺的小了3分之1,感到受骗。

董先生决定在原来的土地上再建一所平房。

中国问题专家胡星斗表示,以举国体制进行重建涉及公权力,难免存在包括贪腐在内的许多问题。

胡星斗:特别是如果没有财政的透明,那民众就无从监督,资金的使用就可能存在问题。好在近几年,中央也进行各种监督审计,这种审计虽然是自上而下的,特别是对于挪用救灾资金的于以严惩,当然从根上解决还是取决于建立一套财政公开的制度。

地震发生之后,震中汶川县选择发展旅游业。2016年,该县旅游业收入超过37亿元人民币,当中映秀镇更被定为“5A级别特色旅游景区”。但有当地人表示,随着日子过去,专程到当地参观地震遗址的人越来越少,当地的经济情况并不像官方所说那么理想。

胡星斗认为,随着外界淡忘这场灾难地震,而重建又逐步完成,灾区经济建设正处于转捩点。

胡星斗:比如现代的金融制度是国家基本上垄断了银行,使中小企业和普通民众还有农民都很难获得贷款,这样一种体制如果能够改革,让人们更容易筹集资金,再譬如说户籍制度如果能够改革,让那些流动人口更快的融入当地。土地的产权可以多元化,这些都能极大的调动人们创业的积极性。

在汶川地震震中映秀镇,当局为6500名死难者建立了公墓,并兴建地震纪念馆,详细记录10年的救援历程。但这些,都成为旅游项目,甚至是宣传党和政府政策的平台。

解说员提到习近平的功劳。

解说员:我们的习主席亲临映秀镇,他也是亲自叮嘱要把地震遗址保护好,使其成为全国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那我们接下来发展的话,就是要从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一块发展。

汶川地震的区域,正处于川西平原的西北边缘,山高河深,交通不便。1960年代后期,由于担心帝国主义入侵,中国将大量原本在东部的工厂迁入此地,作为所谓“三线建设”的一部分。但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推进,交通不便、人力资源紧缺等问题逐渐凸显,大量工厂迁至其他地点,经济发展极为缓慢。而大地震的发生,似乎为当地注入了新活力。

不过,时事评论员金仲兵,对官方以灾区作为经济建设样板很有异议。

金仲兵:他们这10年完全依赖于各个地方对口援助的资金积累。这种援助显然是不可持续的,后续的发展需要当地去发掘一些符合当地特色的产业。“回归自然,回归常态”。本来就是不发达地区,你非要把他强行打造为发达地区,我觉得没必要。首先这种样板肯定是存在于大规模调动社会资源的环境之中。劣势是有些地方大手大脚,不是那么精准,而且会留下一些后遗症。

官方数据显示,过去十年汶川地震灾区重建和经济发展投入资金多达3.7万亿人民币,而当地经济发展迅速,除了大量资金投入外,也依靠大型工程相关的建筑和建材行业。而一旦重建接近尾声,灾区经济如何持续发展,已经成为专家最关注的问题。

金仲兵:你比方这次大规模的援助,虽然说很快重新站起来了,但是当地的政府和民众有否掌握一种新的生产生活方式?思想观念有否改变?我觉得这些方面更重要。

特约记者:高锋/责编:石山 网编:郭度

转自: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