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学文:普及贾灵敏

贾灵敏的故事早已在民间广为流传。

 

贾良敏原本是郑州的一名普通老师,2010年,她的家遭遇到了强拆,她在废墟间抗*争了700多天,后来她辞去了老师的工作,她曾说:她再也无法在讲台上面对孩子们纯净的眼神,重复过去的那些主旋律了,因为她不愿意向孩子们灌输她再也不相信的谎言了。

 

我认识她已经有三四年了,每次想起她,心头总会滚过一股暖流,就像想起一个总能给予你力量的母亲,而此刻,写作此文,心中又充满了无力和酸痛。

 

2012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在湖南谭嗣同故居游览,突然接到贾灵敏的电话,她在电话中抽泣着说:她要跟我告别,她再也忍受不了了,准备在废墟的窝棚里自*焚,她手中握着点燃自己的打火机。我苦苦相劝,许多网友也去电苦苦相劝,最后她放弃了自*焚,那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朋友们面前流泪。自此以后,她变得更加坚强,在遭受截*访、殴打和无数次驱赶后,我再没有见到她流泪。

 

在遭遇强拆和维*权的群体中,提起贾良敏没有人不佩服的。她后来几乎不管自家的事,而是奔赴全国去帮助别人维*权,哪里有难,就奔赴哪里,她常常自费坐火车十多个小时到外省,声援、围观、担任公*民代理、普法,很多时候,她买不到坐票,经常在拥挤的火车上,一站数个小时。去靖江声援全*章律师,去合肥声*援小安妮,去湖南围观被强拆户开庭,去平度声援陈宝成,近年来的各种重要的维*权案例,她几乎无役不与,她成了中国被强拆户的一个代表,她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它们强*拆了我的房子,我却在中国大地上找到了家”,这是她真实的人生写照,这话里饱含了泪水、力量和温暖。

 

近年来,她开始进行义务普法活动,经常面对上千个听众,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进行法律普及,不再给孩子们上课的贾灵敏再次成为老师,成为民众的法治讲师,她从如何打110、如何举报警察违法等技术细节讲起,发挥她的口才和实战经验,引起很大反响,南都等媒体都做过报道。她主张在现有的法律空间内维权,注重技巧和实战,强调理性和韧性。尽管如此,她仍然成为那些部门的眼中钉,几次被*抓,被殴打,她的普法现场也曾遭到恶意冲击。

 

这几年来,每次见到她,都会感觉她容颜又憔悴了些,而她的精气神却一直昂扬着,她讲起自己如何甩开跟*踪她的熊猫,“遛狗”熘得他们团团转的故事,总让人笑得前仰后翻。有时候,朋友们看她太辛苦,不让她买站票长途跋涉地去维权,偷偷塞给她钱物,她总是拒绝,也许是当了20多年老师的缘故,她一直保持着道德洁癖,如果在她面前不小心说一句粗话,她都会皱眉头。

 

有一次,学者于建嵘的女儿对我说:“到我家来的上*访户不知有多少,都是为自己的事,只有贾老师,拿着的是别人的材料,为别人维权。”这就是贾灵敏,她早已从一个强拆户成为一个为民众维*权的公民,她是真正把别人的苦难当作自己的苦难,身体力行,不顾危险,全国奔走。

 

如果说今天中国还有所谓的启蒙的话,贾灵敏是真正的启蒙者。她和知识界那些高喊启蒙论调,卖弄书本,过着优裕的生活而试图启蒙民众的人迥然不同,她把苦难中的抗*争转化成真知,与民众一起学习,一起勇敢的成长为公*民。

 

在知识圈混了些年头的我,越来越厌倦于理论的苍白演绎与思辨推理,越来越厌恶学术圈的八股陈腐霉味,当公知们在各种媒体和演讲场合大讲特讲中国如何去的时候,贾灵敏却真正的和受苦受难的民众站在一起,抗*争,被打*压,再抗*争,她的身体和心灵不断承受重压,然而却愈挫愈勇。我一直以为,在互联网已经解构了话语垄断的当下,知识分子们扮演精英的舞台也变得支离破碎,当中国精英们还在犬儒梦里意淫准备分赃的时候,贾灵敏们却一直走在抗争的大路上。

转自:颜贰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