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法官周虹,害惨王全璋

今天是王全璋失踪994天。我和刘二敏、原珊珊陪同蔺其磊律师、李文足来到天津二中院,寻找王全璋。

一进诉讼服务大厅,蔺律师就打电话。一个男的接电话。一听是王全璋的律师,就埋怨:“你为什么不预约啊?她不在。你留下电话我转告她。”

蔺律师一听就提高了嗓门:“我都预约多少次了?哪个接电话的都说留下电话帮我们转达,要说预约,这一年多一直在预约,从来没有下文!”

男的说:“你再留下电话,我转达她。”

蔺律师挂了电话,开始打纪检电话投诉。我跟二敏、文足坐在椅子上等着。蔺律师打完电话一回头看见我们,竟然笑起来。他用手一指,我回头一看,原来背后的墙上写的是“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这个大标语,简直是……!我们立马火冒三丈。

恰巧两个法警走过来,阻止蔺律师拍照,一个法警竟然要把手伸进蔺律师的外套口袋里掏手机。

李文足一下子就冲上去,扒拉开法警掏手机的那只手。法警楞了一下,瞪着眼说:“我们这规定不让拍照!”

文足喊叫着:“规定?规定大得过法律吗?王全璋被起诉到法院一年多了,你们遵守法律了吗?”

法警支支吾吾。

文足又说:“各个法官都缩着头,律师来了,连见都不敢见。你们法官有种,出来见律师啊!”

我们几个也站在文足身边七嘴八舌地说着。法警来了个小头目,把吵架的法警拉走了。然后拨了个电话,跟我们说:“你们没预约,所以周虹法官不在。”

蔺律师气急反笑:“这一年,我一直都在约!”

法警小头目说:“好吧好吧,周虹法官一会儿就下来了,你们等一下。”

我们一听,有点高兴了,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就说:好!我们等一下。

我们坐下来一直等到12点,法警小头目说:“你们不吃饭吗?去吃饭吧。”

我们问他:“你不是说周虹法官要下来吗?”

法警小头目一脸无辜状:“我们现在也联系不上周虹法官了。刚才也是说要下来了。”

我们坐在“公平正义”下面不动,我们要等着周虹法官。法警们都站到我们身边,他们要下班了。

法警们一直说要吃饭了。我们只好离开法院。下次再来!(第三张照片,摄影原珊珊。朋友们看得出我们在哪里吗?第二张第三张照片是这两年来,我们第一次拍到的二中院内部的照片,得之不易。)

709 李文足

        原珊珊

        刘二敏

        王峭岭

2018年3月30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